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5章 宿舍中的调教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1:59: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5章宿舍中的调教

那天父亲离开时只是电话告诉了我下,最近要出趟远门有一段日子不会回家,他的语气中隐约有些冷漠,似乎和妈妈的感情出了点问题。 [ . 但我已经没有心思去关心,因为从那天妈妈对两名恶少表白后,她似乎一点点放开了内心中的恶魔,不再向以往那样如同冰山一般不可侵犯,不但对两名恶少温言细语对我也是越发温和,妈妈的人格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溺爱我的日子那般如水的温柔……

妈妈在两人的命令中每天中午都对他们进行了单独"补习",每次都能看出妈妈从那间宿舍里走出时,俏丽妩媚的脸蛋上总是浮着一层红晕……如果不是妈妈行动间姿态还算正常,我甚至要担心妈妈是不是已经被两人……焦急的我趁着妈妈不在时,弄了一套摄像机连接到了我房间里,这样就能随时知道妈妈的动向……

眼前我正懊恼地抓着乱糟糟的头发盯着摄像机里的实时内容,妈妈在自己房间里哼着小曲精心打扮着自己。鬼知道周末不用上班的妈妈,今天要去学校里做些什么事,到底她是学校真有事还是被两名恶少叫出去的……

如果真是被陆绍辉和孟华阳叫出去的,那么妈妈会被叫去做什么……不行,我必须要找个机会看看那两个杂碎到底和妈妈到了什么地步。待妈妈穿着一套崭新的黄色娄花连衣裙配着肉色丝袜,玉足上踏着一双鱼唇高跟鞋出门时,我迅速收拾了一下用带了副墨镜跟在了她后面。

画上了精致淡妆的妈妈,1。75的高挑身段高傲地走在大街上,一双肉色晶莹丝袜的笔直玉腿和傲人挺拔的玉峰尽情散发着成熟的魅力,令大街上的男性频频回头。而妈妈如同往常一般,冷艳高傲的神情令这些雄性生物不由掂量着自己配不配上前搭讪。

我一边跟踪着妈妈,心中一边胡思乱想着妈妈要做什么。很快,妈妈就走进了一间咖啡厅,我急忙跟了上去。只见妈妈独自点了一杯咖啡后坐在一个隐蔽角落随意翻看着店里提供的杂志。难道不是和那两个杂碎有关???我叫了些喝的,悄悄坐在不远的座位注意着妈妈的一举一动……

或许是看到成熟美艳的女性独自一人安坐,仅仅半小时的工夫,妈妈就打发掉了好几波道貌岸然的男士邀请,依然安坐在那里无聊地翻看着杂志。就在我自己都准备相信妈妈只是出门找个咖啡厅消磨时间时,门口走进了两名令我做梦都忘不了撕碎他们的恶少。

陆绍辉…孟华阳…我心中默念着这两个名字,急忙把头埋下安慰到自己: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要先确保妈妈能恢复正常才可以……在不断平复着自己的怒气时,两名带着邪笑的少年已经坐在了妈妈身边。

"呵呵,抱歉啊~小舒兰,塞车来晚了"孟华阳大大咧咧的说到。"要…

…要死了…不是说好在外面不许这样叫么??"妈妈羞急地低声说到,俏脸浮起一阵红晕。

刚才邀请妈妈碰了一鼻子灰,却贼心不死坐在旁边位置上装深沉的几个男士,有些诧异的听到了孟华阳前面的半句话,不怀好意的用目光来回扫视着三人,心中满是恶意的猜测着几人的关系……

陆绍辉见状微笑着捅了捅孟华阳说:"对不起啊,夏老师,让你久等了,华子他就喜欢到处给人乱起名字。"孟华阳也醒悟了过来急忙补救到:"啊…啊……看我这个人,对不起啊夏老师。你看,请你帮我们补习,我还这样没大没小的。您别生气啊,我就这个臭德行……哈哈……哈哈……"妈妈这才冷脸道:"下次不许这样没大没小的。""是是是,夏老师说的是,下次再犯老师就罚我好了…嘿嘿"孟华阳一脸憨厚地说到。旁边几个不怀好意的男士这才半信半疑转过头去,不过耳朵却竖的更高了。

陆绍辉低着头悄声问到:"嘿嘿,舒兰~,在这里我们就不逗你了。你一会打算怎么补偿我呢?"妈妈的冷脸装不下去了,左右看看似乎没人注意才低头低声回道:"在外面不要这样喊,让人听到多不好意思……"妈的!!!贱货!!!!

