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9章美母的受精日(三)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作者:D大人2015/09/23发表字数:6869

首先,D大是个标题党,而且起名的时候只用了30秒,现在感觉应该把文章名改成「被催眠调教的美艳母女」是不是感觉就没有跑题了?……然后嘛,至于催眠的剧情D大自己也感觉不太满意,毕竟太快了难以接受,太慢了剧情拖沓,实在难以掌控。 [ . 人格转变这种东西要是细细写的话,没个十几章感觉写不完啊……到时候又有看官抗议都看了几十章了裤子都还没脱。最后D大目前只是在原本的第10章后面补充几章过度的,没有说第10章左右结束哦……

第九章美母的受精日(三)

「啊……啊……嗯!……」看着妈妈被男人用阳精射地娇吟不止,缠在男子腰间的修长丝足不断在空气中轻颤,而俏丽的面容上却充满了幸福与满足的神情时,我的思维已经是一片空白。可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当孟华阳抱起高挑丰满的女体,并将最后春袋中最后一泡阳精射入被灌满的子宫后,早已准备就绪的陆绍辉赤裸着健壮的身躯走上了前。

孟华阳保持着体位抱着妈妈站了起来,陆绍辉则从站立不稳的美妇身后,贴着圆润丰满的雪臀,在孟华阳缓缓抽出自己刚刚射精的男根时,将另一支挺直的肉棒从妈妈身后噗嗤……的一下挤了进去。

「呀!!!…T…」本来就被巨大男根H的娇躯酥软的妈妈发出一声娇啼,修长笔直的丝腿颤抖着,靠在男人的手臂上勉强站立。两名恶少的动作衔接的无比顺畅,甚至子宫里被刚刚灌入浓精还没有时间流出,另一只粗壮的肉棒就重新刺了进来,把缓缓逆流的精浆死死堵在了蜜壶里……

孟华阳着大马金刀坐到了沙发打开了一罐啤酒,爽爽的射完精后,软化的阳根在跨下左右摇晃着,马眼间缓缓滑落出一丝残精……

「嘿嘿,小舒兰,看看我是谁??」陆绍辉从身后抱着妈妈,吻了吻她娇艳失神的俏脸问到。

妈妈仍然沉浸在子宫灌浆带来的异样快感中,听到男子的话语后艰难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俊脸,扭曲的记忆令她迷糊了一会后,娇声问候道:「大……大……大老公……」

「对了哦!看来小舒兰还没忘记我呀,被二老公射精射的爽不爽呀?」

「嗯……嗯……爽……但……但…小舒兰还……还想要大老公……也在子宫里射精……」妈妈美目中满是迷离的情欲。

「阿拉??可那样的话,等小舒兰怀孕时,就不知道是谁的宝宝了呦?」陆绍辉邪恶地笑笑。

「没……没关系的……等小舒兰……等小舒兰生下来后,看下……是那位主人老公的宝宝……然后……小舒兰再和另一位主人老公……生……小宝宝……」妈妈情迷意乱地呢喃着。

「呵呵,那小舒兰是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陆绍辉从妈妈的身后轻轻地耸动着胯间的坚挺…

「呼……呼……呀………都…都喜欢…只要是老公的……小宝宝。小舒兰都喜欢……」妈妈忍不住一手勾住了恶少的脖子,翘臀紧紧贴着男子结实的腹肌。

「呵呵……其实大老公和二老公,都希望小舒兰能给我们生下女孩子哦?知道为什么???」陆绍辉轻咬了咬着妈妈敏感的耳垂。

「为……为什么呀??」妈妈歪头紧闭着美目,似乎在享受着年轻力壮的男子从身后亲吻自己如同天鹅一般的迷人粉颈。

「因为啊,小舒兰很漂亮啊……」

「……呼……嗯???呼……」

「所以小舒兰给老公们生下的女孩子们,长大后也一定会和小舒兰一样的漂亮对么??……」

「……嗯…………」

「等小小舒兰长大以后,她们就可以像小舒兰一样,和小舒兰一起,享受爸爸的大鸡巴了哦??对么?」陆绍辉舔了舔修长的粉颈邪恶地笑着。

「嗯……嗯……呀???……那……那怎么可以???」妈妈愣了愣,随即身体在剧烈的羞耻中感到了异常的暗爽。

「呵呵……小舒兰被老公们的鸡巴H的舒服不舒服??」肉冠轻轻研磨了几下敏感不堪的花蕊。

「嗯……呼……舒……舒服……但……呀!!……」试图反驳的妈妈被肉冠轻轻刺入了宫颈,仿佛唤起了女体深处的记忆一般,嫩肉紧紧包裹着滚烫的肉棒,不住地颤抖着蠕动着,仿佛正无比期待着男根再度勇猛地冲刺……

