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20章 异样的美母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6-08-21字数:10000一个不小心养了成了一些坏习惯~肉戏过多的问题,D大早已注意到。 [ . 只是最近几章肉戏中包含了部分重要情节,又或许是出于全文的流畅性的考虑,因此在不进行大规模改文的前提下进行了修改。(事实上最近三篇文章,原本是五章的内容,D大已经删减了两章)。D大近来正在编写新文的简要章节,在新文里D大会好好总结前文的经验教训。而本文从本章起因为情节需要,肉戏占比会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冰冷噩梦中后脑依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

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我,身体依旧虚弱连动一下手腕都是妄想。

陆少辉和孟华阳两人或许是出于羞辱我的原因,把我绑在他们的房间中,强迫我每晚观看他们肆意的奸淫妈妈和妹妹。

被扭曲了心智的母女俩心甘情愿的让两名恶少奸污着自己的玉体,并对恶少们献上了自己全部的情感、尊严和忠诚。

任由男人们把自己当作随意发泄性欲的肉玩具,迎接着阳精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的蜜壶填满……被锁在房间里的我在痛苦噩梦中紧咬着牙关,拗口的咒语即使是昏迷中,也依旧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回荡……“爹地……爹地……吃饭了……”

青春姣美的少女和美艳诱惑的美妇在厨房间忙碌了大半早晨,为两名邪恶的奸夫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发出着银铃般的轻笑的少女欢快的端上最后一道小菜,欢快清丽的小脸上浮着一丝澹澹的红润,摆好了盘子后如同向亲爱的父亲撒娇一般,抱着陆少辉的胳膊直摇晃。

少女身上淫邪异常的衣物和装饰足以却让人无视桌上的美味,透明材质水手服穿在青春玲珑的玉体上,大片白嫩的肌肤在衣料下透出如同牛奶般的光泽。

肉色的乳贴遮挡住了俏皮的粉红色蓓蕾,纤细的腰肢上骄傲的耸立着被男人们恶意改造后,变的越发圆润而硕大的笋乳,颤颤巍巍的彷佛要将衣服撑爆一般。

而少女的下身除了一双白色的过膝袜,只有一张薄薄的肉色贴纸粘在粉胯间,把少女私秘的花隙堪堪遮挡住……更令人邪火乱冒的是本应平坦雪白的小腹,如今却彷佛怀胎三月般微微隆起了一条弧线,那是因为少女细细的宫颈如同瓶口般,在两名恶少每每强行灌浆内射后,将大量浓稠的精子封堵在子宫中形成的。

纤细柔美的玉体顶着个淫靡不堪的肚子,如同怀孕的初中生一般,遭到两名恶少肆意的污辱与耻笑。

男子一脸淫邪的隔着薄薄贴纸,用手指不断抚弄玉腿间红肿不堪的丘谷,层层迭迭的湿滑肉瓣在紧窄的幽径间不住蠕动,俏面红润的少女顿时轻夹住两条修长的玉腿,娇痴酥软地紧贴在恶少身上低喘求饶,让恶少下身的巨棒硬绑绑的耸立起来。

邪恶暴露的衣着令陆少辉脸上挂满了满意的笑容,灼热的目光毫不遮掩在少女玉体上来回扫视,羞的少女不住娇噌:“……爹地…………大爹地…………羞…羞死了…………”

“嘻……爹地要好好检查下颖儿的小白屁股……嘿嘿!……”

陆少辉把娇小的玉体翻过身来趴在自己大腿上,圆润娇小的臀部乖乖的微微翘起,嫩滑白皙的臀肉让恶少忍不住来回抚摸。

“爹地!…………唔………”

少女的娇吟让陆少辉跨邪火高涨,他轻轻掰开了两片雪嫩的臀瓣,逗弄着臀缝间微微露出的精致嫩菊:“嘻嘻……颖儿的小圆屁眼真漂亮……圆圆的,又细又窄夹起来一定很爽……”

“唔……爹地……后面……后面会怕!~……”

姣美的小脸羞的通红,嫩菊在手指的触碰下忍不住微微收缩。

“哈哈……放心爹地一定会让颖儿的小菊花也爽飞天的……哈哈再说了,等颖儿怀孕以后,爹地不玩后面还能玩那里??对不对???……嘿嘿……”

