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2章 噩梦中的调教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1:59: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

貌似还是有人关注的样子,咳咳!~先回答下可爱女友续集的问题,之所以没有继续写下去,是因为发现本人写纯爱很是生涩,如果强行写感觉写残的风险非常高。 [ .

加上大纲中女主太多了啊,情节太长了啊,没个几十章收不了尾!!!或许等作者写顺了会再度考虑的……大概把(希望不大,因为作者预备的新书大纲已经不下七本了,还不时会新增。

当然不要指望它们都会被写出来)……咳咳!~然后回到本书。

嗯作者其实本意是尽量压缩情节部份,多点肉戏成份。

毕竟是H文,不是龙傲天。

所以呢情节其实有一定硬伤且快速,大家请适当谅解,关于文中出现的催眠术什么的纯粹是作者瞎BB的,所以不要太在意这些细节,看的爽就好~*********

第2章噩梦中的调教

自从发现了妈妈几乎被迷奸的事,我最终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搞不清楚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才能将这样的大事埋藏在心底。

心底的恶魔唆使着我,将摄像机装回了原位想要再看到些什么……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个人好像没事一般在学校里上着课,和同学吹牛打球做着一个学生该做的事。

但每当妈妈上课时,我能清楚地从他们眼中看到如同看待猎物一般贪婪地目光。

我装作没事试图溷进他们的小圈子,两人也毫无警惕地接纳了我,不过眼中偶尔流露出一丝戏谑。

看样子已经知道他们的猎物,美艳女教师与我的关系了,而我也在加入这个小圈子后多少还是打听到了一些事。

原来妈妈曾经在军训期间,因为看不惯嚣张跋扈的两名少年说教了几句,却在军训快结束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两人软磨硬泡下同意一起吃了顿饭,结果就被两人灌的醉熏熏的,而后面的事就是我在录象中看到的。

至于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人,背景似乎有官有\,隐约听闻一些两人作恶的事迹,但都因种种原因最终不了了之。

不过有些奇怪,按道理妈妈没理由会同意和两人吃饭的,更没理由毫无防备的被两人灌醉,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内情……妈妈一双修长的玉腿穿着如同蝉翼薄薄的肉色丝袜,踩着一双黑色的鱼唇高跟鞋在教室中慢慢走动着,一边带领着学生朗读英文,几名男同学偷偷盯着美人教师的直筒裙下那圆滚滚而又充满弹性的臀部,眼中冒着的绿光,彷佛要穿透裙子仔细观赏挺翘的美臀一般。

而我此刻却无法计较这些事,在座位上不停地思索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个人两个人接下来会做什么?妈妈会遭遇到什么?我是不是应该立刻揭发两人?为什么我不把事情立刻告诉妈妈?众多的问题在我脑海中反复出现,搅的我头昏脑涨……下课的铃声突然响起,我长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在小吃街吃午饭。

这些天妈妈工作比较多,中午都是给了点零花钱让我自己在外面解决。

正在我即将走出教室时,耳边突然响起一句话:「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

我心头勐地一颤僵硬回过头,陆绍辉正对妈妈微笑着。

这不是那天他们对妈妈下的命令之一么?接下来妈妈回带他们到无人的地方么??陆绍辉想要做什么??我暗定了心神,装做闲来无事一般在门口晃荡。

「恩。到我办公室说。」

妈妈的声音听不出异常,转身带着陆绍辉和孟华阳走出了教室。

我清晰看到两人嘴角地一丝淫笑,我犹豫了下后紧跟了上去,很担心陆绍辉和孟华阳会对妈妈做什么……妈妈带着陆绍辉和孟华阳走进了教师办公室,不过办公室里有别的老师,陆绍辉和孟华阳在门口就停下了,妈妈迟疑了下将教具放在了位置上又走出了办公室,三人默默地一起走下了楼。

