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3章 勾引学生的美足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1:59: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3章勾引学生的美足仓库的事件后没过两天,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人就搬进了新宿舍,两人标间的留学生宿舍令两名少年更加毫无顾及,而我却因为无法进入的关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每天中午被事先设定的命令带走。 [ .

我的心里溷杂着不甘、恐惧和强烈的欲望却无计可施,心里暗藏的欲望却让我暂时没有选择报警。

而妈妈每天中午过后被两人带走差不多要到伴晚时分才出现,可一往如常的冷艳表情上却看不出任何异常。

我急切地希望知道妈妈被带到两人的宿舍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另一方面别有用心我的和两名恶少走的越来越近,他们圈子里那帮狐朋狗友们已经与我相当熟悉,不过我感觉到这些人对我隐隐有一种蔑视,难道他们已经知道妈妈和陆绍辉他们的事了么?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在这个圈子里周旋着…我开始感到妈妈在平时上课时会时不时隐晦地偷看陆绍辉和孟华阳,然后看到心不在焉的我狠狠地瞪上几眼。

在家里时俏容上也会偶尔浮起一阵晚霞般的红晕彷佛在想着什么事一般。

我第一个念头是陆绍辉那条足令我疯狂的命令,难道妈妈果真已经开始暗恋上陆绍辉和孟华阳了么??畜生……不行我一定要弄到他们宿舍的钥匙…我一定要弄清楚妈妈现在被催眠到了什么地步……我冒险趁着课间两人外出吃早餐时,磨磨蹭蹭的以与同学聊天为掩护蹭到了孟华阳的课桌边,心头狂跳的我装作累了一般,坐到了孟华阳的座位上,然后祈祷着没人注意以及孟华阳这个家伙把钥匙扔在他包里,颤抖的将手伸进了他的包里。

幸运的是我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摸到了一串钥匙,我悄悄张望了下附近,似乎没人注意到我,迅速将钥匙抽了出来。

我不敢仔细去看到底有多少钥匙,暗定心神的走出了教室。

为了防止出现变故,我将钥匙藏在了教室外的隐蔽处才回了教室。

孟华阳一直到中午时才发现自己的钥匙丢了,一向神经大条的他认为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令我心中的石头放下了地。

成功拿到钥匙的我,心不在焉思考着晚上去试试两人宿舍的钥匙在没在那串钥匙里。

这时陆绍辉那个圈子里的一个叫林德明的狐朋狗友突然上来叫到:「秦彬,明天是周末,今天晚上我们出去玩啊?」

我心中担心妈妈的事准备拒绝,林德明又补充到:「今天陆少请客,要不来就太不给面子了啊!」

我无奈只能答应下来,心中准备看看两个家伙玩什么花样。

到了晚上后我不放心妈妈,等到一脸平静的妈妈刚走进家门我就向她说到了晚上的事,妈妈似乎毫不在意地说道:「去把,早点回来,我还要给学生补习呢。」

什么!我差点惊叫出声,有些颤音的问到:「妈妈,晚上要给谁补习啊?」

妈妈脸上如同往常一般清冷的说:「陆绍辉和孟华阳他们两说有很多问题不明白,我打算晚上在家帮他们补习下。」「!!!!」

我张着嘴,呆呆地看着妈妈,仓库里妈妈机械地话语在我脑海中回想:陆少说出老师我有很多问题不明白时,我会带陆少回家补习。

在我脑子里不停的回响着,今晚一定要出事……怎么办……怎么办……拒绝陆绍辉他们么?陆绍辉和孟华阳会不会起疑心??我要告诉妈妈她被催眠的事么???她会不会相信???被几乎迷奸的妈妈会不会有什么反映???如果两人事情败露他们会对妈妈做什么???可要是现在还保持沉默的话,妈妈今天晚上会怎么样???不行,我必须要告诉妈妈…不然的话……就在我几乎下定了决心告诉妈妈事情的时候,陆绍辉开着他的跑车拉着几个朋友突然在我家门外出现了,已经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打断。

「秦彬!!秦彬!!!你好了没有?我都开车来接你了。」

妈妈看到车上的陆绍辉俏脸神色不变地说到:「不是说晚上让你和孟华阳来补习么?你们怎么都要去玩啊?」

陆绍辉笑了笑:「夏老师,我就来接秦彬过去,呆会我们吃点东西就回来。夏老师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啊?」

