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24章 异变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4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6/10/30

"彬……彬……"昏暗的房间中,动人赤裸的躯体正紧紧贴在身后,高挺的雪峰压在身后上形成条诱人的弧线。 [ . 白玉莹莹的修长双腿缠绕在下身,微渗着蜜液的耻丘在身后反复轻蹭着,双洁白的玉手在我胸膛上不住地轻抚,诱人犯罪的火热香唇在肩头上迷离地轻点着,用温香的舌片在脖颈间来回舔舐。然后玉手悄悄探上早已挺立致敬的滚烫巨根,发出声低沉地娇吟,双手轻握着上下套弄起来。

在妈妈精心照顾下我正逐渐康复,而温柔的爱抚很快令我从沉睡中苏醒过来,越发涨大的肉茎在忍不住在温软的双手间冲刺了几下,惹的身后美人低吟着芳心阵狂跳。

"早……早安……彬……"妈妈强忍着腿根间阵阵地怿动,将清香的唇瓣印在着我嘴唇上……

紧贴缠绵的早安吻后,动人的女体在怀中不时轻蹭,温香的喘息不断地轻拂在我脸庞上,被恶意调教的女体已经越来越难以抵挡性欲的侵蚀。

"舒兰……我们做爱好么??"已经忍不住打算吃掉妈妈的我问道。

"恩!~……恩!~……彬……彬最好了……唔……唔……"俏脸通红的美妇羞地夹了夹双玉腿,忍不住用热吻印在我脸上,却有些犹豫:"嗯……嗯……可……可……彬的身子……还要……还要再休养下……"妈妈美目中隐隐闪动的期待令我不由回想起了几天前,另位美艳靓丽的女性,同样在我面前流露出这种神情,似乎目光中同样闪烁着类似的期望。虽然有些疑惑小姨当时奇怪的表现,但小姨夫隐藏的面目,陆少辉和孟华阳灌输给我的淫欲恶习,加上与妈妈突破了禁忌,仿佛唤醒了深藏我心中的恶魔,我竟然隐隐期待能同时拥有妈妈与小姨这对美艳的姐妹花。

当心里冒出这个贪婪的念头时,我无法抑制这个疯狂的幻想,玉手间抚弄的巨根越发滚烫起来。我神使鬼差的对妈妈说道:"舒兰……你说要是我们做爱时,被小姨发现了会怎么样??……"妈妈愣了愣俏脸迅速浮起片红晕,缠在身上的玉体突然间绷的紧紧的,股滚烫而滑腻的花液喷涌在我后腰上。

"唔……唔……唔……"或许是压抑了太久,妈妈早已扭曲的芳心仅仅只是幻想妹妹在旁观看自己与彬做爱的场景,蜜径间的嫩肉就疯狂蠕动起来,连连喷涌出了股股玉液。妈妈异样的表现,彻底唤起了我心中的恶魔,以往恶少们将美艳的母女花变成胯下禁脔的种种恶行令我邪火高涨,蛊惑着我继续对妈妈诱惑道:"让小姨带着小雯雯,起来观看我们做爱好么??""唔……唔……"两条玉腿紧紧夹着我的腿,滚烫的玉液连连喷涌。直被压抑的疯狂念头在这刻被彻底诱发出来:"让她们也来起欣赏舒兰的小粉穴与老公的大肉棒接吻好不好?""还可以请小姨推着老公的屁股,把老公的大肉棒结结实实地砸进舒兰的小粉穴里好吗??""再让小姨亲吻老公的春袋??让老公舒舒服服的给舒兰里面射精……""老公要在舒兰的子宫里满满射上大壶哦,把舒兰喂的饱饱的……好不好?"妈妈迷乱地盯着我暗红色的眸子,当我全身心的沉浸在疯狂念头间时,暗红瞳孔逐渐变得如同鲜血般妖艳的红色。

"唔……唔……老公……老公……我们……我们去请菲菲来……让菲菲……观赏……观赏我们做爱……舒兰想要……想要菲菲帮助亲亲老公给……给舒兰授精……把……把舒兰射地满满的……想要……好想要……"动情的美妇紧紧抱着我,香喘吁吁地祈求

