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21章 恶毒的诡计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6-09-04经过漫长的昏迷,我终于逐渐从恶梦中清醒了过来。 [ . 我惊疑的发现身上的绳索已经被人解开,虽然周身依旧虚弱无比但是偶尔传来阵刺痛的脑子勉强能够正常工作了。艰难花了十几分钟后,我才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想要开房门,希望此前的切仅仅是个绵长的恶梦。

然而现实却泼了我头凉水,房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了……失望的我心知自己仍然处于被控制的状态,我暂且放下了逃脱的念头,慢慢坐回了床头,被长期折磨的身体实在太过虚弱,仅仅是站立了会都令我感到阵头晕目眩,强烈的睡意不时从脑海深处传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双目因为长期疯狂的仇恨以及疲倦布满了血丝,连原本黑色的眸子也不知何时染上层暗红的血色,憔悴消瘦的脸庞仿佛即将死去般虚弱不堪。

由于不清楚两名恶少到底要玩什么花样,我不得不极力克制着自己似乎逐渐要陷入沉睡的思维,希望能分析出点头绪。旁的桌子上摆放着个DV机闪闪的,似乎有什么信息在里面。当我拿起了机器发现内存中存储着段视频……

画面中的妈妈在自己房间里穿着套黑色的制服,娇艳的面容异常红润。双勾人的大眼睛中水汪汪充满了情欲。她手中拨弄着只DV,将DV放在了个柜子上对着自己房间中,发出如同魅惑妖女般满意的轻笑起来,动人的娇躯站起了身。

我膛目结舌地见到妈妈的身后,两个男人横躺在大床上,手脚被丝不挂的被绑在床头。嘴巴被胶布蒙着发出声声沉闷的呜呜声,眼睛更是被双\色丝袜蒙的死死的。

"两个杂碎搞什么鬼?"我心中不断沸腾着疑问,猜测这两人突然将我和妈妈带回家中的用意。

丰满浑圆的臀瓣在筒裙的包裹下勾勒出诱人的圆弧,弹爽的臀部在妈妈不正常的妖魅笑声中下坐在了名男子的脸上,两个杂碎配合的发出阵阵沉闷的呜呜声。妈妈娇笑着双水汪汪美目死死的盯在床上两具完美的男性躯体上,食指缓缓按在其中人的嘴唇上,然后手指点点的向下划,越过了不断下咽的喉结,越过了男人黝黑健壮的胸肌,然后是肌肉密布的小腹。男人仿佛即将被淫妇强奸般,装腔作势的激烈挣扎着。

强奸!!!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丝灵光,原来如此,我愤怒的紧紧咬着牙关。两人是在制造个假想,旦妈妈和他们的关系被公开时,他们完全可以借这个视频要混淆视听,制造个妈妈是淫娃荡妇,主动诱奸两人的形象,两个杂碎……

画面中高挑美艳的妈妈好似女王般在玩弄自己的猎物那般,修长如白玉般的食指从春袋下方顺着肉茎慢慢划上了肉冠,调皮的按住肉冠上的马眼,仿佛荡妇般挑逗着身下粗壮坚挺的巨根。

"嘻嘻……不要乱动哦??老师会很困扰的??……为什么要拒绝呢??老师只是想要收取补课的报酬哦……"妈妈娇声轻笑躺到了两名男人的中间用套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玉足调皮的两名男人赤裸的身躯上来回磨蹭,尽情挑逗男人的情欲,不会就把两支阳具撩的高高翘起,马眼间不断分泌出晶莹粘稠的汁液。

"啊……哈哈……老师给你们补完了课难道不应该收点报酬么??嘻……看你们的肉棒都翘起来了哦……是不是想要更多呢??恩???"妈妈用食指勾着陆少辉的下巴娇媚地轻笑着。

"唔唔!……"男人来回的挣扎中,她娇笑着粒粒的解开了胸前的纽扣,高挺雪白的玉峰猛的从制服间跳了出来。妈妈竟然连胸罩都没有穿,两个杂碎是打算把妈妈往死里黑。

"嘻……老师呢……想要的报酬其实不多……嘻……只要让老师尝尝你们年轻有力的大肉棒就可以了哦!……"妈妈轻笑着钻到了陆绍辉的身后,挺拔高耸的酥胸渐渐贴在男人的脊背上,顿时雪白的玉峰被压成两团扁圆,恶少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两条完美的玉腿从身后夹在男人的腰间,用柔软光滑的丝足夹住高高挺起的阳根,为男人足交起来。