陆少辉淫笑咬了咬雪嫩的翘臀,然后按着少女红润的小脸吞下了自己高挺的阳根……“哈哈,小颖儿还没有吃够精子吗???早上起床前不是才吸了两管吗??怎么肚子又饿了???哈哈!!……”

孟华阳赤裸着下身从厨房中大步走出,硕大的巨根疲软的半吊在两条健壮的大腿间,棒身上一层滑腻晶莹的液体正缓缓的滴落在地毯间,看样子刚刚才在某个蜜洞中发泄够了欲火……很快裸体上仅仅穿着一条围裙的妈妈,面带桃花酥软的半靠着墙壁间:“老……老公……可以……可以用餐了……”

“恩!!……去准备开饭把!!~”

孟华阳没有动,而是紧紧盯着美妇雪白丰满的圆臀。

见恶少没有打算先走,妈妈不得不强忍着芳心中勃发的羞意以及粉胯间的不适,轻咬着诱人的唇角莲步微移……噗……一声轻响突然响起,顿时美妇羞的玉面一片通红,两片挺翘浑圆的美臀间,微微红肿的粉菊彷佛婴儿的小嘴般微微蠕动着,在身后男子淫邪的注视下,美妇强忍着幽径间涌动的浊精,紧紧的夹着一双玉腿,艰难蹒跚地前移着。

孟华阳嘴角勾起一道邪恶的笑容,跟在美妇的身后大手高高扬起,对着浑圆的美臀狠狠的抽了下去!啪!!!……一声脆响下妈妈不由失声尖叫“啊!!啊!!!不……不要看……啊……”,顿时抽搐的幽径再也夹不住滚烫的浊精,噗……噗……的异响中,白浊而浓稠的阳精羞耻的喷射了一地。

“操!!!屁眼被老子操松了么!!!真TM没用,连老子的精子都不能好好夹紧,哈哈~!操!!!不准浪费,还不快跪下来舔干净!!!!!!”

孟华阳哈哈大笑着,刚刚才在粉菊中内射了好几发的巨物忍不住又绷得直直的。

“是……是……”

妈妈的尊严被男人淫虐的千疮百孔,扭曲的芳心间却充满了雀跃暗喜。

如同母犬一般毫无尊严的跪在地毯上,伸出细长的嫩舌舔食地毯上腥臭的精浆。

孟华阳淫笑地看着异常温顺的妈妈,蒲扇般的大手却毫不留情的抽在了高高噘起的圆臀上。

啪!!……啪!!……啪!!……“唔!!……唔唔!……”

妈妈雪白的圆臀上顿时浮起数个鲜红的手印,再也夹不住阳精的粉菊如同水枪般,噗……噗……的喷出了一地。

“哈哈~贱货,屁眼又没夹紧!!!还喷!!!……”

孟华阳尽情地嘲笑着妈妈。

陆少辉将吹挺的巨物从少女清香的小口中退了出来,“乖颖儿……去帮妈咪把精液清理干净,爹地饿了要吃饭!!~”

“恩……恩……”

少女羞羞的对恶少点点头,黝黑秀丽的美眸中满是恶少淫邪的面容。

少女温顺地跪在了地毯上,毫无尊严地伸出粉舌与妈妈一起清理着地毯上的精子。

两具大小不一不断轻噘的雪臀让恶少们心情异常愉悦,摸出了手机将母女花淫贱的摸样一阵乱拍……母女俩舔净了地上最后一丝精子,两名恶少检查了两张小口中含的满满的白浆,满意的说道:“嘻!……可以吞下去了,要好好的品尝精子的味道哦!嘿嘿……记得要感谢我们!……嘿嘿……”

“恩恩……谢谢爹地的精子……”

“谢谢……谢谢老公……老公辛苦了……”

羞红了面容母女花乖巧的吞咽下了口中腥臭的阳精,羞涩而幸福的表情惹的男人们恨不得把她们立刻按在地毯上狠狠操弄……在拍下了一张张羞耻的吞精照后,母女俩钻到了餐桌下背靠背的跪坐着恭候两名恶少用餐,两名男子淫笑着上座,开始享用丰盛午餐。

“恩……嘿嘿,舒兰手艺真不错!……嘶……”

正啃咬着排骨的陆少辉眉头轻皱,停下用餐倒吸了一口凉气,跨间的巨物被温暖香唇渐渐包裹住,细嫩灵巧的舌尖如同调皮的精灵一般轻轻的舔开了马眼,对着腥臭的裂缝间微微轻刺。

