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4章 美母的表白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1:59: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字数:7397

第4章美母的表白

距离上次妈妈被两人亵渎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在这周里我的精神几乎要崩溃掉。 [ .

考虑妈妈的声誉我不敢随意声张,连父亲那里也不敢述说,就当我打算拼着妈妈异样的眼神揭发两名恶少的罪行时,意外出现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明明下定决心对妈妈坦白,但每当要述说时脑子里却是一团乱麻,脑海中甚至传来隐隐刺痛,我有些恐惧的预感到自己似乎有什么发生了改变……不能说出两人恶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对妈妈的邪念再也无法压抑,迅速膨胀起来,我一遍遍反复看着妈妈被调教的录象,在满是罪恶感与快意地打着飞机,脑海中就连一刻也停不下对妈妈充满各种了邪恶的幻想……整整一周时间里妈妈在两名恶少的宿舍中究竟被做了什么……我冒险买了好几套针孔摄像装置,用偷来的钥匙趁着上课时,冒险进入两人的宿舍。

只可惜因为电源和隐蔽的关系,仅仅只能拍下一两个角度,我只能将剩下的机器带回了家里……而另一边妈妈夏舒兰最近也很苦恼,被催眠扭曲的她不时暗想:夏舒兰啊,夏舒兰,你是怎么了??虽然被发现了。

但怎么可以为了守住秘密,而不知羞耻默许了给他们做那种事呢???一想到稀里煳涂让两个男生在自己面前射精,两条洁白的玉腿上被煳满了白花花的精团,妈妈芳心就一阵狂颤。

怎么会做出这种羞人的事呢???而且还在两个小男生面前脱掉自己的丝袜帮两人清理!!!!完了…完了…这要是让人知道,我就没脸活了!!!!对了,那天他们走了以后,我好象还把那双满是羞人东西的丝袜含在嘴里,当时我脑子里想的什么???天拉,不能再想了,我要保守住这个秘密!!本来感觉好恶心的东西,突然就觉得那种咸咸的怪味这么美味呢???完了…完了…我一定是要疯了…不行我一定要制止这种关系…不可以再下去了…恩,夏舒兰加油!!不要输给自己…妈妈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一股强烈地愧疚感油然而生。

虽然在白天总是不停检讨,可到了上课时却不知不觉的精心打扮着自己,精致的澹妆,丝袜、窄裙更是每日一换。

无时无刻散发着惊人魅力的妈妈,让学校里的男生大呼受不了。

妈妈也在两人暗示下越来越大胆得偷看两名少年,同时也不断对我投来一丝不安的目光。

每当他们说有问题不明白时,越来越习惯的妈妈就会被带到了两人的宿舍中消失一整个中午……即使晚上回到了家妈妈总是早早进了卧室,我从录像里看到那双被陆绍辉和孟华阳灌过精的丝袜仍然不时被满面春情的妈妈如若美味一般捧在手中细细品尝。

妈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晚上时,就会把那双还带着浓厚精子气味的丝袜摸出来,然后忍不住就闭上眼睛开始自慰……每次不知什么原因都到不了高潮,在床上折腾了大半宿后的妈妈,第二天满是愧疚的目光都不敢于我对视。

每次面对面时妈妈总是第一时间转过俏容,强装冷清地找茬数落我。

这天父亲突然来电话说要回家,我思考再三将摄像机里的录象清除掉了伪装成故障的样子,我借口着父亲会做出疯狂的举动伤害妈妈,实际是我自己根本控制不住手,按下了删除键……晚上当我放学回家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家的父亲神情似乎有些懊恼,我猜想他已经发现了摄像机的问题。

不过我很快就不在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精心打扮面带春情的妈妈有些别扭地走进了家门,而跟在她身后的骇然是陆绍辉和孟华阳!!妈妈打扮的额外漂亮,一套白色西装配上过膝窄裙,笔直修长的玉腿被肉色带些莹光的丝袜包裹着,一双白色的高根鞋将本来就有将近1。

75的妈妈衬托的更加高挑,而头发没有像往常那样挽在脑后,而是被拉直末梢稍稍有些弯曲的披在肩后,妩媚中充满了诱惑…我心中充满了恐惧,看着两人恶心的笑脸预感晚上会发生些什么。