妈妈仿如诱惑的妖姬般,边用柔软硕大的酥胸在男人的后背上压磨着,边用丝足灵活地揉玩踩弄着高高翘起的阳根,把男人爽的闷哼连连。

"嘻嘻~老师的服务很舒服对把?嘻……只要你们乖乖听话,老师还可以让你更舒服哦……"妈妈轻咬着男人的耳垂,香软的舌片在脖颈间来回轻舔。让恶少发出声声闷哼,雄壮的身躯死死压抑着高涨的邪火。

妈妈挑逗了会陆少辉会后,将筒裙掀到腰间,修长玉足跨过了孟华阳赤裸的胸膛。

"呀……"端坐在男人滚烫胸膛的上妈妈发出声荡人心魂的轻叫,弧线圆润的丝臀贴在结实的胸肌上磨蹭了好几下后,慢慢俯下了身。

"啊……好调皮呢……"妈妈笑盈盈的看着巨根高高翘起,忍不住手握住将俏脸凑上去,深情地吻了吻紫红色的肉冠。

娇小的美妇仿佛调皮的女童找到了心爱的玩具般,玉体微偏着又抓出了另支高高耸立的巨根,将两只巨根尽可能的并在起。

"嘻嘻……两支都好大好硬呢……烫的老师心里慌慌的……嘻嘻……"妈妈手握两支男根娇笑不停,不时将两支巨根贴在自己脸庞上,对着镜头做出个调皮的表情,然后伸出了粉红色的舌头,在散发两支浓厚气味的肉菇上扫了几圈,仿佛在品尝美味的蘑菇般,细长的舌片在镜头的拍摄下,在沟槽间来回扫动,然后粉色的舌尖对准了马眼微微刺。

"唔……唔……"身下的男人如同过电般颤了几下。只见粉嫩的舌尖慢慢的从马眼中抽离,丝银线在半空中来回飘荡,然后被美妇用舌头勾着肉冠慢慢的吞了下去……

"嗯……唔……嗯……"妈妈陶醉的发出声声呻吟,两支并排的巨根太过硕大,她只能堪堪吞下半,晶亮的香津顺着两支坚挺的巨根的缝隙将两男胯下弄的湿漉漉的。两支巨炮顶的粉腮高高凸起两团,看上去又是滑稽又是淫靡。

"啊……呜……哈……哈……"妈妈艰难的吞吐着两支男根,又贪婪的深吞下孟华阳湿滑的巨根,而另支她则将它贴在粉脸上,仿佛猫咪般不停用娇嫩的脸蛋去磨蹭它。看着妈妈痴女般的色情表演,我心中自然苦涩无比。我毫不怀疑,旦这个视频泄露出去,妈妈就会立即成为人们口中的淫贱浪妇,两个杂碎反而成为了令人艳羡的受害者。

两支巨根在妈妈的左右吹弄下,如同涂上了层薄薄的糖浆般晶莹,高高耸立并散发这强烈雄性气息的巨根令妈妈芳心狂跳,粉嫩的舌头不时的舔弄着唇边。

"啊,哈哈……好像差不多可以吃了呢……不过这么好吃的大肉棒凉了可不好呢……嘻……"妈妈笑着爬下了床,然后从房间的角落中抱进物。我定睛看,热血直冲脑内,妈妈怀中竟然是妹妹颖儿……

穿着套蓝白相间校服的妹妹此时两手并排着绑在身后,两条纤细的足腕与手腕捆绑在块。玉腿不得不尽量的分叉着以减轻些痛苦。而头上的眼罩和红色的口塞中轻声的吟呜,则让人分不清她到底是自愿还是被强迫。

妈妈将颖儿放在了陆绍辉赤裸的身躯上,妹妹仿佛受惊的小兔子般,唔唔的在男人身上挣扎着,而我清晰的看到男人胯下的巨根又涨大了分。

"嘻……乖颖儿,先帮着保存下妈妈的宝贝呦……不过不许偷吃知道么??嘻……"娇笑的表情如同妖姬般的美妇,不舍地亲吻了几下男人的肉冠,然后将颖儿白色的小内内拔到旁,露出了满是花露的粉色裂隙,将男人的巨根对着少女的粉胯间点点填了进去……

