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23章 异样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4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6/10/10

国庆出去玩了趟,结果就拖更新了,见谅见谅。 [ . ……

默默地站在玄关上,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那些淫秽的噩梦似乎正逐渐远去。可转念想到妹妹此刻不知身在何方,是否仍在乞求着恶少们肆意玩弄她青春美丽的玉体,每每回想到她面对我时那种完全陌生的神情,更是让我阵黯然神伤。

"彬……"整齐地穿上了衣物后妈妈面容上恢复了以往的冷清,静静地走到了我身旁。纯白色的针织毛衣将峰峦起伏的玉体包裹得紧紧的,条长长的碎花裙遮挡住那双昨晚死死缠着我腰间的修长玉足,让人不由的回味起这具如同水蜜桃般成熟,仅仅用指尖轻轻撩拨,都会哆哆嗦嗦流出股股蜜汁的女体。

唯让我欣慰的是之前给妈妈下达的命令奏效了,因为直在偷偷服用避孕药的缘故,妈妈幸运的没有怀孕,而且还给妹妹颖儿的饮食中也偷偷加入了避孕药……希望离开了妈妈的妹妹不要那么快被奸出孽种……

在休息了几天后长期虚弱的身体有些好转,但还没有急色到与妈妈立即交欢的地步。不过妈妈那高挑傲人的玉体总算让我彻底过了几次瘾,曾几何时我所异常痴迷的身子,这些天里每晚都丝不挂的任由我肆意轻薄,时不时更是主动挺起对硕大的玉峰,娇羞的恳求我为它们细细的吸嘬番。就在我埋头吸咬着乳香四溢的玉峰时,妈妈红润的脸庞痴迷地递送上个个热吻……

股淡淡的芬芳幽香迎面而来,妈妈忍不住轻轻依入了我的怀中,勉强保持着冷清的俏容埋在胸膛间,丰满成熟的玉体贴在身上不断轻蹭着。

"舒兰乖……在家里等我回来好么?"我轻抚着妈妈又黑又长的靓丽秀发,小声安慰抱着不肯放我离去妈妈。

"恩……恩……可…可是……"冷俏的面容忸怩地挂着丝不好意思,依依不舍的芳心却让她做出了以往想到不敢想像的举动。

"呵……我也会直想妈妈的哦……放心把,妈妈乖乖的在家里好好休息,放学我就马上赶回来好么??"我安慰着妈妈,然后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了吻。

"…恩……好吧……恩…………老公……再……再…亲……亲亲舒兰好么?"妈妈冷艳的俏容上浮现出层淡淡羞晕,仰起修长的粉颈将诱人的唇瓣微微递送上来,芬芳的气息从轻轻张合的小嘴中喷吐出,如若清风般抚在我脸庞上。

"恩…………"妈妈发出声娇羞的鼻音,紧紧和我搂抱在起,尽情享受着临行前地热吻……良久,当两人分开时丝晶莹的黏液仍旧连接着不住喘息,动情对视的两人舌间……

告别了妈妈后,我没有返回学校去办理复学手续。而是打算先弄清楚小姨夫诡异的行径到底是为什么。这些天里,我给小姨打了几个电话,依旧无法联系上她,因此观察了几天没有发现有人监视的我决定去小姨家看看情况。

或许是陆绍辉十分自信妈妈"勾引学生上床"的证据,加上妹妹也还在他手上,他似乎并不担心我搞些小动作,而我则正好需要这个机会。

正午时分后,我来到了小姨家门前敲开房门,张丝毫不逊于妈妈的精致容颜很快出现在我面前。

"彬彬?不是说,你和姐起出国旅游散心了么??"蜜色的肌肤挂着微微的汗珠,性感的韵律服下火爆而高挑的身材比妈妈稍显娇小却同样凹凸有致,刚刚结束了瑜伽课程的小姨夏芳菲脸惊讶。

"恩……恩……我们提前回来了…"果然小姨夫有问题…

小姨将我迎进了房间后,给我倒了杯水。然后坐在沙发对面安慰着已经知道了父母离婚的我。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小姨的话,心中却越发对小姨夫怀疑起来。他对小姨编造了套真真假假的谎言,大意是我父母离婚后,妈妈、我还有妹妹三人情绪不佳,所以家人请了长假前往国外旅游散心,因为感觉离婚有些难以启齿,所以也只是给小姨夫打了个招呼就关闭了手机匆匆离开了国内。

"哼。你父亲那里,真没想到脸老实的人竟然是只白眼狼。我前些日子

打电话去骂了他顿,他竟然还敢挂我电话!!"小姨有些愤怒的挥舞着白嫩的拳头。

对啊!父亲和妈妈突然的离异似乎也充满了疑点呢,在父亲最后次回家前,两人虽然长期分居,但是感情还不至于那么快就出现了决裂,父亲和妈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姨夫的异常和父亲有什么关系??父亲为什么在离异后连我和妹妹的面也不见,仿佛消失了般,电话也打不通了?