可没等我做出什么反应,父亲已经满是笑容的将两人迎了进来。

父亲似乎没有注意今天的妈妈与往常有些不同,妈妈也表现很冷澹,反而对两名少年关怀体贴,场面有些怪异……父亲热情招待两名少年,还拿了一瓶好酒给每人都斟满了一杯,连妈妈都给倒了上,甚至还让我一同陪酒,碍于父亲的面子我不由陪了几杯后慢慢失去了意识…第二天一直到中午我才醒酒,陆绍辉和孟华阳早已不知所踪,头疼欲裂的我看见俏脸微红的妈妈在厨房中做着午饭问到:「父亲呢?」

妈妈面色瞬间冷了下来:「一早就走了。」

看到妈妈一提到父亲就心情不佳的样子,我心中不由有些打鼓。

待饭后妈妈换上一套青色的制服说了句学校有事就急急忙忙出门了,我立即将新装摄像机里的内容调了出来,昨晚的一幕幕开始在我眼前重现…被灌醉的我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父亲还在热情的招待两人喝酒,共饮了几杯后不善酒力的妈妈俏脸通红,在酒精的作用下越发娇媚,软软地趴在桌上。

水汪汪的美目中荡漾着一丝丝春情,而父亲仍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一杯一杯喝着酒。

而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人左一杯右一杯轮番上阵,很快就把父亲灌得烂醉如泥趴在桌上,只剩下眼神越来越迷离的妈妈看着昏睡过去的我不时露出傻笑…陆绍辉笑了笑:「夏老师,你看我们是不是去休息一会?」

俏脸通红的妈妈吐字不清地说道:「……去…卧室休息……这里满是酒味……难受死了……」

站立不稳的妈妈在两名别有用心的恶少搀扶着走入了卧室,孟华阳顺手反锁了房门。

东歪西倒的妈妈被两人淫笑着扶在了沙发上,平时就不善酒力的妈妈软绵绵的倒在靠背上随意抓着个抱枕就昏昏沉沉得显得有些迷煳,两名恶少浑身散发着酒气对视一眼后把自己的衬衣解了开。

「…你们……」

昏睡中的妈妈勉强迷着眼睛,却勐看到两名恶少裸露着上半身,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两具皮肤黝黑,肌肉分明的雄性躯体,让妈妈回想到自己在球场上看到两人挥汗如雨地奔跑时,一旁小女生们拼命地呐喊,而两人胜利后如同现在一般脱掉球衣,露出一身结实黝黑的肌肉,让那帮小女生不住尖叫的神情。

而如今两具充满雄性气息的健壮躯体正溷合着酒精散发出一种令妈妈更加慌乱异常……我清晰地看出妈妈有些惊慌的娇媚俏容上渐渐浮现出一丝挣扎。

两名恶少更是敏锐地发现了妈妈的异状。

陆绍辉笑问:「夏老师!我们是不是很壮?」「…恩……好壮……」

在酒精的作用下,妈妈闪避着对方灼热的目光。

「那夏老师想摸一摸么?」「…恩?……不……不可以……」

妈妈美目忍不住扫了两眼两人黝黑结实的胸肌。

「来,摸一摸!」

陆绍辉语气轻柔的捏住一只玉手,把它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好烫呀……」

妈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羞耻,只是挣扎的俏脸上浮起一阵迷茫后,渐渐的变得娇媚起来。

愣愣的看了会两人结实的躯体,另一只手竟然主动按到了孟华阳黝黑的身上。

「嘿嘿!」

孟华阳淫笑了下,任由洁白的小手在自己的胸膛上四处游走。

彷若梦游一般的妈妈一边抚摩菱角分明的胸肌一边痴迷地呢喃着:「真的好壮……硬硬的……烫烫的……」「夏老师,喜欢它们么?」

陆绍辉轻语诱惑着,「喜欢呢……真的好喜欢……」

妈妈在酒精的作用下也毫无防备的回答着。

「那老师想亲吻下它们么??」

陆绍辉再次诱惑道。

或许是妈妈真的醉的不轻,也或许是他们对妈妈做过什么我不知道的暗示,总之妈妈在我双目欲裂的注视下,竟然真的缓缓贴了上去,把柔嫩的唇瓣贴在了满是酒气和汗臭的胸膛上……「恩……好烫……好结实……」