"呜……呜……"少女仿佛哭泣般的娇吟被压抑在小口中,粉嫩的裂隙被粗壮的阳根点点的撑开。层层叠叠的肉瓣仿佛盛开的花朵般蠕动着,迎接着黝黑的巨物点点的深深刺入到花蕊深处,晶莹的花蜜从蜜径深处被不断挤出,不会就在男子的胯下湿嗒嗒的润了大片。

"唔…………唔…………"陆绍辉装摸做样的挣扎了几下,硕大舒爽的巨根忍不住轻顶了几下,少女敏感的蜜壶顿时紧紧盘绞着肉冠,仿佛要把肉棒夹断般贪婪的吸吮着,被堵住的小口中更是发出阵阵不知是痛楚还是欢愉的呻吟。

"嘻……不许偷偷在我女儿的小肉穴里开炮哦……今天你是属于老师我的……嘻嘻……"妈妈调皮地亲了下男人胯下鼓涨的春袋。

"乖颖儿……动动啊!!不然让肉棒软下去就不好吃了!!……"啪……啪……妈妈在娇小的臀瓣上拍了几巴掌。颖儿吟呜着乖乖地扭动起了小屁股。她身下的男人发出声长长的"呜…………"声,不断鼓动的肌肉显示男人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中。

啪……妈妈又下抽在扭动的小屁股上:"嘻~不准扭太快了!!!会射精的……说了不准偷吃呀!……""唔……唔……"颖儿口齿不清地低吟了两声,摆动着灵活纤细的腰肢,用蜜穴咬着肉茎点点吞到最深处,直到如同铁蛋般的春袋死死卡在粉胯间,小屁股左右扭动着下下的研磨着花芯。

"啊~拉……这样会不会太慢了……没关系,妈妈有准备哦……嘻"妈妈美目中闪烁着淫靡的光彩,从床头拿出了支电动玩具,微笑着将它刺进了颖儿娇嫩的菊眼中。

"唔…………"异物的侵入让颖儿绷紧了玉体,异物在自己母亲的手中毫不留情的深深刺入自己的后厅,被捆绑的死死的她根本无力反抗,很快在妈妈的坏笑中软软的跌倒在男人起伏的胸膛上,阵嗡……嗡……的闷声在颖儿的玉体内传出。

"哦拉……让我来开快点,嘻嘻~"电动玩具的开关突然被开到了最大档。嗡!!!……玉体内的闷声顿时清晰可闻。

"唔!!……唔!!……"激烈的刺激让颖儿猛的昂起了头,口塞从孔缝中划出了丝丝香津。后庭里疯狂震动的异物让蜜肉仿佛沸腾般痉挛不止,蜜壶内的巨炮仿佛要被绞断般被死死夹住,爽的身下的男人暗暗挺臀恨不立即的大力冲刺番。

"啊……哈哈!……看来效果很不错了!……"妈妈娇笑着在雪白的小屁股上亲了口,仿佛颖儿不是她女儿,而是她助兴的器物般。

安顿好了陆绍辉后,妈妈又把DV拿在手上,坐到了孟华阳结实的小腹上,玉手抚摸着少年结实的胸肌:"嘻……好壮哦……舒兰也要准备吃了哦……"妈妈将DV放在床头,对准了两人的结合处,然后轻笑着将裤袜在底部撕开了个小口,将蕾丝内裤拨到了边,扶着滚烫坚挺的阳根慢慢坐了下去。

"呜……""啊………哈……………果然好好吃呢……呀!……烫死了……呀!……嘻嘻!……"如同淫女般的妈妈坐在男人的阳根上,直到粗长的巨根慢慢消失在洁白平坦的小腹间,声声娇笑从妈妈口中发出,丝袜包裹下的丰臀贴在男人的胯间不住磨蹭。

妈妈在DV的近距离拍摄下,掰开两片丰满的雪臀,让DV能够更加清晰的拍摄到自己吞吃阳具的淫姿,雪白的如同馒头般微微突起的耻户,被人将毛发清理的干干净净,如同粉蛤般可爱而诱人。微微外翻的粉色裂隙间满是晶莹的露珠,黝黑粗壮的巨物犹如盘龙巨柱般将粉蛤野蛮的撑出了个大洞,而美妇却依然不满足的继续用蜜壶点点地吞咽下粗壮的巨物,直到巨物仿佛顶到了某个阻碍物后才堪堪停下。