「小舒兰想想啊……等老公的乖女儿们一点点长大以后,每天晚上就可以用小宝贝们的小嘴巴……把老公的大鸡巴吹的大大的……然后再用柔软的小舌头把妈妈小洞洞也舔的软软的……用小嘴巴把爸爸的大鸡巴叼到妈妈湿漉漉的小洞洞边……推着爸爸的屁股,让大鸡巴一下冲进妈妈的子宫里……帮助爸爸在妈妈体内射精……不是很舒服么???」如同恶魔一般的陆绍辉不断蛊惑着妈妈。

想到几个幼年版的小小舒兰,上身衣衫不整的穿着小小校服,下身光溜溜的露出雪嫩的耻丘,跪在大马金刀赤裸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跟前,用小嘴巴小心翼翼舔净满是精糊的肉冠,然后被男人抓住其中一个,强按着头一脸痛苦将刚刚射过精的粗壮肉棒吞咽下。

男人身旁的另外两个小小舒兰,一个跪在地毯上抬头含住黝黑鼓胀的春袋,用娇嫩的小舌片舔弄着两粒充满了活力的春子,一个跪坐在男人的身上,将羞耻白净的雪丘递给男人舔玩,娇俏的小脸贴着湿热的巨根,用粉红色的细长小舌头,探进黝黑刺鼻的毛从里,将一团团腥臭的精液吸入小口中……

而另一边,一名身材丰满的美妇正被一名健壮男子压在身下,被粗大的肉棒大开大合猛抽着粉穴,两名小小舒兰跪着用微微隆起尚未完全发育的胸部,紧紧贴着正在激烈交合的男女下体。

男子健壮的身上还有一名小小舒兰,正紧紧抱着男人满是湿汗的结实臀部,小脸上满是害怕被抛下的表情,然后小心的伸出小舌头,和另两个小小舒兰一起探入分速耸动的肛门中,小脸被男人飞耸的臀部撞的通红。当两名男人发出一声声低喉时,几名小小舒兰清纯艳绝的小脸瞬间被白花花的浓精盖得满满……

满脸精花的小小舒兰,在盈盈微笑下体不住流出白浆的美妇搀扶下,一个一个的爬到两个男人身上,飞快的耸动的着小屁股,很快一个个雪白平坦的小腹被精液如同气球一般灌的鼓了起来……

不……我急忙将心中的妄想甩出了脑海,却看到妈妈一脸迷离的似乎在想象着与我类似的情景……仿佛沁了血一般的俏脸渐渐埋了下去,不!!!!!在这样下去,这个绝望的幻想一定会成为现实!!!!

陆绍辉看到妈妈越发娇羞的表情,知道心智扭曲的美妇已经开始期待这样的未来了,他哈哈大笑着用两手捏着妈妈的手腕说到:「来,趁现在小舒兰还能站着,我们先向今天来观礼的宾客们表示下谢意把??」

「…呼……嗯???……呀……啊!……」妈妈被男人从后面挟制着,慢慢爬下了「受精床」。前后婚纱都被撕烂,包裹着高耸丰满的圣女峰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白色吊带丝袜包裹下的修长美腿一步一颤地被男人串着走下了床,当早已被津液濡湿的丝足艰难地踏在地毯上时,玉腿间一缕透明晶莹的液体缓缓滴落了下来……

陆绍辉抓着妈妈的小手,下体不住轻耸着:「来……慢慢走,先向二老公问个好!!」只见妈妈挺翘的美臀紧紧夹着一支黝黑油亮的硕大男根。每当男根轻轻耸动时,套着白丝袜的玉腿不由一阵轻颤抖,然后艰难的一步一颤走到了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的孟华阳跟前。

「主人老……老公好……小舒兰要和大老公一起……向来参加……我们婚礼的宾客们……表示下谢意。」妈妈口齿不清地说着,敏感的子宫口被滚烫的肉冠研磨的直颤,「嗯!!好好表现,不要丢了老公们的脸」孟华阳笑着,将两只大手伸在了妈妈高挺的酥胸上用力揉了揉……