浪蹄子!!!!心中如同恶魔一般的声音再次回响着。不知道什么原因,最近只要一听到妈妈和两人亲热,我心中就有一团邪火猛烈的燃烧着……

"一会……一会不是说好…我们[emai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三人在位置上嘀嘀咕咕地说了好一阵后,我最终只听见妈妈似乎已经羞到不行的说到:"那……那我们走把……晚上还要早点回去呢……"两名恶少带着一丝邪笑,貌似规矩的跟在妈妈身后走出了咖啡厅。

我愣了愣神赶紧追了上去,却看见一身黄色连衣裙的倩影坐上了一辆银色的轿车绝尘而去……

我孤零零地站在马路边,不知道他们会带妈妈去那,会对妈妈做什么……我越来越不敢想象妈妈会发生什么事……一想到两具黝黑结实的身躯压在妈妈成熟美艳的女体上挥汗如雨时,一股邪火几乎将我的理智完全烧尽。

不……我必须要做点什么……思前想后,一个念头浮了上来:对了,他们不可能是回宿舍把,如果是回宿舍的话就没必要来这里了…如果他们不去宿舍的话,那么这不是一次能够了解妈妈在他们宿舍里被做了什么的好机会么?我越想越觉得这个机会难得,急冲冲地赶到了学校,用偷来的钥匙打开了那扇一直令我心神不安的宿舍门…

恶少们果然没有把妈妈带回这里!心中半忧半喜的我急忙走进了精致装修过的宿舍。先将上次装好的针孔摄像机取了出来,把里面的数据拷贝了一份。等把针孔摄像机重新恢复好后,我按下了立即回家查看视频的想法,打算找一找宿舍里有没有什么催眠的资料。

联想到陆绍辉几次对妈妈进行催眠暗示,我就越是觉得或许是帮助妈妈恢复正常的办法。我小心在房间里四处寻找着,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一边为了防止几人突然回来,不断的还原着物品摆放……不知不觉中我在陆绍辉他们的宿舍里整整呆了两个多小时,不行!再这样找下去,他们怕是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回来。我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书桌和书架上看看有没有其它的什么线索……

又翻阅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知道了一本不过几十页,却是完全用手抄写的奇怪笔记,它藏在十分隐秘,上面的文字一时无法得知是用什么语言抄写的。

时间感觉不多的我,在直觉下我用手机将书里的内容一张张拍了下来,迅速将它放回了原位。就在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出门离开时。我突然听到了喇叭声……

我透过猫眼看到一辆银色的轿车正缓缓驶入院落,急忙用钥匙反锁了房门伪装成没有人进入过的假象,然后跑回了房间希望找个躲藏的地方,就在我满头大汗地钻进不知道谁的双人床下时,房门被打开了……

"啊……累死了……"孟华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几个脚步声迅速走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双人床猛的震了下,只听到陆绍辉说:"喂喂喂!这个样子躺在我的床上真的没有问题么???"床上的孟华阳毫不在意的回答到:"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兄弟么?不是么???"我按住自己紧张的呼吸偷偷地掀起了床单的一角,印入眼帘的是一双黄色的鱼唇高跟鞋,透过光滑的丝袜可以看到里面涂抹着浅红色指甲油的圆润脚趾正不安地扭动着……