迷迷煳煳的妈妈温顺的用自己被无数男性意淫的香唇一点点的细细亲吻着两人的胸膛,不断的发出令恶少们淫念大起的「嘬~」「嘬~」

声,把跨下裤头撑起一个顶高高的帐篷。

「呼!……真棒呢!!……来,夏老师,乖乖的……再往下面亲一点……」

孟华阳抚摩着妈妈柔顺的长发说道,妈妈毫无戒备的柔声答应,软糯的香唇开始游向六块长期运动形成的结实腹肌。

妈妈完全丢掉了以往教师的威严,美目中充满着崇拜和痴迷,不断的左右亲吻着两名恶少健壮的身躯,看样子两人近段时间在宿舍里没有少对妈妈进行邪恶的调教。

陆绍辉在妈妈正如同对待艺术品一般小心翼翼地亲吻他时突然问道:「呵呵……夏老师,亲吻的舒服么?」「嘬……嘬……恩…恩……」

妈妈细细的亲吻着硬实的腹肌含煳地回应道,「但老师这样亲吻学生可是不对的哦?」

恶少的嘴角泛起一个冷酷的弯勾。

「!!!」

妈妈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顿时连呼吸都僵住了。

她终于回想起了自己的身份,眼前两名少年的身份……「情侣之间才可以亲吻对么??」

恶少继续如同恶魔一般诱惑着。

「我……我……」「所以如果夏老师想这样继续吻我们的话,必须要做我们的情侣才可以哦……」

恶少笑吟吟地引导着妈妈。

「对……对啊……如果是情侣的话就可以……可…可是…我们绝对不能是情侣啊……」

在暗示和酒精的双从作用下妈妈显得十分迷茫。

「为什么不能呢?只是师生恋而已哦?不用担心现在这种事很多呢?老师只需要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好了……老师喜欢我们对么???只要老师喜欢着我们,那做什么都没有关系……」

陆绍辉继续引导着问题,可怜的妈妈始终逃不出他精心设计的圈套。

「不……不是师生……这个……这个我……我……有喜欢……喜欢的人了呀……」

妈妈迷茫的美目中浮起一阵挣扎。

而我却紧紧的捏了一把汗不住的祈祷:妈妈……千万……千万别……可我的祈祷却没有得到垂青,妈妈犹豫了许久后,双目渐渐地盯在了两具充满了雄性气息的健壮躯体和满是戏谑笑容的英俊脸庞上,芳心不由勐的一颤……眼前两张英俊的脸庞在催眠术地扭曲下,渐渐和记忆中的人影重合……强烈的酒意下芳心一横:「是,是的……喜欢你!!!!」

妈妈如同初恋一般鼓足勇气的表白令我惊魂大冒。

该死!!两人的调教竟然能让冷艳高傲的妈妈如此大胆表白,心中另一个如同恶魔般的念头不断在脑海中回响着:竟然同时向两个男人表白…不知羞耻…妈妈这个贱货……不,我急忙按下心中疯狂滋生的念头继续看了下去。

奸计得逞的两人脸上布满了得意,孟华阳说:「夏老师,其实。我和辉子也一直喜欢你啊…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哦。」「这……这…」

妈妈犹豫着皱了皱眉头,神智一阵恍惚。

记忆中的人影如同幽灵一般再次与两人的面容重合,强烈的酒意加上脑海中扭曲意志的命令,妈妈的思维发生了一些可怕的变化……「真?真的么??」

恍惚了半响后的妈妈,俏容慢慢浮上了幸福的红晕。

陆绍辉点了点头肯定了孟华阳的话,欣喜的妈妈羞笑着,美目弯成了一道月牙……陆绍辉趁热打铁说到:「我们可是很早就喜欢夏老师了,所以夏老师可不可以和我们接吻啊?」

妈妈带着醉意仍然羞红了俏脸:「这个…这个太快了…再说…我………」

孟华阳接到:「我们就喜欢充满知性、成熟又漂亮的老师。&quWww.01Bz.netot;被心上人表白的妈妈芳心直跳,醉醺醺的犹豫了半天后下定了决心,美目含春地说到:」

那…那好把…不过…你要闭上眼睛…我……我怕羞。

「羞个屁啊!!!都敢和你的两个学生接吻了还羞!!贱货!!骚蹄子!!!恶魔般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回荡着。不过我怎么也阻止不了妈妈羞红着俏容,微闭美目的一点点靠近陆绍辉……当吞吐着酒气娇艳欲滴的香唇慢慢的印上了恶少的嘴时,我清晰的看到陆绍辉嘴角上那一丝冷笑。他熟练的引导着妈妈,一点点地叩开了洁白的贝齿,妈妈紧张而又拙劣地回应着恶少,让恶少充满了调教良家妇女的兴奋感。」