「啊……啊……是……是的……老公……」

「啪!!……」一声失身惊叫后,孟华阳在妈妈高挺的雪峰上重重扇了一巴掌。

「要像这样去感谢嘉宾们知道么???」孟华阳残忍的淫笑着,大手在玉峰上狠狠搓了数十下。

胸前一阵火辣的痛楚,雪白的乳肉上迅速浮起了一个刺眼的红印,俏脸通红的妈妈仿佛被这淫虐的刺激冲昏了头脑,美目中满是迷离的混乱:「是……是……老公……」刚刚射了一地的少年们顿时精神一震,一个个不怀好意地摩拳擦掌起来,当妈妈被淫笑的陆绍辉挟持着走到第一个少年林德明的面前时,他将妈妈向后拉着靠在自己胸膛上,以方便对面的少年享用妈妈娇挺的酥胸…

「哦,呵呵!对了,只准摸……不准亲,今天小舒兰的身上只能有我和华子的体液!」林德明嘿嘿笑了下表示明白,双手猛地抓住了一对硕大的双丸。

「啊!!!呀!……呀……」妈妈的娇躯在强烈的羞辱感下更加酥软异常,她背靠着恶少,几乎将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他的胸膛上。

一双硕大的雪峰在另一个男人的手中肆意变幻着形状,光滑娇嫩的玉乳在男人粗暴地揉捏中留下一道道指痕……

「呜……嗯……」妈妈美目迷离,贝齿咬着诱人的红唇,一声声欲迎拒还的娇啼让林德明越发兴奋,一会将挺拔的酥胸揉扁,一会拈着两粒小葡萄将椭圆型的雪峰拉成竹笋型……

「嘿嘿!夏老师,看我帮你把大奶改造成了火箭型哦!……」林德明狞笑着,妈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少年拧着蓓蕾,被拉成异常淫糜的胸型后,「嘤……」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羞的紧紧闭上了一双美目。

林德明把玩了好一会后,在众少年的催促中不舍的放开了娇挺的巨乳一脸可惜地说到:「要是什么时候能好好把玩下这对奶子就好了!!!……」陆绍辉笑着对他眨了眨眼。林德明瞬间心领神会,一张俊脸鳖的通红。

接下来第二个进行谢礼的少年是王景龙,他可比林德明粗暴多了。上来大手就啪!!!啪!!!啪!!!的左右扇打了几下雪白的胸部,口中还不干净地骂到:「嘿嘿,老子一早就想给双大奶子了几个奶光了!!哈哈!!!爽!!!!真软啊!!!!」王景龙两手粗暴地揉捏着一双玉乳满脸淫欲的享受着。

妈妈忍不住痛呼了几下,满是委屈地看着陆绍辉的俊脸,希望心爱的情郎能出面,让自己少吃一些苦头,「呵呵!!!宾客们是喜欢你,才这样打你的胸脯哦!!!来!!乖乖的挺起胸,让宾客们高兴一下,待会大老公会把热忽忽的精液射进小舒兰的子宫里,用精子好好的补偿小舒兰哦……」陆绍辉毫不在意的微笑道,跨下的肉棒忍不住刺了几下。

「呜……呀……嗯……小舒兰会乖乖的挺着胸的……大老公……」已经被肉棒完全控制着思维的妈妈,在娇喘中强忍着胸前粗暴地揉捏,一边递上了诱人的红唇,任由男人采摘……王景龙啪!……啪!……啪!……啪!……的又打了好几个奶光,才将妈妈依依不舍的放了开来。

接下来妈妈被一个个的少年,或揉捏把玩或抽打奶光。很快一双雪白高挺的美胸,就被少年们打的满是红印,蓓蕾高高立起。当她娇喘吁吁的被最后一个少年又给了一记奶光后,陆绍辉挟持着她慢慢地走到了我身前。

不……不会把……我的脸上通红不已,不知是愤怒还是害羞。陆绍辉将一脸娇憨,迷恋在不断索吻的妈妈挟持着站定在我身前。

「想不想也摸一把??」恶少戏谑地调笑到。

「我……我……」我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脸上即是尴尬又是期盼。

「嗯???……彬??彬彬……」索吻不成的妈妈终于将她迷离的美目落到了我身上。

「呀!!……」愣了愣神的妈妈在脑海中一阵翻腾后,羞急遮挡着自己被扇通红的美胸,闪躲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神情显的异常慌乱。