妈妈似乎有些犹豫,却又拉不下往常在学生面前保持的冷傲神情说到:「那你和孟华阳要早点过来啊,不然今天会很晚。」

陆绍辉笑着和他的一帮朋友把我强拉上了车,我准备告诉妈妈的事被迫打断了。

我心中下定绝心,一会一定要找借口和陆绍辉回来,绝对不能让妈妈和他们呆在一起…不过我似乎太理想化了,刚到了晚上活动的地点,早已经等待多时的孟华阳和林德明已经摆好了酒桌,在一帮朋友的彷佛劝酒下,我不知不觉就喝了一杯……当第二天清早我从酒吧包间里冰凉的沙发上坐起来时,头脑中一片昏涨,完全想不起昨晚上发生的事,该死!我心中暗骂自己!!!明明决定早借口回家的,结果却……我记得自己只喝了一两杯啊,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有些不敢回家面对妈妈了,我不敢想象妈妈昨天在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心急如焚的我回到家后,急切推开了妈妈卧室的房门:「妈妈!!!!!」

只见妈妈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了梳妆台前梳着头发有些生气我随意闯入她房间的摸样:「怎么了?毛毛躁躁的,昨晚为什么没有回来??」「妈妈,你没事把??」

我不顾妈妈的惊讶问到。

「没事啊?你怎么了??你还没说昨晚为什么没回来么?」

妈妈有些生气地问到。

「我…陆绍辉和孟华阳呢??」「你问他们干吗?他们昨晚补习后就回去了,有什么事么?」

妈妈的话稍微让我安了点心,不过我敏锐地发现妈妈的神情有些不对,脸上的红晕似乎更深了。

该死,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最后在编了借口解释了下晚上没回家的原因后,妈妈不是很满意的走出了房间准备早饭去了。

而我坐在妈妈的房间里,待她刚走进厨房就忍不住拗开了爸爸的柜子。

该死我一定要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顾生气的妈妈在门外叫喊着吃饭,颤抖地安装好了硬盘,却又迟迟不敢点开录象……一直到生气的妈妈不再管我,自己吃过饭后就出门不知所踪,我才稍微安定了下狂跳的心脏,点开了视频……内心渐渐沉了下去……妈妈领着陆绍辉和孟华阳站在卧室门口:「上次你们送我回来时太匆忙了都没有好好招待下你们,真是太失礼了。」

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人装的像个好好学生一样,规规矩矩貌似对妈妈很尊重:「夏老师的房间好大啊,看上去好温馨的样子,是老师自己布置的么???」

端庄秀丽的妈妈毫无异样地说:「还不错把?」

她的语气似乎还正常,完全看不出来被恶少们催眠暗示过……孟华阳故意问到:「夏老师的床好大,看上去好软,夏老师一定和爱人很恩爱啊。」

有些不搭边的问题妈妈完全没注意到里面的另一层意思,似乎微有怒意地回答到:「哼,别提那家伙,整天在外面说不定都有人了!」

有问题,爸爸虽然回家的时间比较少,但两人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妈妈绝对不可能称呼爸爸为那家伙的。

难道他们又对妈妈做了什么暗示么?妈妈说完这话后似乎转头就忘记了爸爸,面容上带着一丝犹豫和不安,在停顿了半饷后妈妈说到:「进来把,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补习好了!」

我见妈妈的表情似乎有些挣扎,又想要保持着以往教师庄严的妈妈心里一阵狂跳。

为什么不在客厅补习??为什么要带到自己卧室补习??妈妈你怎么了??孟华阳对陆绍辉飘了个眼神,陆绍辉澹澹笑了笑两人规矩的帮着妈妈抬了套桌椅到房间里开始了补习……妈妈认真给两名恶少讲解着一些疑问,但我仍然感觉到一阵怪异,很快我就发现了怪异的来源。

妈妈不知道为什么讲课地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埋越低。

脸上浮起一阵红晕的妈妈似乎越来越呆滞,我眼尖地看到桌底下似乎有什么异动。

「妈的!!!」

我破口大骂起来,原来两人貌似规矩地听妈妈讲解,实际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抄起了妈妈的丝袜玉足捏在手心把玩着,素来喜净的妈妈今天穿着一套绿色的连衣长裙配着白色薄丝,却不想秀足被两人抓个正着。

晶莹丝袜包裹下的纤细玉足极大助涨了恶少们的兴致,精致白嫩的秀足被两人捏个结实,好几次尝试着挣扎都没能成功。

「别…别这样……不可以…」

妈妈支支吾吾地抗议着,不过明显底气不足,脸上的表情越发迷乱,陆绍辉不在意的笑了笑对妈妈说道:「夏老师。今天你好像说有件事要对我和华子说的?」

妈妈听后呆了呆,支吾的说:「…那个…那个…其实…那天老师……」

妈妈的神色明显想要极力掩饰些什么。

孟华阳说:「夏老师,你不是教育我们要诚实守信么?一定要遵守诺言么??老师明明说要晚些时候要给我们解释的么?」「那个…那个…老师我…」

妈妈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妩媚的俏脸渐渐浮上了迷人的羞晕。

陆绍辉给了我一记勐药:「夏老师,为什么你要勾引我和华子??」

什么??妈妈会去勾引你们???你以为你们是什么玩意??一定是这对狗杂种设下的奸计,我第一时间就猜出了事情背后的真相。

不过妈妈显然不可能知道这是两人恶毒的陷阱,还傻忽忽的往套子里面转。

「那个…老师…老师…不是…故意要…」

妈妈慌乱的想抽回被两人拿捏住的小脚,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陆绍辉和孟华阳相视一笑,陆绍辉慢悠悠的说到:「老师其实我和华子…,我和华子都非常的尊敬老师。但是老师居然做了这种事真是……」