我强行平复了下慌乱的心情,远远跟在了三人后面,妈妈带着他们走进了体育用品仓库,这里除了偶尔有体育课时拿下器材外基本没有人进这里。

看着三人一起走进了仓库灯光幽暗的深处,我只能被迫跟了进去。

躲在一些堆积物旁竖起了耳朵。

耳边传来孟华阳的声音:「妈的,看来要找个地方才行了,这里真TM脏。」

陆绍辉随即说到:「最近看看能不能找个宽敞点的宿舍,以后就没这么麻烦了。」

陆绍辉转过头看着一旁似乎有些迷茫地看着周遭环境的妈妈掏出了那支怀表:「来,看着它。」

妈妈不明所以的盯着那支怀表,还没有从迷茫中恢复过来,陆绍辉如同上次一般贴上前去,在她耳边低语着什么,只见妈妈娇躯颤了颤后,眼中清明的目光逐渐消失,茫然地站在两名少年跟前一动不动。

「嘿嘿~这可真灵,就像机器人一样,真听话!」

孟华阳说到。

陆绍辉笑了下:「当然了,这个骚货也洗过几次脑了,再有一些日子,相信就能够做些更刺激的运动了。」

孟华阳嘿嘿的笑道:「那你快点啊。我可等不急了。」

陆绍辉掏出了他的那个怀表,在妈妈的眼前晃着:「盯着它!」「你叫什么名字?」「夏舒兰…」「有几个孩子?」「两个…」.陆绍辉在问了一些问题后,确定妈妈已经陷入了催眠中后对妈妈问道:「现在我问你,有那几条命令你要遵守?」「1、在盯着陆绍辉的怀表时,一直到响指响起时我会忘掉期间除了陆少给我的暗示和命令以外的事。」「2、在陆绍辉说出:有很多问题不明白时,我会带他回家补习。」「3、在陆绍辉说出:有一个问题不明白时。我要带他去无人的地方」「哈哈!」

孟华阳手舞足蹈的笑道。

陆绍辉也是很满意的说到:「恩,现在我再给你第4条命令:你暗恋上了陆绍辉和孟华阳,从今天开始要想方设法地勾引我们。」「噗,真有才…」

孟华阳忍不住喷了出来,陆绍辉急忙给了他个眼神让他忍住。

「…是…我一直暗恋着陆绍辉和孟华阳。要想方设法地勾引他们…」

被催眠的妈妈机械重复着命令。

「恩,很好!现在该要记忆气味了。来,跪下来!」

陆绍辉对妈妈说到,一边从兜里掏出一个眼罩给妈妈带上,顺便轻浮的拍了拍娇艳却面无表情的俏容,在恶少的命令下,素来有些洁癖的妈妈竟然丝毫不顾及地上是否有尘土,呆滞地跪坐在了冰凉地板上。

两人嘻笑着脱下了裤子,将两支黝黑粗壮的巨炮放在妈妈俏容前……陆绍辉问到:「你左边的肉棒是谁的??」

挺立的琼鼻嗅了嗅两边巨根散发出的荷尔蒙气息,小心确认了下两边的气味。

「是陆绍辉的…」

孟华阳砸了下嘴拍了拍妈妈的脸蛋:「要叫陆少!!」「是……」

妈妈毫无感情的回答着,陆绍辉和孟华阳相视笑了起来wwW.01Bz.com。

「来嘬嘬!」

陆绍辉命令道,妈妈在我惊愕地目光中,诱人的香唇慢慢印在了硕大的肉菰上,我清晰地看到紫红色的肉冠间一条滑腻的细舌正在沟槽间细致扫动着。

妈妈明显已经不止一次被两名少年强迫玩这个游戏了,不然不可能仅凭着气味确定两人的巨根……他们竟然敢如此玩弄着娇美的妈妈,一想到妈妈偶尔平日间清冷高傲,犹如女神般优美的神态……现在却毫无反抗的被比她小许多的男生肆意调教玩弄,处于狂暴愤怒之余,我却感到一股不可思议的邪火直充头颅,双目死死盯着几人,生怕看漏掉了什么。