粗壮的巨物刺在雪白平坦的小腹间浮印出个狰狞轮廓,美妇忍不住摆动着电臀,让肉冠来回亲吻着颤栗的花蕊,玉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间的轮廓:"嘻……马眼现在正好亲到了这里呢……这里是花蕊了哦~再进去点就是子宫了……嘻嘻……这么长的大肉棒应该可以H进子宫里的……嘿嘿……""啊!!……真棒……真棒……好大呢,粗死了……老师好舒服呢!……嘻嘻……"妈妈的美目中渐渐充满了迷茫和情欲,在DV的镜头下,两人的结合越发紧密,肉茎和花穴的缝隙间,些白色的糊状物被挤落在洁白的床单上。美妇轻提着圆臀,不断的轻轻冲击着体内最后道关卡,狰狞轮廓在妈妈平坦的小腹间伴随着女性愉悦的呻吟来回移动。

如同痴女般的妈妈边轻扣着体内的关卡,面埋头在孟华阳强忍着快意的脸庞上,用细长的粉舌仿佛舔冰淇淋般从下颚直舔到了额头,小腹间狰狞轮廓顶着花蕊磨动了好会后,突然高高提起丝臀,拉出大段挂满白色浆糊的巨茎,直到硕大的肉冠卡到蜜壶口后,噗嗤……声猛的下坐到了底……

"呀……呀……啊!!!……"声妖媚地荡叫,伴随着声如同香槟开瓶般低沉的声响,狰狞轮廓在DV的镜头前突破了子宫口的阻碍,整条硬邦邦的巨茎猛地刺入了蜜壶深处。狰狞的浮印仿佛要将美人的玉体彻底刺穿般,在平坦的小腹间留下出条恐怖的凸印。

"啊……啊……刺进去了……刺进去了……又烫又粗的大肉棒刺进子宫了……好厉害……"妈妈被巨大的快感冲击地连翻白眼,细长的粉舌半伸着微微颤抖,沉浸在巨棒穿透子宫时带来的快感中……良久才缓过神来,趴在男人结实的胸肌上休息了会后,美臀缓缓起伏起来。

对硕大的玉峰随着美人上下颠簸,子宫和蜜径阵阵令人颤簌的快感。流光异彩的美目在欲望的大海中渐渐失去了焦点,脑海中如同往常般迅速勾勒出了个人影,沉浸在只属于自己幻境中的美妇,起伏的动作渐渐狂野起来。

支玉峰被捧着在自己的口中吸吮着,很快诱人的唇角间就出现了丝白色的乳汁,而她恍然未知的仍然重复着自己的动作。而她身下的孟华阳却清晰的感到蜜肉正在越来越紧密的绞动自己的肉棒,花蕊间不停的喷出股股热液浇在肉茎上。

"这母狗表演的这么入戏,是TM骚!"孟华阳心中暗想,然后提臀猛刺了三下。

"呀……啊…………"妈妈似乎得到了什么指令般,眼中的混沌褪去了些。

"嘻嘻~"妈妈娇笑着摸了摸孟华阳的脸庞说到:"虽然很好吃,但是舒兰现在要尝尝另支是不是也样好吃了……嘻……"妈妈弯下身子在男人抹上了层湿汗的胸膛上亲吻了几下,修长的玉腿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仍然高高耸立的巨根挂满着层白浆缓缓褪出了蜜穴。尚未到达高潮的蜜径依依不舍的紧夹着滚烫的巨柱,试图让它在自己热情的盘吸中再多享受会,啵……热情洋溢的蜜壶终究没有留住紫红色的硕大菱角,股清澈的花液从不断蠕动却时无法合拢的蜜孔中喷涌而出,把男人下身喷的阵湿润。而美妇也因为胴体间的片空虚朗跄地跌倒在了男人的身上。娇艳无双的俏容上浮起片迷人的红晕,趴在男子身上大口大口地香喘着。

"哈……哈!……孟同学的大肉棒真好吃,老师非常满意……不过作为补课的报酬光是这样老师可不会满意哦……嘻……先让老师试试陆同学的大肉棒,呆会老师在来收取你的报酬哦!……嘻嘻……"妈妈休息了会后,娇笑着将身旁在男人身上不住扭动着小屁股的颖儿抱了起来。粗壮巨根缓缓从少女体内缓缓抽出,颖儿发出阵阵毫无意义的啊……啊……声。包裹着巨根的嫩肉仿佛想要多品尝下美味般,依依不舍地不断盘吮着肉冠。