个又个的疑点在我脑海中浮现,隐约间我觉得这切似乎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喂!……彬彬!……死小孩!……你有在听么???"对面的小姨似乎发现了心不在焉的我直在走神,有些不满意的用小手敲了敲我的头。

"疼!……""嘻……叫你不好听小姨说话!……"与妈妈有些相似但少了分妩媚,却多了份俏皮的面容掩嘴小姨轻笑着,令刚刚食髓知味的我不由有些蠢蠢欲动。

"恩??你眼睛怎么了?"小姨突然贴近了我。股属于成熟女性迷醉的芳香迎面扑来。

"别动啊,死小孩,让姨看看你眼睛!"小姨毫不避嫌的用双温软玉手捧住了我的脸庞,仔细的观察着我的眼睛。

"怎……怎么了……"看着近在咫尺几乎贴到了我的脸旁的妩媚面容,心脏不由猛的紧,暗红色的瞳底仿佛水波般泛起阵涟漪……

"……"小姨盯着我的眼睛渐渐呆滞。

"怎……怎么了……"看着小姨有些怪异的神情,我不由紧张起来。

"……""小姨???"我轻声叫唤着发愣的小姨。

"……啊,没……没什么。只是彬彬的眼珠子怎么变的暗红色的…不会是生病了把……"小姨不由有些担心的摸了摸我的头,芳心中却产生了阵怪异感。

"啊……应该不会把,我抽时间去检查下好了。"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眼珠的颜色发生了变化,或许是因为前些日子过多的恨意引起的把………

小姨大大咧咧的摸了摸我的头,紧绷的韵律服下比妈妈稍显苗条的身段毫不介意的贴着我坐在身旁。双修长圆润的玉腿随意的盘在沙发上。上身的小背心包裹着对硕大挺拔的玉峰,小蛮腰间蜜色的肌肤上还挂着丝丝微汗。

见我的目光有些发直,小姨的嘴角微勾俏脸上浮起个恶作剧的笑容。

"啊!……啊!……刚做完运动,感觉胸部好酸哦……"小姨的话音中充满了媚意。纤细的腰身还特意在挺了挺,让高耸的竹笋性美胸在半空中摇颤不止。仿佛怕我看的不过瘾般,坏笑的小姨还有意无意的托着乳峰轻揉了几下,顿时令我面红耳赤,股热气直冲鼻头。

"嘻!嘻……呦,我家彬彬长大了呢……啊!!……哈哈!……"小姨露出脸小恶魔般的娇笑。

小姨的性格还是这么恶劣,从小就特喜欢作弄我,在我进入青春期后,不但是言语间经常带着挑逗,更是在让我不时看到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每次把我逗的面红耳赤鼻血横流后,抱着自己肚子放肆的哈哈大笑。

我不由回想到小时候,每次被小姨恶作剧后,特别护崽的妈妈娇嗔着撵走自己的妹妹,然后把我拉入自己怀里轻声劝慰。然后意志薄弱的我时常没过会就会被小姨以各种理由逗走,找准了机会后让我在"不经意间"再度被挑逗的鼻血横飞。

在小姨娇笑声中,楼上噔噔噔噔的跑下来个小人儿,见到和小姨坐在块的我,乌溜溜的大眼睛亮"叔叔!!……"小小的女孩仿佛炮弹般猛冲了过来,下子撞进了我的怀中。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妈妈特别喜欢挑逗我的缘故,小表妹白绮雯从小就特别粘我,就连小姨有时也有些吃味的说,小丫头对自己妈咪和爹地都没有对我这样粘人。

在颖儿充满恶意的教小雯雯改口叫我叔叔以后,小姨不时会装出脸幽怨的对我说:果然你心里充满了不可告人的邪恶念头,所以才让小雯雯叫你叔叔么?然后突然如同初恋的小女生般扭捏着,羞涩的遮住娇美的俏脸羞涩的的说:你…你难道不想…不想让…小雯雯再改个口嘛??随后看着我脸通红,不知所措的摸样,眼泪都笑地飚了出来。

"叔叔!……叔叔!……雯雯可想叔叔了!……叔叔都不来看雯雯!……"小小的瓷娃儿在我的怀中亲昵地拱来拱去,粉粉的小嘴撅成了朵漂亮的小喇叭花以示对我长久不来看望她地抗议。

"啊…对不起呢!……哥哥最近……""是叔叔!!!……"小雯雯急忙"纠正"我。

"啊……是……是叔叔……都怪叔叔不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看望雯雯呢!……"我无奈地轻轻抚摩着小女孩滑顺的长发。