“哦!……带劲!……给老子在吸深一点!……哦!!……”

对面同样爽的直哼的孟华阳,在颖儿甜美香唇的一番亲吻后,抓着少女黝黑的秀发,将阳根深深刺入了细颈中,顿时把少女堵的泪光烁烁,越发艰难地吞吐着坚挺的孽龙……“老公……舒兰……舒兰和老公接吻了!!……”

妈妈美目中一片痴迷,硕大的挺拔的巨龙让她芳心中犹如小鹿乱蹿,高挺的酥胸波涛汹涌地上下起伏的。

神智却陷入在她编织的世界中……温柔的吞吐……热情的亲吻……放浪的湿舔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迷乱的世界里自己心爱的情郎面容依旧模煳不清,但跨下的巨根却彻底征服了自己芳心,让自己终日如痴如醉的沉浸在欲海中……曾经心高气傲的自己心甘情愿的与倾慕的情郎肆意交欢,恨不得化身为他跨下的淫犬,成为发泄性欲的便器,用滑润蜜壶无时无刻地盘咬住高耸的阳根,让它尽情在玉体内喷射精华,直到蜜壶被心爱男人浇灌的满满……芳心间荡漾着满满的幸福,温柔的吞吐着硕大的龙茎,虽然小嘴吹吸的有些酸涨,但美妇却忍不住满足地傻笑起来。

还好身后的乖女儿帮助自己吞下了一支粗壮,心爱的男子不至于在自己疲累间得不到应有的安慰……饿……等等……颖儿……颖儿在吹……吹咬着肉棒……可是……可是自己手中怎么……怎么还有一支………沉浸在虚假记忆中的妈妈发现了世界的异样,顿时停下了热情的吹舔,愣愣地握着手中的巨棒,又转头看向艰难吞吐着另一支巨棒的颖儿,神情间充满了疑惑……感觉到跨间没有了唇舌服务的陆少辉低头看到了神情满是疑惑的妈妈,顿时心中一跳。

他顾不上继续用餐急忙蹲下身在妈妈耳庞边底念出那些拗口的音节……正在整理思绪的妈妈被无孔不入的声音侵入了脑海中,顿时微微清醒的理智被搅的一片混乱,美目一眨一眨的渐渐合拢,突然昏睡了过去,陆少辉抱着她眼神中一片阴翳。

“饿???怎么了??”

孟华阳见妈妈突发的异样,惊讶的站起了身,而少女却彷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小脸贴在胯下黝黑的毛丛中艰难地吞吐着。

“……妈的……等会再说。你先玩着,我去查一查……”

陆少辉把妈妈抱起回了房间。

一头雾水的孟华阳抓抓脑袋,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唉~反正辉子会搞定的。嘿嘿……趁现在可以单独HH我的乖女儿……嘻……”

孟华阳抽起了颖儿,抹净她不断香喘的嘴角,笑呵呵地抚摸着女孩纤细的双腿,裹着白色过膝袜的赤裸下体让他欲火不断飞涨。

“乖女儿把爹地喂饱了,接下来爹地有力气来好好玩颖儿的小肉穴了……嘻嘻……让爹地把乖女儿射到怀孕好不好?????”

恶少淫笑着不住抚摸少女白嫩微鼓的小腹。

“嘤……爹地!……乖女儿……乖女儿的小肚皮……小肚皮还不够大……小肉穴……还想……还想要吃爹地的精子……乖……乖颖儿要吃……要吃好多……好多的精子……才……才会给爹地怀上一个小宝宝呢……”

扭曲的心灵让颖儿微挺着肚子,让大手在小腹间反复抚摸,一边娇羞地呢喃着,被两支巨棒连续轮奸了数日后,红肿不堪的的粉穴间忍不住一片湿润。

纤细修长的玉腿跪坐在了恶少的跨间,小手轻握着黝黑硕大的怒龙:“爹地……二爹地……颖儿的小肉穴要和爹地接吻了……颖儿好开心……”

“嘻……来让爹地检查下颖儿的小肉穴又没有听话,乖乖的把爹地的精子夹在小肚子里……可不能让爹地辛苦了怎么多天的努力白费掉哦!……”

孟华阳淫笑着撕开了贴在蜜缝上的胶纸,顿时一抹白浆滑落了出来。

“嘻嘻!!这可不能浪费了!!爹地马上来给乖颖儿堵上!!”

