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6章 堕落美母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1:59:5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5/09/01发表

第6章堕落美母

接连着好几天陆绍辉和孟华阳没有再度出现,但我知道妈妈已经完全沉沦在其中。 [ . 因为我能从妈妈逐渐异样的站姿中得到一个强烈的信息,妈妈这些天都忠实按照两名恶少的命令,把那支细长而充满耻辱的葫芦串夹在嫩菊中。

每当妈妈有些异样的在我眼前走过时,躲闪的目光和一但被人注视就会羞的粉颈通红的妈妈令我感到一阵焦躁。

从那天在宿舍里拷贝回来的视频里,我终于知道了妈妈每天中午都在两名恶少的寝室中被做了什么……原来那天我在宿舍里亲眼看到的节目,并不是第一次被调教后庭花,只能算是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被人调教。

从第一天进入那间宿舍开始,妈妈就已经成为陆绍辉的试验品,反复被他进行强化催眠,还在那本笔记中记录了一些什么,每当完成当天的指令强化后,呆滞毫无生气的妈妈就被两人在淫笑中将窄裙拉至腰间,用手指抹上一些白色油膏一点点地开发着精致粉嫩的菊眼……

刚刚开始还只是手指到了后来后庭已经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接纳过数种不同尺寸和形状物体,偶尔听到他们地闲聊,似乎是打算在妈妈清醒的时刻给她开苞,而且还要给她准备一个精彩的节目……

除了妈妈的后庭被开发以外,妈妈每天中午还要在催眠状态下为两人口交,两人一直试图让妈妈适应深喉的壮举,但她修长的颈子如同最后一个关卡般仍然牢牢地坚守着,即使被两名恶少轮番上阵,用粗壮的下体不断狂野地撞击到泪眼婆娑,也最终未能如两名恶少的愿。

两名恶少时常骑在妈妈美艳的俏脸上,仿佛使用坐便器一般在檀口中爆射出一管又一管的精弹,然后懊恼捏着妈妈的牙关,朝着艳丽小嘴里吐入一大口痰液,毫无怜惜地命令妈妈咽下……

可以说妈妈在清醒时和被催眠时,两名恶少的态度截然不同,两名恶少只是把妈妈当做一条母狗或性玩具般,等他们将妈妈彻底驯服时,我相信他们的真面目很快会暴露在妈妈面前……

两人的淫行令暴怒的我双目赤红,心知再不采取措施妈妈恐怕真的要失身了。眼下再也顾不得妈妈的颜面问题,下定决心后我压抑着愤怒,双手颤抖地拿起了手机按下了报警电话,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刺痛,仿佛灵魂被抽取了一般脑中一片空白,瞬间晕厥了过去,尚未拨出电话的手机从手中滑到了地上……

我从晕厥中醒过来后一片茫然。当我拿起手机准备拨出时,又一次猛烈的刺痛从脑海中传来……

怎么……怎么回事????我很快惊恐地发现每当我试图拨出电话甚至用其它任何方式揭发两人恶行时,脑海中总是会传来一阵阵猛烈的刺痛。我在尝试了各种方式后,我惊起一身冷汗,突然回想到那天被两恶少强拉去聚会后,似乎就一直有些不太对劲,难道我被两人做过了什么手脚??

无法揭发两人的恶行,我耗费了很长时间才冷静下来。最终决定从那本笔记入手。我将那笔记的照片一张张贴在了电脑上。可怎么也看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语言,只能对照着一些网站寻找着相似的语系。可找到的不少相似语系,都似似而非的没办法翻译,无奈的我只能转而求助学校里的一座图书馆。

周末的一天,距离妈妈上次在宿舍中被调教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这些时间妈妈每天晚上都一直安静的呆在家中,不清楚两名恶少是不是在玩什么把戏。看着妈妈今天依然没有丝毫出门的意思,我急忙前往学校的图书馆查下资料。

今天图书馆访客很少,只有几个打着学习为名,不断与身边女生窃窃私语的学生。看此情景我不由的联想着,如果不是因为妈妈的事,现在我是不是身边也该坐着一个温柔的小女生满脸俏红的被我调戏呢??哎……