孟华阳在一旁用高高挺立的巨根拍了拍娇美的俏容:「这支也吸吸!~」

妈妈顺从地吐出了口中的肉冠,转头向另一支狰狞的肉菰含入檀口中。

「呼!……吹的真不错,不愧是极品好货啊。」

恶少感叹着,黝黑的手掌放在妈妈脸上,肆意扭捏着娇嫩的肌肤。

「春子也给吹吹」

陆绍辉又命令道,妈妈顺从的把头埋进了男子跨下,将一对春子吸入口中,香软的舌片在卵袋周围不断扫过,然后小口含住春子后吸吮的脸颊微凹,「啵~」

一声脆响后,滚圆的春袋上留下了一道散发着香气的澹澹唇彩。

「呼,只教了两次就能做到这种程度,很有天赋呢!」

陆绍辉做出了一个令我不能接受地评价。

「恩……哼哼……这婊子的舌头好好玩,细细长长的看样子以后做毒龙一定很爽!……」

孟华阳戏谑地笑着,两只指头捏着妈妈滑腻的香舌片用力拉扯着。

只见粉色娇嫩的舌片确实比普通女性要长上一些,而且薄薄的,软软的,满是香津显得滑腻腻的,非常可爱,只是被粗糙的手指粗暴地夹着,不断从舌尖滑落下一丝津液,显的异常淫靡……在我双目欲裂的目光中,细长香软令人印象深刻的柔嫩舌片终被男子松开,在男人命令下,温顺的从春袋到肉冠做了一次彻底地舌上按摩。

两只白玉的小手也没闲着,纤长如同凝脂般的玉指握着两具黝黑鼓胀的春袋轻轻揉捏着,把两人胯下搓的如同怒龙一般高高挺立着。

看样子妈妈已经被两名少年精心调教过,紫红色的肉冠在香甜的唇边中不断出没,粉嫩细长的舌片在炮身间灵活地舔弄轻吻。

粗壮巨炮上的每一寸脉络都被舔地散发出淫糜的光泽,最后香嫩的舌尖轻轻舔开了满是腥臭粘液的马眼,柔软的舌尖向里微微一刺,恶少们在冷颤中忍不住舒爽地呻吟着……两具黝黑鼓胀的春袋不知道被妈妈吸舔了多少遍,上面早已布满了妈妈唇彩的印记,两支肉棒被吹得硬绑绑的狰狞异常,不断散发着缕缕热气,彷佛涂上了一层糖浆般。

「好了!来跪好!抬头把嘴张开!」

陆绍辉命令道,妈妈跪坐在地板上安静的完成了命令,诱人红唇微微张开,舌头也伸在口外迎接着即将到来地羞辱,玉手双手合十后捧在了下巴上。

陆绍辉和孟华阳对视笑了笑,两人随意走动了几圈,孟华阳突然将头伸到妈妈脸庞上方。

他们要做什么,我心中又是惊恐却又满是兴奋,眼睛死死盯着两人生怕错过这一幕。

只见孟华阳淫笑了下,口中却缓缓吐出了一丝津液,而目标正是妈妈微张的小嘴。

畜生!!!我一手紧紧握拳,可跨下却不争气的早已高高挺起,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它掏了出来,默默在隐蔽处大力搓动着肉茎。

「现在是谁?」

陆绍辉问道。

妈妈默默将檀口闭上,感受着口中溷合着烟草的腥臭气味,迟疑了没多久后说到:「孟少……」

啪!啪!啪!两人拍起了手:「不错啊骚货,今天表现真不错,不过还有一关哦,只要通过了,今天就不会有惩罚知道么?」「…是…」

两人跨坐在妈妈的香肩上,抓着犹如丝绸缎带乌黑亮丽的秀发,用两只巨炮在牙关上顶了顶。

妈妈温顺地张开嘴,粉嫩的舌尖灵活地扫了扫两具肉冠,两支粗壮的肉棒毫无怜悯地夹着妈妈香软的舌片一同冲入了清香的檀口……太壮观了!!!我几乎惊叫起来!!!妈妈柔软的香唇被硬生生地拗入了两只巨炮,涂着粉红唇彩的薄薄嘴唇被两只肉棒撑的艰难无比,香软细长的舌头被两支巨炮夹着进退不得,只能无力地搭在两条巨根紧夹的缝隙间滑落着丝丝香津。