"……恩??……叔叔的眼睛怎么了???红红的也!……"小雯雯发现了我暗红色的眼珠,急忙捧这我的脸左右观看,小小的嘴巴嘟的高高的,满是担忧的神情。

"恩…没有关系的,可能是这些天叔叔睡的有些不好…不用担心哦!~"我轻声安慰了小女孩。

"恩!……那叔叔以后要早点休息哦!!还有还有!……要经常来看雯雯,陪雯雯玩!!……"小雯雯乘机提出了补偿的要求,伸出了肉肉的小手要拉勾勾。

"恩,叔叔答应小雯雯哦!~"我轻笑着与小人儿勾了勾小指头。

"

^ww"w点0^1^bz点ne"t

啊……拉……小彬彬果然对人家贼心不死呢!……明明姨都结婚了呀!!……"小姨装做羞涩地蒙住了双眼,从指缝间偷偷看我:"恩……那个死人的话般白天都不在家的……姨给你留把钥匙……"小姨故做娇羞的摸样,仿佛是要我趁机来和她偷情般。

虽然明知小姨是装的,但是对于这些日子被妈妈和妹妹的淫戏折磨的精神有些衰弱,加上这些天才把妈妈娇媚动人的身子从上到下细吻了数遍,却直没有彻底发泄情欲的我。在面对与妈妈不相上下的极品美色时,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自己仿佛做贼般潜入小姨家,将美艳的小姨把压在床上,在她羞涩的娇呼中挺枪刺入那多汁紧裹的粉穴中,尽情的享用她蜜色的傲人玉体……想入非非的我,跨下的肉茎不自觉硬了起来。

就在我不自觉的走神时,小姨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太对劲。脑海中竟然清晰的勾勒出了侄子把欲迎拒还的自己强压在了大床上,在羞涩地娇呼声中,粗壮的巨棒勇猛地刺进了蜜壶中,精壮赤裸的年轻雄性舒爽至极发出的声声令人面红耳赤的低吼,胯下如同打桩般狂野地重重舂捣,蜜壶顿时被硕大的巨物撞击的痉挛不止,玉体深处爆发出了强烈的满足与幸福感让自己如痴如醉,双修长的玉腿不知羞耻地死死夹在男人的腰间,狂乱地乞求着尽情交欢……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只有两人有些缭乱的呼吸声……

"呜!…………叔叔偏心……"小雯雯突然没头没脑地冒了句,把我和小姨都惊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对视间无论是我还是小姨都清晰地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心虚。小姨几乎在瞬间眼尖地看到了我下身高高立起的旗帜,芳心阵狂跳着,俏脸浮起片红云:"我,我去给你拿些点心"没有以往乘机调笑的心思,反而慌乱地钻进了厨房中……

怎……怎么会这样……清晰的感觉到小裤裤间已经濡湿了片,小姨惊慌地发现自己的感情发生了莫名的变化。就算是自己丈夫都从来没有让身体如此兴奋过,刚刚仅仅只是幻想了下和侄子偷情的场景,躯体深处就迸发出了无比强烈的渴求,兴奋到急促颤动的花径间泛起股股潮润的气息,脑海中各种羞人的场景就如同病毒般蔓延开来,心境上剧烈的刺激让美妇不由紧紧夹住了双蜜色的长腿……

在房间里端坐的我不敢随意乱动,以免高耸的帐篷不小心蹭到小女孩棉裤下扭动的小屁屁。小雯雯脸上红红的,乌黑的大眼睛里仿佛有水波流动般,她带着委屈的表情嘟着小嘴巴说到:"叔叔…叔叔以后不可以偏心好不好?"我有些不明所以的问到:"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叔叔以后不偏心呢?"小小的人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脸越发红润的我身上撒着娇:"总之…总之叔叔答应雯雯拉…………""好,好好!……叔叔答应小雯雯!"我有些头疼地答应了缠人的小表妹。

这时我发现小姨遗落在客厅里的手机,我突然想到小姨的电话明明开着也没有更换新手机,可是为什么老打不通呢?我好奇的拿起来看了下,竟然发现手机里我家所有的电话都被个软件拉入了黑名单中。

我顿时想到了小姨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也没有丝毫天赋,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弄这个的。难道这也是小姨夫搞的鬼么?