噗嗤……“啊!!啊!!!爹地……二爹地!!……啊呀……呀!!……吻吻到里面了!……啊啊……”

少女被突然刺入的阳根激的娇吟连连,粉胯间忍不住涌出一条细细的热线。

“嘻嘻,又尿了……哈哈!!!竟然敢在爹地身上尿尿看老子不好好教训你!……嘿嘿!!~”

孟华阳笑骂着,巨根毫不留情地舂入少女的蜜穴。

……陆邵辉坐在床头口中叼着一只烟,死死盯着昏迷中的妈妈不知思考着什么,瘫软的美妇似乎渐渐进入梦乡,他从妈妈身侧站了起来,盯着房间角落同样昏迷过去的我思考了足足半个小时,暗骂了一句离开了房间……“唔……”

出乎陆少辉的预计,妈妈仅仅昏睡了半个多小时渐渐的醒了过来,轻轻支起了妙曼的玉体,神情呆滞的目光四处张望了一会,毫无生气的目光渐渐定在了被绑在房间角落里陷入昏迷的我,脑海中一阵混沌……“悄悄找到陆邵辉的笔记本……悄悄找到陆邵辉的笔记本……悄悄的……不要被发现……”

彷佛没有灵魂的人偶般,妈妈对着我轻声呢喃着,赤裸的双足微移着如同幽灵般走出了房间。

客厅里奸淫妹妹的孟华阳已经不见了踪影,妈妈悄无声息的在走廊间穿梭着。

当她走过一间隐约飘出声响的客房时,高挑的娇躯顿了顿,默念着刻印在灵魂深处的命令,毫无表情的俏容微微贴在门上。

房间里隐隐传来孟华阳充满兽欲的低吼和少女娇声低吟,看来是孟华阳不想被打扰,单独把颖儿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淫玩。

女儿交合间发出的呻吟却无法在妈妈芳心中留下一丝涟漪,清丽呆滞的面容上毫无波动。

再确认没有陆少辉的声音后,妈妈静悄悄离开了客房,继续前往下一个房间,脑海中反复回荡着我给她下达的指令……妈妈其实已经在众人毫不知情的时候,如同此时般按照指令寻找了几次,可惜陆少辉藏的太过隐秘了,导致她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然而这一次幸运终于怜悯了我们一家,妈妈透过书房的门缝,呆滞的目光毫无生气地盯住了陆邵辉手中那个令我们一家陷入深渊的笔记本……书房里的陆邵辉仔细翻看着笔记,许久暗暗骂了一句:“妈的……应该先把它翻译完的……”

陆邵辉在妈妈的注视下把笔记放回了暗格,点燃了一支闷烟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不要被发现……不要被发现……”

确认了笔记本摆放的位置,唇间呢喃着一条不属于陆邵辉布下的命令,妈妈静悄悄地离开回到了房间中……关上了房门后,双足微移着来到了我的面前,呆滞无神的目光死死盯着昏迷的我,脑海中的记忆疯狂的编造着……良久红艳的小口中隐约吐出了一个音节“……彬……”……“老孟!!醒醒!……”

“恩!??怎么了辉子??这条小母狗真是越来越浪了,榨的老子腰都有些酸。”

被颖儿如同八爪鱼一般缠在身上的孟华阳瓮声说道,可软化的巨根仍然舍不得抽出不时痉挛抽搐的粉穴。

湿润滑腻的花径间,层层迭迭的温暖蜜肉紧紧地包裹着棒身,时不时还下意识的蠕动盘吸一番,孟华阳忍不住轻轻耸动起下身。

而陆邵辉眼神中却充满了阴翳,一字一句的说到:“华子!我想我们都被耍了!”

“唔……”

少女体内的巨根再次射出了一股阳精,颖儿在沉睡中发出一声梦吟,被调教的异常敏感的粉穴顿时一阵蠕动,包着肉冠的子宫一刻不停的吸吮着浓厚腥臭的精子。

“????什么??辉子你什么意思????我们被耍了??谁??那个傻逼敢耍我们!!!”

孟华阳紧紧贴着娇小的身躯,享受着粉穴中射精带来的无限快感。

“是夏舒兰!!!”