妈妈……我瞬间想到了精心打扮后才肯出门的妈妈……她怎么…还是被带来了这里……

"我……我们……"妈妈声音里充满了不安和紧张…

"嘿嘿,都来过这么多次了,怎么还像第一次来一样~"孟华阳调笑到。

"还……还不是因为你,每次来都让威胁我,做一些羞羞的事……而且还越来越过份了……"妈妈羞急地辩解到。

"嘿嘿,那小舒兰不是每次到最后都很舒服么??"陆绍辉撕掉了外面的伪装。

"那……那是……"妈妈如同初恋女生一般不知道如何像自己的情郎辩驳。

贱货!!!!!我心中恶魔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嘿嘿,来,拿着,快去把今天我们给你买的衣服换上!!今天我们要和你玩新游戏!!!"孟华阳嘿嘿的淫笑着塞给了妈妈什么东西,我把床单稍挑起了点只见妈妈此刻的俏脸已经满是诱人的红晕,紧紧抱着怀中的袋子,也不知里面是什么衣服。而床对面的沙发上还有不少这样的袋子……

难道他们今天带妈妈出去就是给她买衣服么??我心中暗想着,一边继续偷窥着。

"怎么,想让我们来帮小舒兰换衣服么??我们可是非常乐意的哦??"陆绍辉淫笑着。"不!!不可以像先前那样毛手毛脚的,害的那个服务员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妈妈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紧紧抱着怀里的衣服跑进了另一个房间锁上了门。

"嘿嘿!!这贱货的身材真是赞,虽然摸过了不少次,但是像刚才那样在更衣室里,让她站着我们到处乱摸的感觉还真是极棒!!"孟华阳淫荡的笑道。

"呵呵,我比较喜欢那种欲迎拒还时一脸挣扎的表情,感觉真是有意思啊。

""哈哈,刚才我用鸡巴顶在她的丝臀上时,把她都烫出声了。真好玩,尤其是你从前面挤住她时,我用鸡巴狠狠的在她屁股上搓了好几十下,舒服死了!!差点没有射在裤袜上""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刚刚堵住她的嘴,光是你在她后面猛顶那几十下,就足够她把那间店的人都引过来!!""咂!咂!谁让这贱货只穿着连裤袜的摸样这么勾人啊!!!光这样都已经让我硬得受不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给她开苞了"孟华阳一阵贱笑。而我已经在脑海中描绘出一副妈妈在更衣间里被两名恶少突然闯入。在一阵挣扎后,陆绍辉在前孟华阳在后,把高挑美艳的妈妈夹在正中。两名恶少上下其手,在几近半裸只穿着肉色丝质裤袜的女体身上肆意游走,把妈妈挑逗地娇喘连连。而孟华阳还不满足,掏出他的早已高高翘起的男根贴在了妈妈丰满的丝臀间,把惊慌的妈妈烫地尖叫出声,而她身前的陆绍辉则一口堵了上来。妈妈只能含糊不清地呻吟着被迫用丰满挺翘的臀部迎接猛烈撞击的滚烫男根……

妈的……我恶狠狠的紧咬着牙齿,恨不得冲出去将两人揍翻,然后带着妈妈回家,扔到大床上,狠狠地抽那丰满勾人的美臀……等等……我……我怎么了……

"嘿嘿,来了~"孟华阳停下了奚落,从床上跳起来把妈妈迎了进门。

"嘿嘿~!小舒兰真是漂亮……看这双腿笔直又修长,真棒!!"孟华阳贪婪地盯着妈妈发出一声声赞扬。

我透过床角只见妈妈穿着一套赛车女郎样式的白色高叉连体泳装,带着白色手套的小手被孟华阳强拉着进了门。我感觉到鼻头一热,一滴血珠滴落在地毯上。

身材高挑的妈妈穿着这套衣服,把她的一双玉腿衬托的更加修长,加上腿上套着的一双晶莹的肉色连裤袜和透明的白色高根鞋,令我忍不住当场支起了帐篷。

两名恶少更是不堪,盯着妈妈羞涩的俏脸,竟然脱掉了身上的衣物露出下体高翘的淫根。

两人赤裸着身体:"嘿嘿,小舒兰想不想像前两天那样让我们叫你的另一个名字啊??""不……不是的……昨天……那天我只是……"妈妈看到两人健壮的躯体忍不住用玉手遮了遮通红的俏脸…