坐在偏僻无人的角落里,翻阅了好几本相关书籍一点点研究比对起来。照片里的那些文字对我是那样的陌生,毕竟不是学习这个专业的,研究它们我一点头绪也没有,只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胡乱翻找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直到图书馆即将关门时,图片里的文字仍然一点头绪也没有。我不由伸了伸酸痛的肩膀,焦急地看着桌面上被胡乱翻开的书籍,无奈的打算放弃另寻它途,或许抄出一小段来找个专业人士来看看??可那样会不会有什么风险……而且也太让人起疑心了……怎么办……

我抄写出了一小段图片中的文字,纠结着要不要这样做时,一个俏丽的倩影走到了我跟前:"噫??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下意识的挡了挡手机,慌忙抬起了头。印入眼帘的是个头1。63左右,整齐滑顺的秀发长长的垂腰间,留着平整刘海的白净女孩正有些惊奇的看着我。纤细的身段上高耸着一双与其年龄和完全不匹配的竹笋型美胸正在有些窄小的校服间微微起伏。

火箭妞……我没敢把这个绰号喊出来,不然眼前的这个身为校花的班长小妞一旦发怒,光她身边的追求者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我淹死。况且认死理的她要是知道自己被班里那个男同学起了个怎么样的绰号,恐怕要把怨恨我到死……

"你在看什么呢??"清丽的美少女用脆若银铃的的声音问到。"我……我…我只是在找点资料……对……找点资料……"对着纯净好奇的俏脸我微微有些失神。

名为苏梦凝的少女有些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头,然后目光转到了我刚刚写好的纸片上,"噫??"少女低下头仔细看了看我手上的纸片。"恩……好象在那里见到过……"苏梦凝轻轻地把一缕鬓角捋到耳后回想着。

"阿!!对了~那个讨厌鬼好象也看这种书!"少女回想到了什么。

"??什么??那个讨厌鬼是谁呀??"我好奇的问到。

苏梦凝白了白眼没好气的说到:"你的好朋友,陆绍辉。真搞不懂你们男生怎么会喜欢和那种家伙混在一起……""什么???他也看过这种书,你知道他看的是那一本么??"心中一喜的我急忙问到。

"哼~好象在那排,你自己找找看把"满足了好奇心的苏梦凝,把我和她讨厌的陆绍辉划到了一块,头也不回地走了。而我没时间去关心火箭妞班长心里想些什么,急切在她指的地方寻找着。终于,在一处角落中找到了一本和图片里文字很相似的书,欣喜的我左右比对着两种文字,越发感觉可能性很高,趁着图书馆关门前将它借了出来。我心里一片火热,那本笔记的秘密我一定要尽快搞清楚……

当我回到家刚打开房门时,眼前的景象让我心里猛的冰凉了下去。两双运动鞋正整齐的放在鞋架上,妈的!!!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个杂碎来了……

我提着鞋悄声钻入房间,贴着妈妈反锁的房门后听到一些含糊地笑语,果然是两个杂碎。我顿时想到了新装的摄象机,急忙转身钻进了自己房里小心地反锁上了门,然后迅速打开了电脑,妈妈房间里的情景出现在了我眼前……

浑身赤裸的两名恶少正坐在床头,带着邪笑的俊脸贪婪扫视着身前的丽人,只见妈妈穿着一套红色高叉旗袍,发髻高高盘起,娇媚俏脸正亦羞亦嗔注视着两名恶少结实赤裸的身躯,肉色丝袜包裹着的秀气玉足正小心翼翼踩在孟华阳橡皮棍般的男根上来回磨蹭。

"嘿嘿,小舒兰的丝袜小脚真是令人享受啊,软软的……玩多少次都不会腻呢!"孟华阳轻浮的调笑着。"来!站过来点,让我摸摸小舒兰"陆绍辉笑道。

妈妈虽然俏面羞红却扭捏的站上了前些,两人毫不客气的用大手把玩着妈妈圆润的丝足。"嘿嘿,真是越来越听话了,真乖~"孟华阳淫笑着说到。

"那……那有……明明都是……强迫我……"妈妈争辩着,可羞嗔的俏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勉强的意思。"嘿嘿~"两名恶少笑了笑没有说话,手指开始骚扰着弓足和足底的软肉…