陆邵辉缓缓说出了一个令孟华阳根本无法相信的人……“……什么??这……这什么可能???这贱货不是已经??……辉子你把我都弄煳涂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孟华阳满头雾水的发出疑问。

陆邵辉没有直接解释他的问题,而是点燃了一只烟缓缓说道:“从那天给她破身开始就一直三个秦彬的存在。”

孟华阳:“怎么可能??辉子你今天没吃药把???”

陆邵辉摇摇头指着我所在的房间:“他是一号秦彬!”

然后手又指着自己:“我是二号秦彬。”

最后又将手指向张大着嘴巴一脸呆滞的孟华阳“我……我……我是三号???”

孟华阳结结巴巴的说道。

看着陆邵辉慎重的点了点头,感觉被少女火热娇躯缠着的身体不由有些发冷。

“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陆邵辉澹然的重新点上了一支烟澹然的说到:“人的思想是很复杂,我过于高看了自己的能力。所以从一开始就看走眼了,直到最近才发现一些异常。”

“……”

“那个贱货一开始确实被催眠了,但并没有真正被改变思维,而是唤醒了她心底的另一套人格,当这个人格被逐渐表达出来时,造成了我们误以为她被我们成功催眠的假象。”

“……饿……我有些煳涂……”

孟华阳干巴巴的说着,希望陆邵辉能进一步的解释。

“从我们第一次催眠一直到现在,对她来说这些日子或许就是一场荒唐的梦。这场梦刚开始时我不确定是什么情况,但是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逐渐演化成了一个主角,那就是:秦彬!”

“可是……可是我们长的又不一样。这贱货怎么可能会吧我们当成这小逼崽子!”

孟华阳感觉思路被搅成糨煳一般。

陆邵辉澹澹的看了他一眼:“你做梦时有没有过明明看不清楚具体人物的脸,但是就是知道他是谁?脸只是一个符号而已,符号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符号所代表的含义!”

孟华阳一头雾水的摸摸脑袋。

“换句话说,小写数字1是1,大写数字一也是1,写法虽然不一样,但意思是相同的。”

“可是我们是两个人,加这个小逼崽子就三个人了,数量都不一样好把?”

“所以,这应该是让催眠术失败的部份原因,按照原本的估计,我的催眠术应该逐步改变她的人格和记忆,让她把过去记忆中的人和物逐渐清洗掉,然后我再重新编制她的记忆。但现在她仍然清晰的记得秦彬,这就说明催眠已经失败了大半。我推测从第一次催眠开始,她的主意识就逐步陷入沉睡,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另一面,或着说是她隐藏的第二人格。但是这个人格毕竟不是主人格,它还是缺少了一些理性,这部份理性缺失就被她的潜意识所取代了。”

“由于人格上的缺陷,潜意识作用被放大。对她来说就如同一场梦境一般。对于梦境中出现几个相同的人和些须不协调的事物,潜意识也下意识忽视掉。”

“你不感觉虽然使用了催眠术,但是她人格转变太快了一些么?刚开始我也认为是催眠术的影响,但现在想想,恐怕是因为潜意识本身就有缺陷,而且不会过多的压抑欲望而造成的。”

陆少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着。

“自从我们对她进行催眠以后,她经常会陷入短暂的迷茫,我想这也是因为潜意识无法取代主意识,形成的混乱所造成的影响”

“可……可这个和这小逼崽子有什么关系?”

陆邵辉听到孟华阳的这个问题忍不住裂开了嘴角:“呵呵!恐怕我们的夏老师有严重的恋子情结。”

“啊??”

孟华阳呆滞的张着大嘴,彷佛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

“在主人格时,理智会压抑这她的一切不现实想法,但是当第二人格混合了潜意识占据上风时,她就会慢慢的顺从自己不现实的欲望。”

“催眠术没有完全失败,是因为我们催眠的目的,是让我们成为她心中最希望释放欲望的对象,但对有恋子情结的她来说,当然希望能释放她欲望的人是秦彬,但秦彬又是她儿子不能随意亵渎。所以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变成了强烈的执念。催眠术不足以改变它,那么反过来将欲望释放的对象变成秦彬,那就没有问题了。所以刚开始时是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但她现在可能已经我们当成了另两个秦彬”

孟华阳张着大嘴,脑子里充满了糨煳。

“可……可这个应该是你的推测把,你有什么证明么?”