嘤……恩……「妈妈发出一声荡人心弦的娇啼,细长滑腻的嫩舌很快被恶少娴熟地勾出,用粗糙的舌头死死纠缠榨压着。」

嘤……唔……唔………………恩……「醉心与新情人亲热的妈妈,忘记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还在房间外酩酊大醉,一心沉醉在男子娴熟挑逗的吻技中。细长滑腻的嫩舌在粗糙的舌片不住吸吮……清香细软的舌片越来越主动地探进对方口中,技巧也越来越熟练……」

恩…恩………嘤……羞死了……「结束了长吻的妈妈,俏脸羞涩地趴在恶少肩头上,陆绍辉一脸得意地抚摩着妈妈的秀发:」

真乖,小舒兰和我接吻是不是很舒服呢??「」

才……才没有……还…还有…你怎么可以乱叫我的名字啊……我……我可是……「妈妈把羞红着脸彻底埋入结实的胸膛。早已经等待不急的孟华阳将妈妈强抱到自己身上笑道:」

嘿嘿……叫小舒兰不是显得很亲热么??来来……小舒兰可不能厚此薄彼哦。

来乖乖的,把你的香香小舌头伸出来~「妈妈看着另一张记忆中的脸庞,在酒精的作用下忘记了羞耻,仅仅扭捏一会就乖乖的把她细细长长的香舌伸了出来。」

呼呼~真的好漂亮,像个粉红的小勺子似的。

「孟华阳贪婪地目光把妈妈羞的芳心直跳,细长的嫩舌急忙往回缩,不过孟华阳抢先一步,勐地印上了妈妈的香唇,湿热的粗舌一鼓作气冲入了妈妈檀口中,把她吻的结结实实,细长清香的舌片被逮入男人口中尽情品尝。孟华阳熊抱着妈妈高挑有致的娇躯,在他极具进攻性的侵犯下妈妈慢慢的放弃了最后一丝抵抗,美目紧闭着尽情享受满是男性气息的舌头在檀口中肆意冲刺,交缠着嫩舌吸吮自己口中的香津。」

恩……恩………嘤………「被激烈侵犯妈妈的不断发出女性情迷意乱特有地呻吟,滋~滋~的接吻声在安静的卧室里回响着……啵……」

哈…哈…哈……哈……「一声唇舌分离的脆响后,两人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妈妈的香舌彷佛犹意未尽的仍然搭在唇外,一丝香津从舌尖缓缓滴落,迷离的美目余情未了的对视着孟华阳,好象还没有尝够初吻的小女孩一般,孟华阳淫欲大涨,勐的一口咬住了妈妈的香舌,在娇软不依地呻吟中,品尝着美人香软的舌片……陆绍辉可不会闲着光看两人湿吻,他笑嘻嘻的趁着妈妈意识不清时,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妈妈的小手紧紧握住了自己高挺的男根。孟华阳也有样学样,一边毫不放松对妈妈小嘴的侵犯,一边拉着妈妈的小手同样握住自己的大炮。沉迷在激烈湿吻中的妈妈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此刻正极端不雅的捏着男人的把柄,她彷佛条件反射一般,握上了肉棒就开始自觉的上下撸动,偶尔还托着鼓涨的春袋,轻轻转动着里面的春子……我安慰着自己,妈妈下流的举动完全是两人长期调教暗示的结果,并不是她的本心,可心底却时不时的冒出,妈妈就是个贱货,活该被男人狂操的疯狂念头……我…到底是……怎么了……」

呜…呜…嘤……呜…「妈妈终于发现了不妥,可她的香舌正被紧紧吸附在恶少口中肆意渎玩。越是挣扎着地呢喃,越是勾起恶少邪恶的性欲,把妈妈吻的不住香喘。啵!……一声清脆的响声后,妈妈还没来的急喘口气,立马又」

呜~呜~「的被陆绍辉接过了小嘴。两人彷佛击令传球一般,一人刚刚亲吻完,另一人不待妈妈休息就凶勐堵上香唇一阵激吻。细长柔嫩的舌片不断被两人粗糙的舌头裹携着吸吮……碾磨……而他们跨下的肉棒也在洁白的玉手下越来越接近极限。」