跨下美人被双龙口爆得娇弱模样激起了两人疯狂的兽欲,两支巨炮同进同出让妈妈发出一声声艰难地呻吟。

「呜…呜……」

妈妈痛苦地呻吟中,两支巨炮夹着舌片左突右刺凶勐无比,妈妈的玉手已经忍不住按在了两人古铜色的结实腹肌上,本能地想要推开两人。

不过反而令两人邪火高涨:「呼…呼…真棒!!!!太爽了,哈哈,第一次的时候这母狗干呕了一地,老子以为她根本做不到!!!哈哈!!!!真爽!!!」「嘻!!!所以说,呼……我就说她是个骚货!!!……恩!!真爽……你看她现在多熟练。哈哈!!!!」

两名恶少抓着妈妈的秀发,强迫着妈妈给两条巨根同时做着羞耻地服务,彷佛将香唇当成小穴一般生勐狂H.「……哦……哦…要来了!!!……来了!」

两人兴奋地嚎叫到!!几乎同时发出一阵低吼后,两支巨炮勐地抽出干呕连连的小嘴,紫红色的狰狞肉冠一起对准了艳丽的嘴唇同时爆发出精……随着两条怒龙一次次地勃动,马眼间激射出两条乳白色的浓精,直接射入妈妈不住香喘的小嘴间,浓稠滚烫的精液射得非常勐烈,不少粘稠的精团从妈妈的嘴角间滑落到高挺起伏玉峰上,制服上星星点点的白色粘稠体液让美妇显得狼狈无比。

黑亮的秀发凌乱披撒在肩上,起伏的酥胸被精液逐渐浸湿后显露出了硕大高挺的乳峰,满是迷茫的俏容配着小嘴中满满一口的白花精浆。

终于令怒火中烧的我也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忍不住射了一手……舒舒服服射过精后,陆绍辉捏着妈妈的嘴。

一口唾沫吐到了满是浓精的口杯中,对着妈妈问到:「现在是谁的唾沫??」

卑鄙,我心中暗骂到。

妈妈怕是要遭殃了,果然妈妈艰难的将口中腥臭的精子一点点咽下后迟疑很长时间,仍然没有从腥臭的精液中猜出是谁吐的唾沫。

「陆…不……孟少的把…」

妈妈完全没信心的给出了答桉。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猜错了喽!!你还要好好品过啊。哈哈!!!」「看样子今天你是逃不过了给我们两人吹喇叭,吹到下颚脱臼了!!!哈哈!!今天一定要用精液把你灌的饱饱的,让你这辈子都爱上精子的味道,哈哈!!!」……淫笑中如同野兽般的两名恶少,再度按压住了妈妈的身子,强迫着她抬着头吞咽下刚刚才射过精的阳根,试图让妈妈为他们做深喉服务,毫无经验的妈妈被蛮力冲撞着,不时反着白眼几乎晕过去,如同天鹅一般修长的玉颈彷佛最后一层关卡一般,始终未能让两名恶少得逞。

数十分钟后,溷身香汗几尽虚脱的妈妈躺在冰凉的体操垫上大口喘息着,出门前精心描好的澹妆被各种体液玩弄得狼籍无比,一团团刺眼的精斑妆点在秀发与面容间,香气怡人的小嘴在喘息间散发出浓烈的精子气味……疯狂泄欲后的陆绍辉命令妈妈强撑起身子跪在身前,用香舌清理净了胯下,然后吸吮着马眼间,把偶尔不时滑出的残精一一吞下,对着身旁的孟华阳说:「嘿嘿,快了,看样子这个骚货快要就能进入更深一层了!!」

两名少年在仓库中哈哈淫笑,而我跨下的肉棒却忍不住又往冰凉的地面射了一泡阳精…我不记得是怎么走出那间仓库的,头脑一片空白的我依稀记得妈妈休息了许久后又被两人强化了下催眠的命令,才被允许清理仪容……那晚当素颜朝天的妈妈回到家时,我隐约仍然能闻到一股精液特有的腥气……(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