“证明么?当然有,而且还很多。你还记得这贱货卧室里的梳妆台么?”

“啊?”

“她的梳妆台上只有一张照片,是秦彬小时候与她的合照。你想象一个女人有两个孩子,她的梳妆台上不放老公的照片,不放另一个女儿的照片,偏偏就只单放了秦彬小时候与自己的合照,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这个孩子才是她真正想要永远守护的对象,让照片上小时候的儿子永远呆在自己羽翼下,不用去面对残酷的世界。”

“……”

“还有!你还记得不,上次我们用计让她偷拍我们还记得把?”

“啊,是啊,那不是很正常么?”

“是啊,可她手机里除了我们俩的几张照片,还有秦彬的对吧!而且的是他从小到大的照片都有。呵呵……应该说她手机里面绝大部份都是秦彬的照片。”

“可是……给她开苞那天起,我们让秦彬给她除毛时,她不是已经认出了秦彬么?怎么还会????”

孟华阳问道。

“这是我的一大败笔!”

陆邵辉将狠狠的吐了口痰补充到:“如果一直不让她和秦彬相见,我们或许还有机会抹去秦彬在她心里的位置……”

“这么说吧,催眠的目的就是用你和我替代她心中最重要的人。让秦彬离开她的身边那段时间本来已经接近成功了。但是那天婚礼时,让她在那种时刻见到了秦彬,也就是她原本心中最重要的人!结果就等于我们变成了横刀夺爱的人,成为了第三者!!秦彬开始真实的出现在了她的梦里。所以催眠术在她意识中捏造出了三个秦彬,但是真实的秦彬就是真实的秦彬,他的存在不断地影响了催眠术的效果。恐怕到现在为止她的记忆已经修改了无数次。现在想想从那天她见到秦彬起,她就状态就一直有些不正常。本来她应该在暗示下逐渐遗忘掉秦彬的,但是她却记的十分清楚。”

“对了,你还记以前她对秦彬非常严厉对吧?但是自从我们玩过她以后,她却对秦彬越来越温柔。因为她没有和最真实,最想要的秦彬发生关系,反而是在最真实的秦彬面前被别的男人做爱,导致心生愧疚而下意识的改变了以往对待秦彬的态度,”

孟华阳似乎听明白了一些,他有些气愤的用下体狠狠捅了几十下怀中的少女,把睡梦中的颖儿刺的娇喘连连:“那现在这些有什么意义么?她还不是任由我们玩弄?那小逼崽子还不是被我们绑在那里么??”

陆邵辉的目光突然变的凶残起来:“如果我的推测都是正确的,那么接下来会有三种可能!”

“一是这贱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真正的醒来,如果她一旦在我们不知情的时候突然醒来……”

孟华阳脑海中浮现出妈妈突然拿刀刺向熟睡的自己的情景。

“二是,这贱货的逐步将梦和现实合并,主人格被改变。哪个时候我们两个在她心中的形象将不敌真正的秦彬,很有可能无法继续控制她。”

“三;这个这贱货的精神可能会完全崩溃,变成白痴!”

“我草,那不是没有一个结果完全有利与我们了??老子还打算让她怀上几次女胎,把她们从小就当成性奴饲养呢!!”

孟华阳怒骂了句。

“等下,那么这个小贱货会不会也这样呢???”

孟华阳看着在梦中被男人阳精射的小脸红润的少女,心中一颤,急忙抽出了少女肉穴内被夹的舒爽无比的巨棒。

“……我不太确定,但是我感觉她的催眠效果应该好的多,毕竟她没有那么强烈的执念,而且催眠她时,我的催眠术也进步了很多。至少她确实按照我的目的,把除了这个贱货以外的人都忘记干净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失去性玩具的孟华阳咬牙切齿地问到。

陆邵辉如同毒蛇一般的目光死死盯着颖儿,心头快速盘算着。

他也不希望自己费那么大的劲才得到手的美人就这样打了水漂,一个个恶毒的计谋浮上了心头。

“这样吧,我打算先把小弟们最近的记忆清洗掉,我可不想冒出第四、第五个伪秦彬出来。”

“那……好把,晚上我找个借口把他们都叫过来。”

本打算拿妈妈开乱交party的孟华阳虽然有些可惜,但也知道眼下不能多找事端。

“明天把她和秦彬带回去,我想做个实验……”