"呀……不要扰啊,好痒……"妈妈娇叫着,"嘻……那告诉我们,我们有没有强迫小舒兰啊???""啊……呀……没有……没有强迫我……是我自己忍不住…给小情人打电话……然后穿着……羞人的衣服勾引他的……呀……饶了我把……好痒……"妈妈蒙着娇媚的俏脸不住求饶。

"嘿嘿,我们可是约好的,谁要先联系对方,谁就要接受对方的惩罚哦……恩???"陆绍辉笑道。

"是……我…我投降……饶了我把……我投降……"秀气的丝足四处躲闪着,又生怕踩到自己情郎高翘的巨根,畏手畏脚的摸样可爱极了。可我心中暴虐的怒火却忍不住高涨起来,贱货!!都开始勾引自己学生上门来操自己了!!!

"呀!!!!"嘭……的一声后妈妈被两人抓着丝足摔到在床上……晕忽忽的妈妈被两人一人提着一只脚脖子,仿佛待宰的母畜一般,被男人用几条银色的丝带开始捆绑起来。

两人兴奋的喘息着,先是将妈妈玉藕一般的双手倒背着捆死,然后把妈妈光滑圆润的脚腕固定在玉腿腿根上,待晕忽忽妈妈慢慢清醒过来时,她已经如同某些影片中的女主一样,被捆绑的动弹不得,摆出无比羞人的姿势接受着男人视奸。

"嘿,我们今天商量好的惩罚,就是要小舒兰陪我们玩次捆绑PLAY哦……嘻嘻……"孟华阳淫笑着用一张胶纸贴住了妈妈的小嘴。

"呜……呜……"成熟娇媚的女体扭动着发出一阵吟呜,脑海中晃动的人影不断浮现在两人邪笑的面孔上,羞红的俏容渐渐浮起一丝迷乱的神情。

"哈哈!……今天穿着旗袍的小舒兰真是漂亮,最适合玩捆绑了!莫非小舒兰其实也想我们这样玩!!!"陆绍辉捻着妈妈的下巴笑问道。"呜呜……"妈妈羞急地吟呜勾的男人邪火直冒。

两人哈哈大笑,对着修长的双腿上下其手,妈妈躲闪不便很快就忘记了廉耻被抚摩的娇喘连连。两人细细的从晶莹圆润的脚丫子开始亲吻,一点点将秀气的弓足、修长的玉腿吻了一次。

"嘿嘿,这双玉腿真是怎么也玩不腻~!!"我眼睁睁的看着恶少们伸出粗糙的舌头,将妈妈诱人的丝腿来回舔了个遍,然后堵住她贴着胶布的小嘴,仿佛强奸一般肆意亲舔……一想到妈妈就在距离我不到10米远的地方,性感的旗袍包裹下的成熟女体正被男人肆意玩弄着,一股猛烈的邪火就冲上我的头顶。

很快他们把妈妈抱到地上,让她跪在地毯上,孟华阳咬着妈妈红透的耳垂装成闯入房间的歹徒问到:"嘿嘿,小娘皮的,穿的这么性感是不是准备勾引男人呢?""呜……呜……"有些进入状态的妈妈慌乱地摇着头,仿佛在面对色心大起的歹徒一般惊恐,扭曲芳心却充满了期待与欲望……

孟华阳笑着拍了拍妈妈挺翘的屁股,然后钻进了旗袍下发把玩起光滑挺翘丝臀:"嘻~.还说不是在勾引男人,你看穿你的衣服,叉都开到屁股蛋了,还配着这么撩人的丝袜,嘿嘿~摸起来滑溜溜的,勾的我大鸡巴又涨又痛""嘿,想勾引男人就直说。我们哥俩的特大号鸡巴一会一定让你吃的爽歪歪!!!来告诉我,你是想先嘴巴吃呢?还是想先屁股吃?就算是你的小穴穴想吃,我们也会把它喂的饱饱的哦??"陆绍辉贴着妈妈红润的脸庞问到。