'w^w^w点0`1"b"z点n'et

着,娇艳的脸庞上满是浓浓的媚意,雪白的肌肤因为这个疯狂的淫念而满是红晕,浑身散发着交配的气息。

"呼!!!好……好……我们去邀请小姨来……呜~……"喘着粗气的我被压抑不住性欲的妈妈猛地堵住了嘴唇,香气怡人的舌片钻进我的口中,贪婪缠绕着……

当我坐在课堂里,心不在焉的听着老师讲课时,晨间疯狂的想法依然在我脑海中回荡着,虽然在和妈妈几乎突破限制的缠绵时,妈妈被扭曲的心灵使她不顾后果地期待着能够在自己妹妹的面前交欢。但是我总觉的妈妈似乎有些异样,似乎特别赞同我那些疯狂荒谬的想

法,仿佛被我的疯狂的幻想感染了般,我不由的回想起了那段拗口的催眠咒语……

"铃!……"下课的铃声响了,教师里很快闹腾起来。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突然对这样平静的校园生活产生丝厌恶。为了安全起见,按照陆少辉的指示我将存有与妈妈亲热视频的内存卡放到了储物柜里。当然内存卡里被动了手脚,个隐藏的病毒会在段时间后销毁所有资料。

我望了望两名恶少空无人的座位,自从我回到家中以后直没有出现。或许正躲在某处宅邸中玩弄妹妹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身体,把她步步调教成他们理想中的性奴……

"喂!""喂!!!叫你呢!秦彬!!!"声带着不满的清脆娇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顿时回过了神,如同瀑布般长至腰间的柔顺长发出现在前面,纤细的身段上完美的笋型美胸配上精致的面容吸引着周围众多牲口的目光。苏梦凝……

或许是与妈妈发生了亲密关系的缘故,突然间我对这个靓丽班长的那种敬畏感消失的无影无踪。

"哦,有事?"对我平淡的态度苏梦凝有些诧异,她微微皱了皱秀眉说到:"嗯……夏老师真的不回来了么??""……嗯,是的。"妈妈离婚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校园,而妈妈与我消失的这个期间,除了妈妈被两人控制着打了辞职的电话,竟然是小姨夫来学校办的手续。我心中不由冷笑,小姨夫啊!小姨夫,你到底在扮演什么角色。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想去放学后看望下夏老师。毕竟我和很多同学都很希望夏老师能走出过去的生活回到学校。"苏梦凝这个傻妞还真是令我有些感动。

妈妈作为女性在学校中

的人气实在有些耀眼了,加上她过去冰山般的气质,无形中很多女性都将她当作竞争与嫉妒的对象来看待。除了那些居心不良的雄性外,这个小傻妞还是第个傻乎乎地提出看望妈妈的要求。

"……不好。"我想了想还是回绝了,毕竟妈妈现在的状态太特殊,要是被发现了什么可不好。

苏梦凝歪了歪脑袋有些诧异竟然会有男生拒绝她的要求:"为什么?""妈妈现在心情不好,谁也不想见,而且以后也不会回来教书了。"我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由将头转到了正在打闹调侃的林德明和王景龙那边,目光中充满了仇恨。

几个帮凶似乎完全忘记了前段时间里那些罪行,对待我的态度平淡而又疏远,却没有了那种浓浓的戏谑之意,偶尔提起妈妈时也没有了那种淫邪的神态,仿佛回到了妈妈出事以前的状态。

他们似乎遗忘了那些事,难道陆少辉对他们做了什么?不过别以为我会放过他们,旦机会来临时,我会让他们尝到同样的痛苦。

"林德明在追你?"苏梦凝楞楞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直截了当的提起这种在校园中颇为禁忌的事项。

不过她随即如同高傲的小天鹅般昂着头回答到:"哼,管好你自己把。""呵呵"我笑了笑,已经提醒过你了,还要自己往坑里跳。

苏梦凝见我不向其他人那样奉承讨好,不觉有些气闷,甩着头齐腰的漂亮长发转头就走。在她即将走出教室时,正在和王景龙调侃的林德明腆着脸凑了上去:"梦凝,放学后我们去喝点什么把?景龙都约好宁萱了。"苏梦凝转头看着林德明,不知为何芳心中阵烦闷与厌恶,虽然过去自己并不反感这个文质彬彬的少年,甚至还有定好感。但刚刚与那个讨厌家伙对话后,女人的直觉仿佛告诉自己,眼前过去认为文质彬彬的这个家伙似乎十分讨厌。

"怎么了梦凝??"林德明被苏梦凝诡异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

苏梦凝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不想和眼前的男人纠缠。可想到自己那个弱气的闺蜜,如果自己不在的话说不准会被王景龙那个小子吃的点不剩。算了,还是去把……

苏梦凝狠狠的瞪了眼不知所谓的王景龙,走出了教室。

"嘿!~德明,你那妞生理期到了么?怎么今天怪怪的?"王景龙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林德明也是满头雾水,刚刚不都还是好好的吗??