在众少年地哄笑中,妈妈犹豫看了看身旁的陆绍辉又看了看孟华阳,最后目光凝聚在我的脸上。渐渐鼓起了勇气,紧紧的闭着美目,挺起了一对早已被揉玩抽打到红艳艳的酥胸,顿时周围一阵阵哄笑令我脸上难看无比。

「阿拉,阿拉,好把……怎么可能让你儿子来碰你呢?对把小舒兰?哈哈!……」陆绍辉戏谑看着脸色尴尬异常的我。

「嘿嘿,小舒兰乖,以后不让他碰你了。准备好没有呢?现在大老公要给小舒兰下种了!……」陆绍辉见妈妈迷茫的俏脸一会苍白一会红晕,不时看着我的眼神中满是愧疚与羞涩,并没有过多在意,调笑了下妈妈后就拽着她就往床边走。

「嗯……呀…呀……大老公最好了……小舒兰已经等不急……想要被大老公的大肉棒刺穿……然后被精液灌的饱饱的……」妈妈终于从迷茫中解脱了出来,顺从的轻扭着美臀,享受着滚烫肉冠在行走间不住的研磨与撞击,粉胯间异样迷醉的快感令她几乎在短短几秒中就淡忘了我的存在……

「……」在一阵阵哄笑和肆意地调笑中,我的嘴角出现一丝血迹……

妈妈保持着仿佛母狗一般的后入式,蹒跚地爬上了「受精床」。陆绍辉把两个枕头垫在妈妈的美臀下笑道:「虽然,可能有点晚了,但是大老公还是希望,小舒兰的卵子选择大老公的精子受孕哦!!……」

「嗯……嗯……」妈妈顺从地趴在床上把美臀高高翘起,一边羞涩答应到。

「呵呵。开始了哦!!!」

「呜……嗯!!!……」没有了开苞时痛苦地呻吟,反而是软糯地娇啼不断从红艳的小口中飘出。已经被充分调教的女体,主动用丰满的美臀迎合着坚挺的男根,在两人的结合处发出一声声「啪……啪……」的拍打声。

「嗯……呜……好棒!!!大老公的肉棒好厉害!!!亲到了!!!啊,亲到了!!!!」丢弃了矜持的妈妈越来越娇媚地淫叫着,屏幕里的硕大肉冠正一下下的撞击着红肿的花蕊,不时一股混合着白浆的液体从花蕊中喷出,浇在滚烫的肉冠上。

「呼!!!!!舒兰的小穴好紧!!!!果然是名器啊……!!」陆绍辉转了转坚挺的肉棒,然后用力一沉!

「啊!!!呀!!!……呀!!!!……进……进来了!……」在妈妈地失声尖叫中,满是肌肉的结实小腹已经紧紧贴上了挺翘美臀,黝黑滚圆的春袋在雪白的臀瓣上压的扁扁的。

毒蛇般菱角分明的肉冠在男人灵活的控制下,从花蕊间的孔隙钻了进去,宫颈如同婴儿的小嘴一般紧紧吸吮着肉棒。

「呀!!……啊!!……呀!!……」妈妈翻着白眼,子宫再次被另一名恶少用粗长的巨根攻陷,秀气的丝足被破宫带来的痛楚在空中摇摆痉挛着,令人忍不住想怜爱的捧住细细亲吻。

陆绍辉没有立即开始冲刺,而是将林德明递上的一个东西拿了出来。

「咝!!」周围出现一阵倒吸气的声音,令破宫中还没缓过劲的妈妈。突然感到菊眼间穿来一阵油滑的凉意,「呜!!……呀!!!!老公??」只见陆绍辉正将涂满油膏的乒乓球大小的一串粉红珠子正一粒一粒的推入妈妈体内。

「呀……!!呀!!!啊!!!老公!!……不要啊!!……」妈妈胡乱挣扎起来,但是被男人用肉棒刺入子宫的女体根本提不起力气,更别说陆绍辉每推入一粒珠子,就伏下身来一阵冲撞。