恼怒让陆邵辉邪火一阵乱冒。

“贱货!……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

下定了决心的陆邵辉掀开了颖儿身上的被子,一口咬在高挺的酥胸上。

“唔!……呀!……”

颖儿美目紧闭着,睡梦中突然感到一双火热的大手慢慢分开了修长的玉腿,男子火热的巨根霸道突然刺入了湿润的肉瓣间,充满花液和另一男性精华的花径顿时紧紧包裹住滚烫的棒身,贪婪地盘吮着硕大而滚烫的肉冠。

“呀……呀……”

套着过膝袜的纤细玉足下意识地紧夹在男人的腰部,承受着男人急促而有力的冲击。

昏睡的颖儿显然被孟华阳折腾的太厉害,竟然没有清醒过来,被男人当成飞机杯一般肆意在娇嫩的小蜜穴中策马冲刺,不时微皱的秀眉和颤动的睫毛显得楚楚可怜……陆绍辉闷头啃咬着已经开始分泌出香甜乳汁的玉峰,坚挺的巨根一下下重重地H到少女胴体深处。

“恩………唔!…………唔!…………唔!……”

颖儿被巨根刺入并不断研磨花蕊,发出一声声梦吟,在少女甜蜜的粉红梦境中,心爱的情郎正用巨壮硕的巨根把自己串成起来,自己彷佛变成美人柱般任由肆意奸淫。

一股股黏液从花蕊间浇撒在肉冠上,被男人精心调教过的女体泛起一阵阵绯红,腻人的呻吟中充满了媚意。

蜜穴内痉挛的嫩肉不断吸吮着滚烫的巨根,把巨根盘绞的舒爽异常,彷佛要把男人榨酥一般。

鼓胀的春袋不断拍打在雪白的臀瓣上,发出富有节奏的泥泞声。

野兽般肆意啃咬着乳峰的男人,把昏睡的颖儿奸淫的娇哼连连,毫无反抗的昏睡美少女,给人带来一种迷奸幼女般的刺激感,下身的肉棒更是坚挺火烫起来。

“……唔!…………唔!…………唔……”

腻人压抑的娇吟让男人欲火高涨,娇嫩的花蕊不断吸吮着滚烫的肉冠,竟然让陆绍辉仅仅冲刺了数百下后就缴了械,一波浓厚滚烫的精液勐烈的灌入了娇嫩的子宫中。

“嘤!!…………”

颖儿颤抖的娇啼着,火热的娇躯在一阵颤栗……粉胯间的细缝被巨棒死死的刺入,把一大泡滚烫腥臭的精子激射入满是精浆的子宫中,把少女的小腹又再度撑大了一分……交媾后玉体布满了桃花般红晕少女依旧昏睡着,只是原本均匀的呼吸中渐渐染上了一丝凌乱。

发泄过兽欲后的陆绍辉,逐渐袭上一阵浓浓的倦意,在给蠢蠢欲动的孟华阳打了一声招呼后,陆少辉独自返回了房间。

恶毒的目光在妈妈和我之间来回扫视,暗暗骂了几句以后,在彷佛熟睡的妈妈身边躺下,不一会就睡了过去……彷佛熟睡的妈妈在听到耳边响起的鼾声后,轻轻将男子的手臂推开,神情呆滞的静坐了一会:“……悄悄的和颖儿按时吃药………悄悄的找到笔记销毁它……”

“……悄悄的和颖儿按时吃药………悄悄的找到笔记销毁它……”

妈妈低声呢喃着指令,再度赤足走进了书房,在暗格中抽出了陆绍辉那本记载满了催眠术的笔记,静静地走进了洗手间。

“毁掉它……毁掉它……”

妈妈呢喃着,将笔记一点点的剪成了碎片扔进了马桶中,然后将它冲进了下水道……然后神情呆滞的从一个角落里翻出已经服用了大半的避孕药……自己服用了一粒,又将另一粒避孕药放入了颖儿的水杯里冲进去了大半杯果汁……完成了所有指令的妈妈轻轻钻回了被子中,目光却紧紧盯着房间角落的我。

“……”

檀口无声的扇动着,一眨一眨的美目终于渐渐闭合,混乱的理智和不断编造改写的记忆让妈妈重新进入了荒诞怪异的梦乡中……突然间姣美无双的俏容浮起一个甜美而幸福的微笑,唇边飘出一阵微微的呢喃:“……彬……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