妈妈听后眼睛忍不住湿润了起来,一想到两人泄露自己隐秘的后果娇躯冰凉,连被掌握在两人手中小脚都忘记了挣扎:「我……我……」

可能是感觉火候差不多了陆绍辉笑到:「恩!虽然老师做了很违背道德的事。但是我们是不会去告发老师的……」

彷佛绝境逢生一般妈妈死死抓住了这根'稻草':「真…真的……??」

孟华阳嘿嘿笑到:「当然是真的,不过我们还是要给老师一点惩罚!!」「什…什么惩罚……」

早已丢弃掉往日端庄稳重的妈妈问到……两名恶少对视一眼说到:「我们想让老师今天晚上帮我们解决下青少年的烦恼,呵呵。当然我们不会真对老师做什么。」「这个…这个……」

妈妈似乎明白了什么,俏脸红艳艳的满是羞晕,被捏在两名少年手中的丝足小心翼翼地缩了缩。

「我们只是打算让老师帮忙解决下烦恼哦,不是真的要让老师做什么,不是很过份对么?毕竟比起老师勾引自己学生这种事,在道德上似乎要好许多啊」「可是…可是我……」

妈妈想反驳着,却不知该对比两种事那种伤害更大,而两人也不打算给妈妈反驳的机会了,陆绍辉将妈妈完美的玉足突然拉了上来。

「呀!!!!不要」.COM

妈妈惊慌地挡住自己的长裙,不让裙底的风光暴露在自己学生面前。

陆绍辉毫不在意的将自己的脸贴在柔嫩足底上,贪婪地嗅着精致玉足间的清香:「真香啊!!!老师的丝足果然是极品啊!!」

一边的孟华阳不甘示弱的将妈妈的丝足抬了起来重吻几下后,一口含住了彷佛蚕宝宝一般的玉趾。

「呀!!!」

惊慌的妈妈胡乱地推着两名恶少,不过羞得发软的娇躯明显不是两人对手。

「虽然我们很喜欢老师拉,不过没想到老师居然会偷拍我们,呵呵」

陆绍辉隐隐地威慑着。

妈妈咬着洁白的贝齿内心疯狂挣扎着,生怕自己地秘密暴露出来。

犹豫了半响后,只能羞红着脸紧紧捂住自己裙根不让两名少年更进一步,闭上一双美目任由两人轻薄。

看着往常只有父亲才能近距离观赏的纤细玉足,在白丝包裹下被两名少年肆意亲吻品尝,我恨不得立即冲出去把两个杂碎砸个稀八烂,也不知道是不是怒火的关系,肉棒在裤子里绷的紧紧的让我忍不住掏出来用力撸了起来。

两人一边享用着精致的丝足,一边欣赏妈妈死死抵抗被挑起情欲时丰富地表情,感觉万分有趣。

享受着极品丝足的光滑两人渐入了佳境,陆绍辉捧起妈妈的小腿,嘿嘿地淫笑着吻了上去。

「呀!!!不要啊!!!!」

惊慌的美妇急忙拉扯着绿色的裙摆试图遮挡住一双诱人丝腿,而另一边的孟华阳用粗糙舌头顺着弓足一路舔了上来…「呜……不……要……」

妈妈被奇异地快感冲击着,丝足上清晰感受着两条火热躁动的舌头正一点点地侵蚀着自己的理智。

羞耻间妈妈慌乱地胡乱踢着丝腿试图挣脱两人,但已经被性欲充满头脑的两名恶少反而更加兴奋了,他们分别死死抱着一条玉腿,反复用舌头从妈妈如同嫩藕一般的小腿上细细舔到足尖,再一口将丝足含下。

一会又用手扳着丝足,尽情亲吻着颤抖的弓足,用贪婪恶心笑脸贴着足底的嫩肉大力摩擦……妈妈的玉足被两人肆意亵渎着,俏脸彷佛火烧一般通红。

渐渐地,妈妈诱人犯罪的弓足被两人又亲又啃的弄的湿润不堪,充满了别样诱惑。

两人看着他们做恶后留下罪证,满意地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把早已经绷得硬梆梆的高挺阳根露了出来。

