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18章 妹妹的失身日二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6-08-02

…陆绍辉趴在仍处于高潮中的少女身上,蒙胧的白色纱衣被他解掉了胸前的绳结,露出一对令人垂涎欲滴的娇挺玉峰,男人如同野兽一般噬咬着鼓涨的乳峰,彷佛要从香滑玉峰中吸出香喷喷的母乳一般。 [ .

吸吮的两颊凹陷,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

下身粗壮的巨物死死的顶在少女粉胯间,肉菰堵在温暖的子宫里不时抽动几下,被灌了满满一壶精浆的子宫痉挛着,贪婪地吸食马眼中不时射出的残精。

少女娇小玲珑的玉体间布满了桃花般的红晕。

微微隆起一条弧线的小腹显得少女如同初初怀孕一般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子宫深处不断传来地欢快呻吟让颖儿微张着檀口发出阵阵娇糯低吟,娇小玲珑的玉体酥软地半靠在妈妈身上接受着男人阳精的洗礼……一旁的孟华阳赤裸着身体了走到了床边瓮声说到:「嘿嘿!辉子~爽够了没有!!老子的鸡巴都硬的发痛了!……」

「呵呵~好把,差不多了,接下来到你上!」

陆绍辉抱起手脚发软的颖儿在床上站了起来,快速地耸了几下臀部,把春袋中最后一股残精射进了子宫中,把失神的少女冲刺地发出一阵娇吟……随着巨根缓缓抽出,几乎瘫软的颖儿依偎在男人结实的胸膛间,两条纤细洁白的玉足在男人手臂上悬吊着,伴随着痉挛的玉体不时轻打着摆子,「噗!……」

硕大的紫红色肉冠才堪堪告别了痉挛的蜜穴,一股浓稠的白浆就从尚未合拢的花蕊中心喷了出来。

只见疲软黝黑的巨棒上顿时被喷满了如同米煳般黏稠的混合物,而少女粉胯间圣洁的宫殿正毫不知耻的敞开着宫门,原本紧密的花径在男人开垦后甚至无法合拢不断从蠕动的孔隙间缓缓流出白花花的精子,惹的几个少年哈哈大笑,纷纷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巨物如同利剑般高高耸立的孟华阳,一脸淫笑的从陆绍辉怀中抱过了颖儿,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知妹妹也逃不过两人轮奸的命运。

陆绍辉对着眉目间依然荡漾着浓浓春情的妈妈说到:「接下来轮到二老公给颖儿授精了,小舒兰到一旁给老公吹吹萧怎么样?」

尚未泄身的妈妈美目闪过一个魅影,充满了媚意的微笑浮现在娇美的俏容上,将狗链恭谨地用小嘴叼起来递向了陆绍辉。

陆绍辉哈哈大笑着将四肢着地妈妈牵下了床,彷佛熘狗般把妈妈牵到一旁的沙发上。

温顺异常的妈妈噘起滚圆的臀部虔诚地跪在男人跨下,用绯红的俏面蹭蹭湿热的春袋,温柔地亲吻着湿润而火热的雄根,细嫩的舌尖挑逗着不时喷吐出残精的马眼,然后一脸幸福的用香舌勾着男子的巨物一点点吞咽下,如同冰柱般修长而又圆润的玉腿间,晶莹的花液正不断滴落在华丽的地毯上……孟华阳没有急着享用颖儿的身体,而是站在少女身侧,一手捏住玉腕高高举起,另一只手则抓住少女的一只秀足提了起来,让交媾后身酥体软的颖儿只能用一只足尖堪堪保持站立。