可我心中却是猛的震,课前明明还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可刚才苏梦凝的反应竟然让我联想到了妈妈甚至是小姨的诡异表现,难道……

铃!……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刚接通对面小表妹白绮雯抽泣地哭声就传了过来:"呜~……呜…………叔叔……叔叔快来……妈妈……呜~……妈妈生病了……"在雯雯的哭声中,我急忙请了假前往了小姨家。

"呜~…叔叔!~叔叔!……"刚刚打开了房门,小小的身子猛地蹦起来蹿进了我怀里。挂在我脖子上委委屈屈地擦眼泪。

"呜~…叔叔……妈妈还在床上,全身烫烫的……呜~…"我急忙安慰了下眼睛红红的小女孩,在娇嫩的小脸上亲了几下安慰道:"不怕,不怕,叔叔来了。有给医院打过电话么?""雯雯想找医生,可妈妈不让。雯雯也给爸爸打电话了,也联系不上。"雯雯在怀中紧紧抓着我衣领回答到。

我暂时没有心思去管小姨夫,急忙进了小姨的房间中。小姨的状态吓了我跳。几天前还光彩靓丽的女子仿佛大虾般在床上蜷曲着,躲在被单下严严实实地裹着身子。

见小姨额头间已经布上层薄薄香汗,我伸手摸了摸额头的温度,边问到:"小姨,那里不舒服?是不是发烧了?吃过药没有???"小姨在我的手触碰到额头上时,被单下的玉体不由轻颤了几下,整个人不由往被子里又钻了些,目光躲躲闪闪的回答到:"没……没什么,已经吃过药了……彬彬……你快……回去把……姨休息下……就好。""小姨,你看你都什么样子了,这样我能放心回去么?不要捂在被子里,雯雯去拿条毛巾,在弄点温水过来。"小姨额头的温度不是很高,可我看到颈间也有不少湿汗。小

雯雯急忙从我身上爬了下来,风风火火地跑去准备了。

床上的小姨副柔弱的摸样,躲躲闪闪的目光似乎有些心虚,很快干脆背过了身,躲在被子下磨磨蹭蹭的,我不由回想到了小时候每次赖床,被还在读大学的小姨掀开被子作弄的场景。等我唯次找到机会趁着小姨睡觉打算作弄回去时,刚把被子掀开却发现被单下完美玉体竟然丝不挂,笑眯眯地仅仅用双手遮挡住了三点,浑身蜜色的肌肤散发着诱人的光泽。顿时我被惊得鼻血狂流不知所措,而后小姨毫无节操的哈哈大笑,直到红着脸的妈妈进房间狠狠揪着我的耳朵。虽然事后被小姨长期嘲笑,但那是我第次见到小姨那具动人心弦的蜜嫩娇躯。

想到过去那些糗事,我隔着被单拍了下小姨撅起的臀部:"还躲什么躲,小时候你那次不是在我睡着时掀开被子作弄我??现在知道害羞了?""唔!……唔!……"我这拍不打紧,紧紧包裹着自己的美人却发出声低吟,被子下的身子如同筛糠般痉挛起来,把我吓了跳。

"小姨??小姨??怎么了??"我担心地问到。

整个钻到了被单下的小姨低吟着,紧紧抓着被沿不回答,修长的玉指紧紧扣着被角。见到小姨异样的反应,我不由有些急了,急忙把被子掀开想仔细看看小姨。

"姨!怎么了,快让我看看,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唔……"小姨如同鹌鹑般紧紧裹着被子,阻止着我试图掀开被子的举动。可心中十分焦急的我,不由翻身骑在了小姨身上用力的掀起了被子。