「啊!!!你……你们……要做什么?」

惊恐的妈妈看着挺立在两条结实大腿间,爬满粗壮脉络的怒龙颤声说着。

「呵呵!!老师放心哦,我们答应过老师的,不会真的做些什么。只不过老师也看到了,只是这样的话不能让我们尽兴哦……嘿嘿!!来把!」

陆绍辉压抑着高涨地兽欲,笑容意味深长,他不顾妈妈地挣扎将刚刚舔得湿漉漉的丝足贴在了自己肿涨的男根上……「……」

妈妈傻呆呆的看着玉足被拿捏着,踩在巨大滚烫的男根上,看着自己的两个学生一脸无比享受的表情,好象自己正非常下流的用丝足为男人下体按摩一般。

「不……不行……」

被巨大羞耻冲昏了头脑的妈妈蚊呐般地抗议着,但两名恶少却兴奋的半跪着把妈妈的脚跟上把丝袜撕开了个口子,把粗壮滚烫的男根挤了进去……「哦!!!!哈!!!哈!!!被丝袜挤的好紧!!!!」

男根被紧紧包裹在光滑丝袜里的感觉另孟华阳兴奋的大叫着,跨下一刻不停地勐冲着。

黝黑的男根贴在洁白的玉足上形成的一种另类冲击让我疯狂幻想着,胯下的肉棒激烈地射出了阳精。

两个畜生在监控的另一边用妈妈的丝足终于到达了高潮,两声低吼后死死的按着秀气的弓足把一团团白花花的精液激射在了妈妈的玉足上……一团团粘稠而又灼热的精液在丝袜的包裹下暂时没有泄漏出来,反而丝袜末端倒吊着汇集成了一团白色的精液袋。

妈妈早已被这淫靡的玩法惊吓地没了主意,呆呆地看着两人将丝袜包裹着的精液一点点的涂抹在整条丝腿上,然后拿出手机拍下了一张张满是精液,反射着淫糜光泽的长腿特写。

「呵呵,放心把,老师勾引我们的事,我们会按约定不告诉任何人的,因为我们其实也很喜欢老师,嘿嘿!」「……不…不要拍……」

缓缓回过神后正准备阻止两人拍照的妈妈被陆绍辉拿出了那支怀表吸引住。

「来,不用担心,听我说……」

心神不定的妈妈被男人贴身低语着,目光中的迷乱逐渐散去……「嘿嘿,虽然能成功近了她的身,但是似乎还有些抵抗啊~还需要更加深入的调教才可以!!」

陆绍辉说道。

孟华阳不舍的吻了吻妈妈呆滞的俏容:「草。我真想现在就开了这只母狗的骚穴,这只极品母狗操起来一定够味!!!!」「我也想现在就开了她的苞,但是游戏要玩长一点才有意思,不是么?等火候到了,我们要给她安排一个盛大的仪式哦!呵呵!!」

两名恶少嘿嘿的淫笑着把妈妈的眼睛蒙住,将被精液濡湿的丝袜剥了下来塞了一只到妈妈的小嘴里,孟华阳又向上面吐了口唾液,两人问到:「这个是谁的精液??」

俏脸呆滞却还未褪去红晕的妈妈吸吮着丝袜里的精子:「是陆少的精液……还有孟少的唾液……」

陆绍辉满意的点点头:「嘿嘿,很好!已经能完全记出味道了,现在我给你的命令是:牢记我们体液的气味,当你闻到这种气味时,你的身体会无法控制地发情!」

是…「」

很好,还有从今天开始。

当我们骂你骂的越下贱,你就越是兴奋!越是粗鲁的对待你,你就越是想要做爱!!!知道了么?「」

是…「」

哈哈!!很好今天就把丝袜奖励给你,让你晚上好好兴奋下。

但是记住,没有我们碰你,不许高潮!!!「陆绍辉淫荡地笑着。」

记住,今晚等我们走了以后你还忍不住吸食了丝袜里的精子!知道了么?「」…是,今晚我忍不住勾引了陆少和孟少,帮他们足交……然后看到陆少和孟少的精液我就忍不住吸食了起来……「」

恩!很好!!就这样!!!!嘻嘻……「两名恶少邪笑地看着妈妈呆滞的从修长的玉腿上,将被湿了精液的丝袜一点点卷了下来,然后拿起了裹满精浆的白丝袜,不住陶醉地请嗅着,更是当着两男的面彷佛品尝琼浆玉露一般,小口吸吮着里面浓厚粘稠的精子……两人乘机用手机拍下了一张张妈妈的淫态,而妈妈却仍在催眠中一边吸食着腥臭的精子,一边将玉手按在了玉户上旁若无人地发出阵阵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