挂满了晶莹玉糊的肉冠在"啵~"的声脆响后,终于脱离了少女精致而粉嫩的小肉穴。直被硕大肉菇堵在穴心间股清泉哗的下流了出来,浇在了尚冒着惊人热力的肉冠上。

妈妈用长长的玉指轻轻弹了弹硬邦邦的巨棒,感受着棒身惊人的热力娇笑道:"啊!……还好及时的分开了,坏女儿差点就偷吃了呢……嘻……来去帮妈妈暖和着另支宝贝……"妈妈抱着少女不断扭动的娇躯,将她压在了孟华阳身上,把刚刚自己品尝过的巨根填进了颖儿尚未合拢的粉隙中。

"呜…………"颖儿娇呻着,孟华阳挂满白糊的巨根滑顺地填入了已经被另具阳根彻底研酥的细缝间,顿时暖暖的蜜肉紧紧地包裹着了孟华阳的孽根,仿佛灵活的小嘴般不断嘬吸着敏感的肉菇。少女挺翘的小屁股左右扭动着,粉穴不由自主地将整支巨根深深吞下,仿佛再被打断般,自顾自的磨蹭起来,身下的恶少暗爽中不由自主的挺身配合。

妈妈小心的扶着陆绍辉湿滑的巨根缓缓坐下。啪~啪~啪~还没等妈妈坐稳,身下的恶少仿佛已经忍耐到了极至般,毫不留情的挺枪就刺。

"呀……呀……呀……坏孩子,还敢主动来挑拨老师么?嘻……看老师不好好教训你……"妈妈娇笑着,捧着自己双硕大的玉峰对准了陆绍辉的脸。几丝乳白的水线从胸前粉红色的蓓蕾中喷出,激射在恶少的脸庞上。邪火直冒的我清晰地看到恶少被遮挡的脸庞上浮起丝戏谑。

"嘻嘻……这边也不能少了!……"妈妈将双玉峰又转向了另边,乳白色的奶丝喷洒在正和颖儿结合在起的孟华阳身上,四溢的乳香仿佛激起了恶少的兽欲般,他突然猛烈地冲刺起来,把颖儿撞地娇哼不止。

"唔!!……唔!!…………"碧瓜初破的颖儿被恶少野蛮的冲击冲地唔唔直唤,蜜穴内却传来阵销魂蚀骨的快感。

"啊!……呀!~……"妈妈身下陆绍辉也同时放开了限制,毫无顾及地狂冲猛顶起来,把身上骑坐的美妇H地娇啼连连。

"啊!!……呀!!……不要……坏女儿不要那么快啊……说好……说好不许偷吃的……"妈妈不顾身下猛刺的男人,急忙按住了如同肉玩具般被顶到高高抛起的小屁股。

"唔!……唔!!!!……"被按住的少女让男人反而有了着力点,粗壮的阳根H的更加结实了。仅仅在几次冲刺后肉冠就突破了花蕊,凶猛的刺入了紧窄滑嫩的子宫中。

"唔!……唔!…………"颖儿浑身痉挛着,男人疯狂的在自己粉胯间肆意冲刺,狂野的耸动令少女玉体颤栗,股股晶莹的花液在巨根碾压下从出结合的缝隙间激射而出。

"啊!……啊!……呀!…………好棒!~……好棒!~……好厉害……呀!……呀!……"妈妈已经无力制止和情郎处于激烈交合中的颖儿,因为她的蜜壶同样被男人冲击的欲罢不能。对铁丸在春袋的包裹下狠狠的撞击着美妇的粉胯,迅速把玉体撞的浑身酥软,仿佛被抽走了全部力气般躺在男人的怀中,任由男人提枪冲锋。

DV清晰的拍下了妈妈与男人交合的场景,对雪白高耸的美胸在男人的脸庞上外溢着乳汁,仿佛在给男人的面部做着按摩般,每当在男人深深刺入自己穴心时,秀美的面容轻皱着,然后很快舒展开来,发出声满足的呻吟。对母女花被身下如同野兽般的男人冲撞的娇啼连绵。

"呜!!……""呜!!……""唔…………""啊!!啊!!嘤!……"床上的四人突然发出声声低吼和呻吟。只见两支巨龙死死的顶在母女花的粉胯间,铁蛋般的睾丸猛烈地跳动着,硕大挺直的肉棒在两具紧咬的蜜壶里激射出了发发精弹,吱……吱……的闷响声在母女花体内隐约响起,不会白浊浓厚的精浆缓缓从紧密结合的缝隙间流了出来……