"唔…唔!!啊!…………"被单被掀起的瞬间,小姨再也忍耐不住,诱人的红唇中飘出声荡人的呻吟,曲线傲人的蜜色娇躯毫无遮挡的再度出现在我眼前……

时间仿佛凝固了般,小时候亲眼见到的蜜嫩玉体再度重现在眼前,可是着次,双颊火红的小姨却没有任何的遮挡。两只玉手紧张地抓着被沿,却没有将被子拉下遮挡住我的视线,而是紧紧的闭着双美目,任由我火热的目光在她的胴体间来回扫视。

我楞楞地盯着这具诱人的蜜色酮体,目光逐渐滑向了高耸饱满的雪峰上如同粉葡萄般可爱的蓓蕾,正骄傲挺立在起伏的山颠上迎接着我的注视。双仿佛散发着荧光的修长蜜腿紧夹在起,堪堪遮挡住着神秘的溪谷。在羞涩与紧张中微微颤抖着,滩如同糖浆般粘稠却又晶莹剔透的玉液在浑圆修长的玉腿间散发着淫靡的光芒。

我不由咽了咽口水,有些痴傻地欣赏着这具堪称完美的玉体,目光中逐渐充满了占有欲。侵略的目光加上越发粗重的喘息令小姨水波荡漾的美目中充满了羞涩与暗喜,静静地保持着裸露的姿势,任由灼热的目光如若实质般寸寸地舔噬着娇嫩敏感的肌肤,如同视奸般强烈的快感,令抹上了丝细汗的蜜色肌肤浮起片片桃红色的羞晕。

小姨"病因"很羞耻,几天前自己侄子来到了家中后。如同以往在言语上地挑逗,竟然不经意间点燃了自己不伦欲火,整夜整夜的春梦不断的侵蚀着她,而梦中的男主角均无例外的是眼前的男子。

男子在梦境中赤裸地出现在床前,丝质睡衣在挣扎间被野蛮的撕扯成缕缕的碎片,粗糙的手掌在肌肤上轻轻滑过,抚摸着逐渐滚烫的女体,在欲迎拒还的抵抗中,把自己揉进了满是男性气息的身躯中。仿佛宣告对自己身子的主权般,炽热而霸道的吻死死地封住了小嘴,原本羞涩恐慌的芳心间渐渐充斥满了醉人的幸福。

在越发娇腻地呻吟中,男子仿佛自己的君王般微笑着,粗壮滚烫的男根缓缓刺入濡湿的蜜径,把蜜壶和颤动的芳心起填充的满满的,下身饱涨与蜜径间滚烫的感觉令自己痴迷无比。可这位君王在刺入蜜壶后,任凭蜜径内的嫩肉吸吮按摩棒身以及不断痴言求欢的自己,只是微笑着凝视自己的脸庞,残忍的无视了切交欢地乞求……

理智被每天相似的春梦烤灼着,旺盛的欲火始终无法宣泄,就连自渎也无法到达高潮,不得不整天躺在床上任由这股旺盛的欲火灼烧自己的心志。长期的欲求不满中,以往对丈夫的些不满在这些天里飞快的滋养壮大起来,每每从春梦中醒来后自己对原配丈夫越发厌恶,过去那张看上去儒雅英俊的脸庞,如今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虚伪与阴险。

相反,对眼前男子的思念却与日俱增。就在刚才,仅仅只是被拍了下屁股,花穴竟然痉挛的喷涌而出股花液,被拍打的臀肉更是酥酥麻麻,令她异常陶醉地不由呻吟出了声,无比渴望着眼前的男子对自己做出更多,更过分,更出格的事。

在无比的期待中,男子还以为自己生病了,紧张地掀开了被子,顿时压抑的欲望驱使着自己做出了无比大胆的举动:任由蜜嫩的女体裸露在他眼前,让她梦中的君王尽情的欣赏自己珍藏的女体。在充满了侵犯和占有欲的目光中,小姨的芳心兴奋地颤栗起来,腿根间隐秘的粉隙不断流出晶莹的玉液。