"哦!!哦!!!哈哈!!!这个是什么呢??小骚货!!!"孟华阳故作惊讶的旗袍后襟掀了开来,只见妈妈丰满的的丝臀间正吊着一个银色的小环,这明明就是恶少强迫妈妈夹在菊眼里的小玩具。

可两人的表情是那样的可恶,好象是妈妈自己下贱,自己给自己粉嫩菊眼塞进去一般。"呜……恩……呜……"妈妈发出一声声勾人地吟呜,娇躯靠在孟华阳赤裸黝黑的身体上一真乱扭。

"哈哈,真是下贱呢,现在的熟货都这么骚了么??在家都往自己屁眼里塞个这么玩意!!"孟华阳抱着妈妈野蛮的将浑然一体的丝裤档部撕开,然后重重的在雪臀上"啪!!"的拍了下,雪白的臀肉上很快浮起一个刺眼的红手印。

"恩……呜……"妈妈被胶纸堵住的小嘴发出一阵勾人地呻吟。粗鄙的话语令妈妈升起一股被歹徒发现了小秘密即将被奸污的感觉,晶莹的耳垂上都布满了羞人的红晕…

陆绍辉拨开了粉色的蕾丝内裤用中指勾住菊眼中微颤的拉环,一点点的将带着一些不明白浆银色的葫芦串勾了出来。看着粉红色的柔嫩菊眼将葫芦串的凸节仿佛金鱼吐珠一般一节一节吐出来时,我已经忍不住打起了飞机,心中怒骂着不知廉耻的妈妈。

随着啵……啵……的淫靡声响,妈妈已经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作用下,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不住发出撩人的吟呜。吧唧~的一声,湿答答的细长按摩棒带出了一小股白浆掉落在地毯上。被精心调教的菊眼传来一阵强烈而淫靡的快感,她急促的喘息着翻起一阵白眼,雪白的翘臀更是在男人赤裸的怀抱中一阵乱颤…

"哈哈,这贱货真贱,就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把自己屁眼对着男人,是不是屁眼发骚,想让我们操你屁眼啊?恩???小舒兰??"孟华阳调笑着妈妈,大嘴重重吻在了修长玉颈上……

"嘻……小母狗一天到晚在屁眼里塞这么个东西,走在大街上是不是特别的爽啊???嘻……屁眼已经变的这么软了……是不是就等着让大鸡巴来开苞呢??"陆绍辉戏谑的用着食指和中指扣入泛着白桨的柔软菊眼,只见妈妈粉嫩的菊眼犹如婴儿的小嘴一般,不断的嘬弄着宽大的指节。"哈哈!!!真贱,手指才进去了一点点,屁眼的反应就这么激烈,吸得紧紧的,好象要把手指吞进去一样,要是真的把鸡巴H进去,你还不把鸡巴都夹断啊?""哈!真的嘛??这么骚的屁眼我还没见识过呢?等给你的屁眼开苞时,我一定要拍下来好好欣赏下!!哈哈!!"孟华阳狂笑着,一边抓着妈妈高高盘起的发髻:"等舒兰的受孕期一到,我们就一起给你开苞。到时我们要请上一帮兄弟来,让他们来欣赏你这副淫贱的身子被我们下种受孕,好不好贱货??"听他说到两人不但要给自己开苞下种,居然还打算给自己受孕,而且要请上观众来欣赏……妈妈几乎羞到晕厥过去。两人粗俗的言语不断轮番刺激着妈妈,一点点的撩拨这被催眠扭曲后的人格……而我却自甘堕落的透过电脑,偷看着隔壁房间里的妈妈被男人肆意羞辱……

"哦????哈哈,居然这样就高潮了???"粉色的蕾丝内裤间迅速泛起了一阵湿迹,两人愣了愣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来,我们来先让你这只小母狗爽一爽,让你尝尝我们的厉害!!!一会让你爽到跪着求我们喂你大鸡巴吃!!嘿嘿……"陆绍辉摸出一罐白色的油膏,抹了点在手指上扣入妈妈的菊眼中抹匀,然后两人淫笑着又抹了一些在跨下高高翘起的男根上。