"嘿嘿,前两天小舒兰可是亲口答应,只要我们单独在一起时,我们就叫你的另个名字的哦?"孟华阳一脸戏谑的说到"那……那是你……不停的撩拨我,我才……我才……"妈妈底气不足的反驳着。不过两具健壮的躯体已经将她扑到在了沙发上。

"呀!!!!呀!!!慢……慢一点……"妈妈不住的惊呼着。陆绍辉用眼罩蒙住了妈妈的眼睛"嘿嘿!贱货,我们说今天想要摸摸你的身子!你就乖乖跑出来!!!哈哈!!""呀…呀……不…不行……""哈哈,别挣扎了~前两天给说我们要用你的身子打飞机时,你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吗??哈哈真是个贱货……来先亲一个!!""不是的……呜…呜……滋……滋……嘤……"妈妈被孟华阳死死的压在正面,把粗糙的舌头用力地挤入檀口中,贪婪的吸吮着里面的香津…

"嘿!没想到你居然准时就到了咖啡厅等我们,还那么精心的打扮自己,看样子你很期待今天帮我们打飞机啊??恩???嘿嘿,真是个贱货!!""恩……滋………不是……不是的…滋……滋……"我有如雷击一般的看着妈妈那含羞带怯,亦羞亦喜的表情,脑海中回响着陆绍辉说过的话:从今天开始你要牢记住。当我们骂你时,把你骂的越下贱,你就越是兴奋!越是粗鲁的对待你,你就越是喜欢我们!!!知道了么?……

不……生性高傲的妈妈竟然已经能接受两人如此辱骂了,而且看她的表情虽然还有些抵抗,但似乎也有些甘之如饴,而且……而且她……今天明知还要被男人……还精心打扮着送上门……邪火阵阵袭来,我忍不住开始用跨下的怒挺的肉棒不住地磨蹭地毯。

包裹在肉色连裤袜下丰满雪白的翘臀,被两名恶少的大手肆意抚摩着,妈妈发出含糊不清地呢喃着,娇躯被两人夹在中间迅速酥软下来,只能用带着白手套的小手不住推捺着结实的胸膛。

有如冰柱一般的两条修长玉腿,被两对结实健壮的大腿死死夹住肆意耸动亵渎。"嘿嘿,刚才你在更衣室里搞的老子不上不下,现在老子要你给全部补上哦!!

贱货!!"孟华阳淫笑着说道。

被蒙着美目的妈妈,两条玉腿被男人死死缠住,小手毫无意义的推捺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在狭小的沙发上被挤压在两具健壮躯体中间,加上两人不时在语言上的羞辱,给妈妈带来一种即将被强暴的感觉。

每当她一想这里,心底邪恶的种子就如同浇上了汽油一般猛烈燃烧,脑海中的人影不断的在眼前晃动,不但娇躯越发酥软,而且连带着娇嫩的子宫都在兴奋的不住抽搐,仿佛迫切得到着那支硕大阳根,让它狠狠H进嫩穴,然后满满喂上一泡浓浓的精子……

疯狂禁断的念头在妈妈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越来越微弱地抵抗还不如说是在挑逗男人的兽欲……

我混杂着愤怒和嫉妒的眼神死死盯着两人赤裸着身体用跨档夹着笔直修长的

丝袜玉腿,在光滑的丝腿上尽情耸动着结实的臀部,紫红色的狰狞肉冠不时出没在玉腿边缘,马眼中分泌出的黏液已经在晶莹的肉丝上泛起一丝细腻白沫。

被调起邪恶情欲的美妇,玉足间开始不自觉的主动贴在两条毛绒绒的小腿上,用柔嫩的足底不停的挑逗着两人,带着白色手套的玉手也仿佛安抚情欲暴躁的情郎一般,按在孟华阳结实的臀部与腰间不断轻揉。