「呀!……啊!!……呀……」妈妈的呻吟混合着陆绍辉冲刺时的拍肉声,将在场的每一个男性心底的欲望一点点的再次吊了起来。

粉嫩的小穴紧紧夹着黝黑的男根,随着男人抽出时,带着一丝丝晶莹的花液微微抬起,然后被男人的大手按住挣扎的女体,柔软臀肉上瞬间啪……地发出一声脆响。妈妈也配合无比地发出一声娇啼,不自觉的用肥美的耻丘贴着滚圆的春袋迎合磨蹭着……

滚烫的肉棒在抽搐的小穴中每H个三五下,就要停下来微微后退一些,亲吻下微肿的子宫口。等妈妈娇躯逐渐放软后再次猛的刺入子宫。妈妈被轮番的冲击H的娇声回荡,菊眼和子宫中的双重快感令她不觉翻起了白眼,柔嫩细长的香舌也长长的伸了出来……

「噫??被H到失神了么???哈哈,还是人民教师呢?怎么快就被男人H到失神了!!!」

「哈哈……这贱货的舌头好长啊……连白眼都被H到翻起来了……真像一只母狗!……」少年们恶毒调笑着妈妈,一边飞快地打着手枪,其中好几个已经又喷了一地……

妈妈如同白玉般的臀部正高高撅着迎合男人越来越重的撞击,精致妩媚的面容上粉舌长长的伸在檀口外,加上胸前被男人扇打到通红的高耸美乳,眼前的妈妈确实更像是一只发情的母畜。

而陆绍辉此刻正如同母畜的主人一般,一脸高傲冷酷地看着美人在他跨下娇吟婉啼。一串珠串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障碍就全部推入了精致的菊眼中。只剩一条毛茸茸的,约一分米左右的柱状把手吊在雪白的臀间。

「嘻嘻!!……真漂亮!!」陆绍辉戏谑地拍了拍妈妈的美臀,然后握住不断乱晃的双乳,将她抱到了怀中。

「嘿嘿,小舒兰,大老公准备射精了哦……小舒兰可要夹紧了,是时候迎接大老公的精子了!!!」

「啊!!!啊!!呀啊!!!……主人老公!!!!……请和……小舒兰边接吻…边射精……」妈妈意识模糊地娇叫到。

「如你所愿!!!」早已忍耐不住的陆绍辉从后面吻住了妈妈的小嘴,两条舌头在空中肆意交缠着。「嗯!……呜……呜……」娇酥的呻吟被死死堵在陆绍辉口中。

「啪……啪……啪……啪……」急促的拍肉声中,黝黑的春袋疯狂地抽打着雪白的臀肉,巨大的男根在嫩穴中反复舂捣着。雪白平坦的小腹间不断浮起淫靡的柱状印记,菊眼里夹着的毛茸茸环把随着高速撞击,欢快跳动着……

「呜……呜……呀……呀……」压抑地媚叫令男人欲火高升,修长的双腿正呈M型张开着,好让情郎健壮的男根更加轻易的H进子宫深处,雪白高挑的身子仿佛抹上了精油般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紧紧贴在满是湿汗的雄性身躯上,犹如淫畜一般迎接着男人越发凶猛的冲击。

「啊!!!啊!!!老子射了!!!!……哦!!……」到了极限的陆绍辉一声低吼,猛冲了数十下,两手突然死死的捏住丰满的雪峰,黝黑鼓涨的春袋一阵剧烈收缩,将浓稠的精浆猛烈地灌入妈妈的子宫里。

「呀!呀!……啊!!!……」妈妈娇啼着,被滚烫的阳精射的欲仙欲死,魂飞天外……奸夫的精液再次注入娇嫩的子宫里,瞬间让美艳的丽人化为陆绍辉胯下一条发情的母狗……

粗壮的肉棒紧紧顶入了宫口激烈持续地喷射着,已经浸泡在精液中的子宫再一次被滚烫的浓精淹没,数以亿计的健康精子尽情强暴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卵子……

随着巨量的精浆被灌入子宫中,妈妈平坦的小腹终于开始微微的鼓了起来……

「哦!!!哦!!!!肚子都被灌鼓了呢!!!!」

「哈哈……子宫已经被精液灌的饱饱的。想必一定会怀上陆少和孟少的宝宝吧!」

「哈哈,被自己的学生灌精,还要怀上自己学生的宝宝,看她以后还有脸没。嘻嘻!!!」在众男的调笑中,妈妈的小腹被浓精灌的隆起了一条诱人的弧线。而她此刻的表情再没有了以往的端庄秀丽,而是如同母狗一般,俏脸绯红的沉浸在受精的欢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