妈妈的光滑的丝腿被两名恶少肆意抚摩着,那白色的油膏似乎掺了什么药,令穿着旗袍身体修长的女体开始不自然的扭动起来,被死死捆绑住的两条纤细玉腿不断用私处去磨蹭粗糙的地毯,檀口隔着胶布发出一阵诱人犯罪地呢喃…

"咋……咋……贱货看样子挺喜欢这药啊,看你表情多爽……"孟华阳轻浮地说着,两个畜生一边抚摩着妈妈雪白的丝腿,一边欣赏着美妇如水蛇般不断扭动。

"嘿嘿,不折腾你了,还是我们来让贱货你爽一爽把。哈哈"两人撕掉了妈妈口上胶布,用结实的双臂将捆绑的死死的妈妈合抱起来。陆绍辉用硕大坚挺的男根来回轻蹭着蕾丝包裹着的耻丘,"呀……呀……不要啊……"妈妈微张着檀口,极力抵御着贴在花谷裂缝间,把自己烫的蜜肉发颤的巨根。

陆绍辉微微一笑挺了挺结实的臀部,如同毒蛇一般肉菇已经滑入了湿润的缝隙间。"嘤!!……"妈妈打了一个激灵,娇躯颤了颤、成熟而充满诱惑的上身紧紧贴在充满男性气息的胸膛上。

身后的孟华阳也坏笑着发动了攻势,另一只同样滚烫的肉冠在粉嫩颤抖的菊眼上点了点。"嘤!!……"妈妈再次娇媚地呻吟出声,菊眼一阵收缩,一些乳白色的油膏被挤了出来……

"嘿嘿,真是敏感的女体呢。"陆绍辉继续用肉冠重重得一下下滑过蕾丝幽谷的缝隙,孟华阳也同样用有一下没一下的碾磨着菊眼,把肉冠微微挤入小半厘米,然后猛的一挑,用两片丰满的臀瓣夹住男根,在挺翘的股沟间大力冲刺几下。

妈妈被挑逗的欲火高涨,下体毫无意识地随着两支男根前后磨蹭,目中的人影如同鬼魅一般晃动,急切希望男人滚烫巨根能一口气冲入成熟的女体中,痛快淋漓鞭笞自己……

"啊……啊……恩……进……进来…好么……"俏脸嫣红的妈妈终于忍不住哀求起来。两名恶少没说话,只是戏谑的看着妈妈哀求的俏容。"求……求你了……恩……怎么都可以……呀……求你进来……"妈妈再次不住泣声哀求着……

我简直不敢相信,一想到妈妈此刻正在旁边的房间里一脸哀求着同时向两人求爱,只要两人随意的将男根一挺,妈妈与自己学生通奸将立刻成为事实。恐怕她还会主动配合着两名恶少,顺从的让两名学生在自己成熟的女体中肆意播种。一想到这些,猛裂的邪火令我跨下的肉棒胀痛不己……

"求……求你们啊……呜…………"妈妈被欲火折磨地抽泣了起来,见到曾经如同女神一般端庄艳丽的女性终于臣服在自己跨下,哭泣着哀求自己将男根送入她的体内,两人得意地笑了起来。

陆绍辉捏着妈妈的下巴:"想我们H你么?小舒兰??""恩……恩…呀……求…求你了……"妈妈一双春情荡漾美目盯着男子面上朦胧的人影,心中的理智早已被欲火烧尽…

"怎么H都可以么??""恩……啊……啊……怎么……怎么都可以……""嘿嘿,那你还有多久到孕期??""啊……啊…………下…下周六……就……"忘掉了廉耻的妈妈,一心只想让情郎玩弄自己成熟的身子…

"嘿嘿,那就等到小舒兰的孕期把,嘿嘿,到时我们不但要给你开苞,还要你怀上我们的种哦。嘻嘻你赚大了!!!到时我们还要请些宾客来,让他们来一起见证你这副淫贱的身子被我们下种受孕的盛况,好不好???""呜………呜………那…太……太羞人…嘤……"妈妈被陆绍辉刺激的又爆发了一个高潮。