一字马的造型令一帮少年兽欲高涨,因为他们能够更加清晰地欣赏刚刚开苞后,依然在抽搐中并缓缓流出精子的粉嫩蜜穴。

孟华阳毫不介意的向众少年展示着少女的私处,对还未从高潮中缓过神的颖儿命令到:「自己搂着我脖子,爹地我要检查下乖女儿的小穴!」

「好……好的……二爹地……」

余韵尚未褪去的少女恍恍惚惚地搂住了恶少的脖子,彷佛热恋中的情人般,将娇小的女体紧紧贴在男人赤裸的身躯上。

腾出了一只手的恶少,笑嘻嘻的将手伸向了少女的下体,粗糙手掌轻轻摩擦着被奸淫得通红的私处,高高耸立的滚烫阳根在圆润温软的玉臀上来回磨蹭着。

「啊……啊……」

体质被调教得异常敏感的少女顿时发出一阵羞吟,白玉般的身子再次浮现起阵阵红霞。

「呦?呦呦……被大爹地H的这么酥了啊……来小宝贝,给大家分享下被男人射精时的感觉啊?」

孟华阳坏笑着不断的用手掌摩擦着娇嫩的私处,拇指不时在细小豆蔻上揉捏下。

「啊!…………呀……!」

轻皱着秀眉的颖儿趴在赤裸火热的胸膛间被挑逗的玉体轻颤。

羞耻的一字马造型令下半身毫无遮挡的暴露众人灼热的目光下,加上耻丘间粗糙火热的不住摩擦,令少女芳心深处涌起一阵强烈的羞耻感,花穴间的嫩肉竟被刺激的隐隐颤栗,不得不强忍着粉胯间阵阵蚀骨的快感回答道:「大……大爹地……下面好粗……好大……好象要把颖儿…串起来一样………」

「嘿嘿,爹爹问的是乖女儿被大爹地射精时的感觉?可不是让小宝贝形容大爹地的鸡巴哦??」

一众少年淫笑着,好几个忍不住将手探入裤档里。

「呜…………呀…………爹……爹地……射…射精…又多…又烫……把颖儿里面……射的酸酸……涨涨的……」

「嘿嘿!!那么颖儿喜不喜欢被爹地射精呢??」

孟华阳强忍着高涨的兽欲,咬着少女红透了的耳垂问到。

「……喜……喜欢……嘤……」

少女在极度的羞耻回答中下身不由喷出一股黏稠的花液,把男人手心喷的湿漉漉的,顿时羞的将绯红的俏脸埋进了恶少胸膛间,大伙一阵哈哈大笑。

陆绍辉满脸得意的笑着对跨间正在服务的妈妈说到:「小舒兰,咱们的乖女儿说喜欢被老公射精呢??」

正吞吐着情郎巨根的妈妈,羞涩用俏脸贴在涂满了香津的滚烫巨棒上轻声说道:「舒兰……小舒兰也喜欢……」

陆绍辉哈哈大笑,抓着妈妈的秀发,将巨棒深深压入了美妇修长的玉颈中,一双大手抓住犹如吊钟一般的豪乳大力揉捏着,紫色的蝴蝶结在男人的指间不断跳跃……孟华阳用手指钻进了少女花穴中不断翻弄着,在淫靡的泥泞声中晶莹的花汁混合着乳白色的精浆不断从少女私密处滑落。

两只粗壮的大腿从少女身侧紧紧夹着的娇小玉臀,结实的臀部上下耸动着,利用少女滑嫩的肌肤打着飞机。

「呜……呜……」

浑身酥软的颖儿保持着羞耻的站姿,被男人尽情亵渎着,被迫将刚刚被灌浆的嫩穴展示在一众少年的面前,透明纱衣披在少女微微鼓起的小腹间反而增添了一种淫靡的感觉,暴露在空气中的肥嫩娇挺玉峰,随着恶少在下身的玩弄肆意摇摆晃动着,惹得一浪又一浪轻率戏谑的口哨不断响起,粉红色的蓓蕾在少女羞涩与窘迫间可耻站了起来。