"忽忽,太棒了!!!贱货的大腿真滑!!!真爽!!!"孟华阳看着俏脸逐渐布满情欲的妈妈胡乱笑骂着。妈妈红艳的俏脸上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升起一阵诡异的快感。

"呼!!!这个电臀又圆又翘的真是个极品"啪!!!……陆绍辉重重的拍打着丰满雪白的丝臀。

"呀!!!……恩……滋……"妈妈刚刚吃了下疼,满是春情的俏脸被扳了过去,迎上一张英俊的脸庞……

孟华阳嘿嘿淫笑着,观赏自己的兄弟与美人激烈地舌吻,然后淫亵的目光又扫上了美人包裹在泳装下高挺硕大的酥胸。在我看不见的角度用两只大手随意的把玩了几下。

"嘿,我兄弟说了,你的胸部留到下次时再用,贱货可要好好的保养好它哦!!!

它现在可是属于我们的了!!!嘿嘿"孟华阳埋下头,重重吻在了精致裸露的锁骨上……

足足用妈妈玉腿打了半小时飞机的两名恶少,半强迫的让妈妈背对着他们站在沙发前。然后让她弯下腰抓着沙发的靠背。妈妈在男人的命令下摆出无比羞耻的体位。高挑的身材令她站好时,挺翘的丝臀正好够着两名恶少的小腹。

两人淫笑着将两张脸庞面贴到了丰满滚圆的丝臀上,贪婪品味着成熟美艳的女性特有香气。"这骚货味道真棒!!"孟华阳一脸陶醉地说到,陆绍辉用脸来回磨了好几下,然后从一旁的纸袋里掏出一物,顿时令我一阵头晕目眩。一支1厘米左右粗细,15厘米左右的葫芦串型按摩棒…

陆绍辉笑拍了拍妈妈雪白的臀部道:"贱货,你有福了,这一只按摩棒是我们特意为你准备的。今天起你要把它夹在你的小菊眼里,虽然远远不及本少爷,不过等你适应了它后,我们就用大鸡巴给你开菊花苞哦……哈哈!!!!!!!!!

""呜……不……不行……"妈妈充满着惊慌与羞耻的表情,更像是向情人撒娇一般,两个淫棍在葫芦串上抹上了一些白色的油状物,然后淫笑着扒开妈妈高叉游裤,把连裤袜的裤档撕开一个小孔,露出了下面粉红色紧闭的诱人菊眼,妈妈已经羞得几乎发不出声……

我明显感觉两人窒息了下:"嘿嘿,贱货的菊眼真是漂亮,粉嫩粉嫩的…

…"孟华阳用手指轻轻触碰着微颤的小菊眼,妈妈羞耻得如同蚊呐般地祈求到:"不……不要碰……"陆绍辉埋下头吻了吻微颤菊眼:"嘿,我们就是喜欢贱货老师的菊眼哦!~""呀……呀……不要……"妈妈娇躯在强烈的羞辱感中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在白色油膏的润滑下,按摩棒开始一点一点推入了妈妈的菊眼…

"呜…呜…"妈妈忍不住轻咬着如同花朵般的唇瓣低吟着,紧紧抓着沙发的靠背,娇媚的脸蛋混合着慌乱与一丝期待。两个畜生不顾妈妈是不是吃的消,一人扒拉妈妈丰满的臀肉往两边拉让菊眼更加顺利的吞入按摩棒,一人握着按摩棒末端,淫笑着又是钻又是推,不时还狠狠的在丝臀上抽上一巴掌……