"雯雯,小姨的手机最近有坏过或别人弄过之类的么?"我忍不住问到小脸依然红彤彤的小雯雯,紧紧贴在我身上咬着白嫩小手指想了想:"没……没有啊……恩……哦,雯雯想想……恩……上次叔叔给爸爸打过电话以后,雯雯见到爸爸有动过妈妈的手机。"果然……我心中片冰冷,姨夫定知道什么,甚至有可能是帮凶……我把手机放回了桌面,猜测着事情的原委。心中澎湃的怒火使得对小姨夫越发厌恶……

小雯雯安静的靠在我怀里,咬着手指在我怀里蹭来蹭去……

嘟!……嘟!……小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厨房平复了小半个钟头后,脸上仍然残留着丝红润的小姨端着果盘和饮料走了出来。

"喂…"小姨接起了电话,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她在躲闪着我的目光。

"……好……知道了……那你自己注意身体,路上注意安全……恩,就这样。"小姨挂了电话后,俏容有些无奈。

"爸爸还不回家么??"小雯雯好奇地问着,而我在旁偷偷树起了耳朵。

"恩,爸爸要出去谈生意,这几天恐怕是不会来了。"小姨摸了摸女儿的头。虽然以往自己丈夫也经常因为公务出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自己竟然生出股强烈的厌恶感,这些年他经常外出到底是工作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小姨心底突然有了怀疑的种子,顿时又回想到丈夫对自己和女儿的照顾似乎让自己有些不满,芳心中初初升起的厌恶越演越烈。

原本打算与当面问清楚小姨夫的我心中不由的有些失望:"那…既然小姨夫不回来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把,本来是打算找小姨夫问点爸爸的事"没有什么太多收获的我打算离开回去了。

"恩……不嘛!……叔叔这么久都没有来看雯雯了,陪雯雯玩!!……"小雯雯听我要走,急忙如同八爪鱼般紧紧的抱着我的身子,把我缠的紧紧的。

"雯雯……""恩……不嘛!……不嘛!……"小雯雯不依不饶的撒着娇,小小的身子坐在我身上左摇右晃的不肯撒手。

小姨不得不上来解围:"乖,彬彬还要去学校呢。再说小雯雯不是答应下午和要妈妈起睡午觉了么?""可是……可是……雯雯想和叔叔玩……"小雯雯委委屈屈缠在我身上不肯松手。

小姨有些头疼的摸了摸光洁的额头,看了看我,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贴在小女孩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番什么。

"……嗯……那好把………妈妈会要让雯雯吃奶奶哦……"雯雯委委屈屈地扭了半天小身子后,不甘不愿说了句。

"啊!!!死小孩……别说出来啊!!!!"为了让死死缠着我的女儿乖乖听话,美妇不得不答应自己女儿早晨异想天开的念头,如今却被毫无心眼的孩子说了出来,小姨急忙抓过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羞得粉颈片通红。

小雯雯的无心之语令我也尴尬无比,刚刚才平复下的邪念再次在脑海中牢牢盘踞,不由幻想起小小的人儿扑在小姨身子上噗哧噗哧的吸吮高耸雪峰的美景,很快妄想中小小的人儿乖巧让出了个位置给身精光的我……

小姨感觉自己定是疯了。刚刚才好不容易压下的不伦欲火又猛烈的灼烧起她的理智来,前分钟幻想里趴在酥胸上不住吸吮的女儿乖巧的爬到了旁,脆生生地叫了声叔叔后,浑身赤裸的侄子突然压上了自己火辣的身躯,双美乳被大手禁锢着,张嘴连吸带嘬的咬住娇嫩的蓓蕾,唇齿间渐渐充斥上了白色的乳浆……

再次陷入妄想的小姨羞红俏脸躲闪着我的有些古怪目光,高耸的酥胸因为紧张以及羞耻而剧烈起伏着,可我似乎看到她的美目中闪过了丝不易察觉的期待。

小姨默默无语的埋着头,时常挂着小恶魔般狡黠的俏容此刻片绯红,令我感觉到自己对小姨的感情似乎有些走调,在尴尬中,我急忙告别了小姨离开了她家。

当我离开后,小姨强忍着腿根间越演越烈的波波春潮,把依依不舍的女儿抱回了房间。刚爬上床后小雯雯就咬上了小姨高挺的酥胸,开始不住地吸吮起来。"轻……轻点啊,雯雯……"小姨轻呼中渐渐带上了丝妩媚,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个个疯狂的幻想……

……

此时在栋不知具体位置的房间中…

"有什么情况么?"神色阴翳的陆少辉淡淡的对着电话里的人问到。

"我派去的

人回报了…孟少那边最近两天都没出过门……其他人最近也没有发现异常"对面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为陆少辉办事。

陆少辉用食指不断敲击着桌面,脑海中快速的盘算着……

"那个……陆少……那件事……"电话对面的人显得十分犹豫。

"事??你知道我想要什么。"陆少辉冷酷地回复到。

"不!!不是的,只是……只是那样的条件,我……我没法交代……可不可以换……换个条件"对面的人显然对陆少辉的某个条件十分为难,但是却又不得不乞求陆少辉的帮助"呵呵,这样啊……哼!等你这次回来了,先去办件事,办妥了我再考虑考虑""是是!!陆少您请吩咐,除了那个条件,我什么都可以答应……"陆少辉挂断了电话,沉默了会后冷酷地笑起来:"你以为,能逃脱我的手掌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