两人见状嘿嘿一笑,把妈妈的玉脚放了下来并夹在毛绒绒的双腿间,一人把滚烫的男根斜着绞进蕾丝内裤中贴在满是蜜汁的饱满花穴上,一人则将男根夹进娇挺圆润的臀线间,开始有节奏的耸动起结实的臀部。

"嘤……呀……呀……好……好舒服……"妈妈忘情大叫起来。

啪……啪……啪……啪……两人卖力耸动的臀部,在妈妈的白嫩的臀肉上发出一声声淫靡地拍肉声,"嘿嘿!!只要小舒兰同意,以后我们随时都可以让小舒兰比这更舒服哦!!"陆绍辉嘿嘿地淫笑着,又补充道:"如果不愿意的话……嘿嘿~"两人突然猛的离开了妈妈的女体。

"呀…………"妈妈惊呼了下,被男人玩弄的酥软不堪的身子几乎摔倒在地上,随即一阵强烈的空虚感袭上她的心头……

"不……不要……不要放开我……求你……求……"妈妈如同被抛弃一般哀求着试图贴到陆绍辉结实的胸膛上,却被他冷酷的挡住在了身前:"想让我们碰你,就要答应我们刚刚条件……答应把,反正你都愿意和我们做爱了,还差请些宾客为我们见证么?""我……我……求……求你…"妈妈迟迟下不了决心,孟华阳在身后啪的一下抽在浑圆的臀片上,狠狠捏了两把大喝到:"贱货,说清楚。求我们什么??""呀!!"妈妈惊呼一声,但恶少地辱骂和臀肉上被抽打后酥酥麻麻的感觉却令她无比迷恋……

"我……我…我愿意……我愿意……愿意被你开苞~!!!求你了…爱我……"妈妈终于同意了恶少们的要求,如愿以偿的重新被两名淫笑的恶少用健壮的身躯夹在中间,"哼!哼!这样才像话嘛,放心我们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开苞礼哦,嘿嘿!!"两具年轻力壮的男性躯体全力开始了冲刺……

"呀!!!呀!!!恩……"妈妈俏脸上哀求的表情逐渐被舒爽和红润取代,虽然没有真正插入,但是巨根在雪白美臀上的撞击,加上绞在内裤中的男根同样不断用滚烫的炮根研磨搓弄花唇,足以让久旷的妈妈暂时舒缓了下高涨的性欲……

女体被两名恶少前后夹击着不断发出啪啪地拍肉声,酥痒不堪的菊眼和泥泞的花唇被两只粗壮滚烫的肉棒,用结实有力地撞击淫玩的无比舒爽。娇躯无力的靠在两具年轻力壮的男性躯体上,任由两名少年抚摩亲吻自己光洁的肩部和满是红晕的俏脸,妈妈如同达到云端一般…

粉胯间越冲越猛、越来越烫的两只男根也已经到达了极限,两人在响亮刺耳拍肉声中一声低吼,健壮的虎躯死死夹着妈妈突然猛的一顶,只见妈妈被两支粗壮的巨炮顶的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软软倒在两人结实的胸膛间,三人就这样紧紧贴在一块,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双洁白修长的玉腿间缓缓流下刺眼的精液……

两名恶少在偷奸后非但没有清理离开,反而是拔掉了妈妈的衣物抱着酥软无力的女体爬上了床。我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邪念,胡乱擦了擦满手的精液,偷偷摸摸地推开了妈妈的房门。

透过橘黄色的灯光,在昏暗的房间里,看到如同三明治一般交颈熟睡的三人。妈妈的脸正好侧向着我,她明眸紧闭着粉腮红润正紧贴在男人起伏的胸膛上,如同春睡海棠一般平稳的呼吸着,一丝不挂的高挑女体被两具健壮,同样赤裸的男性躯体夹在其中,犹如两块黑面包间的雪白奶油一般诱人。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