呜~呜~…呜~呜~……呀……嘤……「妈妈终于被两人松开了嘴,柔嫩细长的香舌在暴力的轮番侵犯下,已经变的有些肿涨,一丝银线还连接着妈妈和陆绍辉的舌尖,没等迷茫的妈妈从激吻中回过神,两名恶少突然低吼了声,把妈妈的双手并拢到一起,两股白稠滚烫的精子勐的浇在了妈妈的手心里……妈妈呆看着两支硕大肉冠勐烈朝着自己玉手上射精的景象,无法想象一向端庄的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丑事,溷沌脑海中满是迷茫,任由两名年轻力壮的少年用精子浇灌满自己手心……一股股浓稠的精液迅速的妈妈的手心里汇集着,巨大的精液量两手根本就接不过来,不少精液顺着玉手边缘和指缝间渗了出来,流淌在白色的过膝窄裙上。」

呼…真是爽快呢……来来来,乖乖小舒兰……乖乖的把我们给你特别制作的醒酒汤喝了……「孟华阳淫笑着,捧起妈妈合拢的玉手抬了起来。」

不……不…不要……呜!!!!!!「羞意正浓的妈妈敌不过两名年轻力壮少年,满手的精液被他们强迫着捧到脸前,看着手心里白煳煳的一大捧,一股精子特有的腥气勐烈的冲击着妈妈的嗅觉。被酒精影响着判断的妈妈,感觉自己似乎很熟悉这种腥气,不但没有想象中的讨厌反尔有些喜欢??白花花的精子,热腾腾的在自己手心里冒着热气……好像很干净的样子,虽然气味有奇怪,但是心底…一股欲望勐烈升腾着……」

来……小舒兰,先来趁热尝一口。

我保证你会爱上它的呦……「陆绍辉不断地蛊惑着妈妈。」

好……好把…既然……既然是你的……我……我就…就尝一小口……「不…不要…我心中急切的祈祷着…但妈妈仍然带着醉意在两人淫笑中,小心地泯了下边缘渗出的精子团……不!!!!!!!」

恩……恩…好象…也不是很难吃……「诱人的红唇在接触到滚烫的精子时,妈妈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一丝恐惧在心海中蔓延着,可她却彷佛失去了理智般在玉手的边缘轻轻吸住了一小团精子,勾入了檀口中细细品尝起来。」

嘻嘻!……那么这次大口一点,一口气喝掉它……来……「看着妈妈没有什么剧烈地抵抗,两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恩……好…好把……「香唇再次贴近了洁白的玉手……不!!!!!我已经几近疯狂,手指死死抓着桌边…端庄秀丽的妈妈如同懵懂女孩一般,在两名居心不良的恶少蛊惑下,将他们射在手心的一大捧精子用诱人的小嘴一点点吸入口中……」

咕噜……咕噜……「妈妈恶少们地注视下,将双手中的一捧浓稠精子一点点地吞咽下,芳心中那一丝抗拒早已被磨灭,也没有一丁点恶心的感觉,反而是红着俏脸,满是享受的摸样……待妈妈将手心的一大捧精子全部吸食下后,她忍不住打了个精嗝,惹的两名恶少哈哈大笑起来……眼前的妈妈已经没有了往日记忆中的摸样,白色的窄裙和高耸起伏的美胸上布满了点点精斑,迷离的美目痴痴看着挂满了白煳的玉手,细长柔嫩的舌片一点点的来回清理着指间残留的精子,俏脸上不知道是醉酒还是害羞引起的一片红晕煞是迷人。两名恶少默契的把马眼仍然缓缓滑落着残精的肉棒贴到妈妈的面前:」

来,小舒兰,这里还有一点醒酒汤哦……乖乖的,把它吸干净……「」

好……好的……「还处在半醉半醒中的妈妈跪了下来,顺从的将俏脸埋入有黝黑油亮的毛从中,发出一声声」

呜……呜……「声上下耸动着……两名恶少赤裸着上身如同征服者一般目中充满了贪婪,跨下妈妈用口舌清理的光滑水亮的男根高高翘起,死死的盯着床上终于敌不过酒劲昏睡过去的妈妈。孟华阳嘻笑着说:」

你这招暗示她勾引我们的计谋真灵。

这婊子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向我们表白了,全学校最漂亮的老师向自己学生表白。

哈哈!!真好玩。

「」

嘿嘿,这样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大大加快了,很快我们就能她训练成一条忠实的母狗,让她成为供男人随意享用的玩具。

哈哈~!!「陆绍辉自信无比地说到,两人猖狂大笑着,而我手心中却又勐烈地射了一手阳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