妈妈未经人事的嫩菊实在是吃不消两人的疯狂,娇躯忍不住胡乱挣扎起来,孟华阳干脆站到沙发上翻身反骑在妈妈玉背上,用两条结实的大腿死死夹住妈妈,"草,贱货给我老实点!!!"被年轻力壮的少年骑在身上不能动弹的妈妈,无奈的发出一声声似哭如啼的羞吟,娇躯僵直的被迫让陆绍辉将银色按摩棒一点一点推进了娇躯……

"嘿嘿,对就这样,放松……放松点……对,真乖!奖励个~"两人一边推进着手中淫靡的玩具,一边不时兴奋的在挺翘的丝臀上重吻两下,然后又喘着粗气继续推进。妈妈被两人玩弄的连连求饶,一双玉足高高垫起试图减轻一部份痛楚,而冰柱一般丝袜玉腿早已忍不住痉挛起来。看着妈妈如同被强暴一般的景象,我终于忍不住在两人暴虐的对待妈妈的过程中射了精……

当长长的按摩棒在被完全推入粉嫩的菊眼,剩下一只指头大小的银色拉环搭在紧闭的菊门上时,妈妈翻着白眼羞耻得已经晕了过去,浑身香汗如同软泥一般跪在沙发上…陆绍辉兴奋的说到:"嘿嘿,快了,这个骚货菊眼已经很软了。再来几次就能玩了……""嘿嘿!是啊,来一起补上今天的最后一发把。"两名恶少嬉笑地握着跨下狰狞的阳根,对着跪在沙发上妈妈飞快撸着:"嘿嘿,贱货,这次我们就射在你勾人的大屁股上了!!!嘿嘿!!!!!""哈!!!哈!!!

来了……"两股乳白色阳精从马眼间仿佛水银一般猛的射了出来……先是浇在裸露在菊眼外的银色拉环上,然后是有些红肿的菊瓣,随后射满了整个包裹在晶莹丝袜的美艳翘臀,妈妈跪在沙发上如同母狗一般翘起的雪白丝臀被两条精柱浇了个遍………

两名少年哈哈大笑观赏着妈妈狼狈的雪臀,上面的浓精仿佛给雪臀做了一次面膜一般,让恶少忍不住又用手机拍下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我在两名恶少的宿舍里,躲在床下亲眼目睹了妈妈被调教的过程。虽然心中无比狂怒,但理智仍然占着上风。如果是第一次时就碰到这种情况,我很有可能当场冲上去拼命,但我的心理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非但没有当场上前解救妈妈,反而躲床下屏着呼吸,忍不住的偷偷打飞机,在地毯上留下了一大滩精液……

待两人玩够妈妈后,昏睡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的妈妈越发羞愧,但是却顺从地夹着那支满是耻辱的葫芦串,趴在男人结实黝黑的胸膛如同鸵鸟一般,在欲迎拒还中被恶少淫笑着上下其手摸地娇喘连连,粉嫩菊眼上的银色拉环在妈妈丰满的股沟间若隐若现,随着娇躯的扭动躲闪四下跳动,无比的刺眼……

当他们带着仍然羞涩却满面春情的妈妈走出宿舍发动汽车时,我才按着发麻的腿从床低下爬了出来。看着沙发上满是精花被暴力撕烂的肉色连裤袜,我忍不住拿起了干净的一角,深深的嗅了嗅。仿若兰花一般的体香深深刺激着我,令我忍不住把刚刚发泄了好几次的男根再次掏了出来。

贱货妈妈……只会在男人跨下发情的母狗……被自己学生玩的很爽把……一定已经很想被自己学生的两只大鸡巴H个结实对吧??……贱货……疯狂的念头不停在我脑海中浮现着,以往我还能靠着理智将它们压下,但刚刚近距离欣赏过妈妈被恶少玩弄的情景后,我已经完全压抑不住自己的邪火……

……操死你……贱货!!!……母狗!!!呜!!……我努力压抑着自己别大吼出声,把还带着温香的丝袜套在肉棒上猛射了好几发……那种射精时感觉竟然带给我一种疯狂而禁忌的快感……随后强烈的愧疚感渐渐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