小姨美目中的涟漪令我仿佛着魔了般,同桃花般艳丽的火红双颊越来贴近……

"唔……唔……"两张嘴唇终于贴到了起,被点燃了欲火的小姨,香软的舌片迅速钻入了我口中,修长的四肢如同八爪鱼般紧紧地缠住了我,动人火辣的裸体在怀中尽情扭动起来。

"姨…姨!呜…呜……"仿佛化身淫畜般的美人,芳心中满是淫欲的火焰,双玉手紧紧挽着我的脖子尽情递送着热情的香吻。

这时出去打水的小雯雯端着盆温水进来了"叔叔,水来了!……".强烈的羞意令小姨不顾舌尖纠缠的银丝,嘤的声后钻进了我怀里,紧紧闭上了双满是情波的美目,玉颈间也逐渐染上了片羞晕,胸前粉色的蓓蕾却越发娇挺。

小雯雯见到裸露着身体,却紧紧缠在我身上的妈妈,小脸也渐渐染上了片红晕。可年纪尚小的女孩子还不懂得有什么意义,把水盆放在我身旁后,迅速趴在我身后,从肩膀后面冒出个小脑袋好奇地看着我们。

"叔叔在帮妈妈治病么?妈妈好像好了很多呢?~"小女孩稚嫩的话音提醒着我。

"哦…哦……是是的……"小雯雯还不懂男女之事,我稍微缓了下紧张狂跳的心脏,小姨紧紧闭着美目,环抱着我的双玉臂稍微紧了些。

我咽着口水,怎么也无法将目光从小姨堪称艺术品般的精致脸容上移开。被子下方的手忍不住偷偷游动起来……颤动的睫毛显示小姨此刻凌乱的芳心,条修长的蜜腿悄悄的压在我小腿上,柔嫩光滑的玉足轻轻在我小腿和脚背间来回磨蹭……

看着如同玫瑰般微微喘息的娇艳唇瓣,好想再狠狠品尝番……

傻傻的不清楚自己妈妈和我在做什么勾当的小雯雯,贴在我的身上小小的心田间慢慢充满了甜蜜的幸福:"叔叔要亲妈妈么??"少女天真无邪的话语令我窘迫不堪。

"雯雯每次生病时,妈妈亲亲雯雯,就会很快康复的哦!……"稚嫩的身子在我背上磨蹭着。

"嗯……嗯…"身下的美人紧紧闭着双美目,对雯雯的话没有反驳,反而默认般的用贝齿轻轻咬着红润的下唇发出了声低吟。看着小姨娇羞的模样,股邪火直冲额头,对准了那张不断吞吐着清香的唇瓣慢慢堵了上去………

"唔…………唔………"小雯雯见两人嘴唇接触了下后,两条舌头迅速纠缠在起,旁若无人的激烈舌吻起来,小小的芳心扑通扑通的阵乱跳。

"妈妈明明不是这样亲雯雯的!……"小女孩贴在我的脖子边小声抗议着,双亮晶晶的眼睛却盯着两条在空中交缠的舌片,脸蛋如同小苹果般红艳艳的。

点燃了欲火的小姨当着懵懂女儿的面,与自己侄子的不伦舌吻令她芳心中爆发出阵阵强烈而满足的快意,梦境中君王的热吻和现实逐渐混合起来,小腹间坚挺的火热更是令蠕动蜜穴逐渐湿润。

"给我…给我…哈………求你了……不要对我……那么残忍……啊………求你……"梦境与现实逐渐合并的小姨已经顾不上趴在我肩头咬着手指,小脸上满是娇羞与好奇的女儿,紧紧缠绕着我不住求欢。

她的

'w'w"w点01'b"z点net"

脑海中不由浮起副场景,女儿娇憨的对着眼前男子叫了声爹地,然后她羞涩的目光中,赤裸两人慢慢结合在起。男子坚挺火热的巨根在自己的蜜径中开垦着,在逐渐狂野的舂捣中,女儿抱住了男子胳臂,不依的扭动的着小身子撒娇,口中爹地爹地叫个不停。很快容貌、身材丝毫不逊于自己的姐姐出现在了房间中,温柔地轻笑中脱去了睡裙,将赤裸着傲人的女体贴到男子满是湿汗的虎背上。

媚眼盯着我赤红的双瞳,副仿佛实质般的幻境在小姨脑海中反复播放着,她不知道的是,她脑海中不断播放的幻境竟然是此刻我脑海中疯狂的幻想。在她痴缠祈求中,我压抑者躁动的欲望:"不行……不能在这里……姨…姨……跟我回家……好么??""呜……听…听你的……怎样都好……只要……只要……给我…给我……"又个热吻封住了我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