"坏……坏颖儿,偷吃妈妈的大餐……明明……明明是妈咪补课的报酬……"妈妈强撑着内射中酥软的身子,凑到了颖儿和孟华阳身下,然后在DV的镜头下,将迷离的俏容贴在了两人的结合处,滋……滋……滋……滋……吸食着自己女儿被奸淫后不断渗出嫩穴的腥臭精子……

"精子……精子好好吃………………"妈妈犹如淫兽般贪婪的趴在男人下身,吸食着男子射在少女体内的精华,被冲撞的微微泛红的下体却不断外渗出另名男子滚烫的阳精……



我脑海中阵阵刺痛再次袭来,两个恶少拍摄影片的目的似乎是想要威胁我,可如今无论是我还是妈妈都处于身不由己,两人让我知道他们的保险手段似乎有些多余?

就在我努力搅动着乱哄哄的头脑,试图让自己清醒些时。还在门锁被人打开了,身便装的孟华阳脸上似乎隐隐有些怒意,在打量了我半天后说到:"小逼崽子,你看过那个贱货勾引男人的片子了么?""……你……"虚弱的身体不可能是两人的对手,被怒火反复灼烧着理智的我死死咬着牙关。

走进了房间的陆少辉拿起了桌子上的DV摆弄了两下,又看了看我扭曲的表情,脸面无表情地说到:"你妈咪我们已经玩腻了……所以~我们准备把她还给你。""???"我脸惊疑的死死盯着两人,根本没有想过两个人竟然打算放过妈妈,难道是什么阴谋么?不……不对……从两人过去对妈妈的态度来判断,他们不可能这么好心,两个杂碎定有什么新的计划……

陆少辉冷冰冰地说道:"不过你先别急着高兴……你要是把事情说出去的话……这段片子立刻就会让你妈咪成为家喻户晓的AV明星??对么?……还有你妹妹那里,等我们玩腻以后,也会考虑把她还给你。不过要是你敢不老实的话……哼……你……懂了么??""……是…"在妹妹安危和妈妈名誉的的威胁下,我不得不艰难地默认了两个杂碎屈辱的条件。可两人究竟要做什么却让我时无法猜透。

孟华阳冷哼着在我胳膊上扎了针,没有多久我的头脑间片混沌,只能勉励支撑着自己不会晕倒。

陆少辉半蹲下身抓着我的头发在耳边开始念起了那条坳口的咒语。晦涩古怪的声音如同蠕动的毒蛇般入侵着脑海。可是他没有注意到,我的双目在他的低语中变的越发通红,甚至连视野都染上了层血色,咒语非但没有让我失去神智,反而让我昏沉的头脑迎来阵久违的清明。

虽然并不清楚为什么陆少辉的催眠没有起作用,但是此刻不能让他们发现异状,我装作自己已经被催眠了般让自己的挣扎变的渐渐呆滞无力。不会陆少辉就认为我已经失去的神智在我耳边命令到:"你直暗恋着你的妈妈夏舒兰,你最想做的事就是强暴自己的妈妈,把夏舒兰变成自己跨下的母狗。为此你不但要强暴她,还要把强暴她的过程拍成视频存在内存卡里。为了安全还要把内存卡锁在学校的储藏柜里。"陆少辉恶毒的诡计让我心中荡,他们到底打算要做什么……

两人在完成对我的催眠后锁好了房门准备离开,我急忙强撑着身体来到门边,贴在门上试图听到点什么。

果然门外的孟华阳说道:"真的要便宜这个兔崽子么??""……"陆少辉沉默了下说道:"今天的试验你也看到了,那个贱货个人呆在自己卧室里时,竟然会独自去拿梳妆台上那张和秦彬小时候的合影,连睡觉都直抱着不放。这说明这个贱货心中秦彬占据的比重已经越来越大了。再这样下去她随时有可能脱离控制,我们也会相当危险,……所以,眼下只能暂时把她先放了。""……可是,就这样放过这贱货了????""呵呵……当然不是……或许让秦彬以某种方式……消失……那个贱货才会选择主动的遗忘他……"陆少辉的声音因为走远的缘故越来越模糊,可是他的话却让我泛起阵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