「果然被大爹地灌了好多精子呢!」

恶少抽出了满是精浆的手指,按在少女微微鼓起的雪白小腹上抚摩着。

「呜……大爹地灌……灌了好多……颖儿肚子现在还酸酸涨涨的……」

俏脸绯红的颖儿贴在恶少健壮的胸膛间呢喃着。

「嘿嘿,是么??那么二爹地用大鸡巴给颖儿的子宫按摩下好不好?」

孟华阳坏笑着用坚挺的巨根贴在小屁股上挺了几下。

少女羞的小脸通红下意识的回答到:「……才……才不……二爹地坏……坏死了……」

「恩?敢不听二爹地的话嘛??哈哈,看老子来好好教训下坏女儿」

孟华阳故做凶恶的将少女按在自己大腿上。

「啊!!!……呀!……二爹地……二爹地要做什么!……」

颖儿娇声呼喊着,一双玉手慌乱的遮住娇小的小屁股,秀眸中却水波荡漾,隐隐透出一丝扭曲的快感。

充满青春气息圆润挺翘的雪白美臀让恶少喉头一阵耸动,眼里充满了赤裸裸的欲望。

粗糙的大手高高举起后「啪……」

的一声,勐勐抽在了噘起的臀瓣上。

「呀!……」

少女被男人野蛮的抽打下,忍不住痛呼起来。

雪白的俏臀上迅速浮起一只红色的手印,秀目中水气不断积蓄。

「啪……」

「呀!!好……好疼……」

「啪……」

「啊!!爹……二爹地……啊!!好疼……饶了颖儿!……呀!!」

「呼!!呼!!看你敢不听二爹地的话!!」

「呀!!!二爹地!…………颖儿…呀!!…颖儿不敢了!!……啊!!……」

「啪……」

「呼!!看老子不打烂你的小屁股!……呼!!」

「呀!……呀!……二爹地……颖儿错了……颖儿错了……呀!…」

「啪……」

「啪……」……男人兴奋异常地喘着粗气,一刻不停地抽打着少女的玉臀,不一会就在娇小的臀瓣上留下了一片鲜红的手印。

「啪……」

「呀!……呀!!……爹……爹地……啊!……」

小屁股被抽的通红的颖儿突然发出一声高昂地尖叫,一股粘稠异常的花汁勐喷了出来,把男人的大手喷的满是黏液。

「被抽屁股抽吹了!!!哈哈!!好贱的身子……」

王景龙淫笑着大叫到。

「嘿嘿!和她妈妈一样敏感呢!!嘻……」……一旁观赏的陆邵辉对着跨下的妈妈说到:「宝贝舒兰!……咱们的乖女儿又高潮了呢?」

春情泛滥的妈妈用水波荡漾的美眸含情凝睇的望着恶少满是邪气的俊脸娇声说到:「老公……好老公……可不可以也让舒兰高潮呢??」

陆邵辉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妈妈的俏脸:「好把!看舒兰这么乖的份上,自己坐上来!!」

「恩!!……老公最好了!……」

妈妈欣喜地亲吻了下恢复了坚挺的肉棒,小心翼翼地提着裙摆,一手扶着男人耸立的巨根,光熘熘的下身慢慢坐了下去。

「啊!……啊!……老公…老公好大……烫…烫死舒兰了……」

妈妈磨动着美臀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地呻吟,饥渴的粉穴紧紧裹住滚烫的巨根,享受着与情郎结合带来的快感,陆邵辉则咬住了一只挺拔的玉峰吸吮了起来。

「呼!!!小贱货竟然喷了老子一手呢!……」

孟华阳随手将掌上粘稠的花露抹在了被抽的红灿灿的小屁股上。

「呜……对……对不起……呜…………二爹地……」

颖儿委屈地抽泣着,泪珠不住划下俏丽的脸庞。

「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老子的话??」

「不……不敢了……」

颖儿强忍着臀间火辣辣的刺痛顺从地回答道。

「呼!!这才听话嘛!看你喷了这么多,就让爹地带小颖儿去尿尿好了!」

孟华阳嘿嘿淫笑着,把头转向一脸愤怒的我说到。

「啊…爹地……」

孟华阳从颖儿身后抱起了她,让娇小的女体挂在浑身赤裸的健壮躯体上。

彷佛父亲给小女儿把尿一般,托着少女的双腿走向我。

杂……碎……我已经猜到了孟华阳想要做什么了,可跨下却不争气的高高耸起。

心脏如同打鼓般被敲的咚咚作响。

孟华阳抱着颖儿将纤细修长的玉腿分成M型一步步走近了我。

「嘿嘿!好看么?小杂种??」

孟华阳坏笑着在我面前站定,两手托着少女玉臀离我不到半米前站定。

我呆滞地盯着妹妹下身饱满光洁耻丘,少女私处的幽香混合着一股强烈刺鼻的精液气息扑面而来,被大力H穴后的私密处有些红肿,粉色的果肉被H得微微外翻。

如同花骨朵般层层迭迭的蜜肉不断轻颤着,在我的注视下不时抽搐几下,不断滑落的晶莹蜜汁中混合着另一个男人刚刚留下的精华,从尚未合拢的粉隙间缓缓流出……原本愤怒绝望的我竟然被挑起了一股强烈暴虐的性欲。

「…………」

脑子里乱轰轰的我呆滞地张着嘴,死死盯着颖儿被内射后依然不时抽搐的小穴,耳间充斥满了一众恶少恶毒的嘲笑。

见到我迷茫混乱的摸样,孟华阳裂嘴笑道:「来小颖儿,该尿尿了!!……等尿干净了,爹爹就要给你授精了哦……」

「呀……呀……爹…爹地……有……有人……去…卫生间…好么?」

早已把我忘的干干净净的颖儿,羞耻地蒙住了俏脸小声恳求着。

「不行!!就在这里尿!!不然爹爹又要打颖儿的小屁股了!!」

孟华阳不顾少女的羞意,大声呵斥道。

「……爹…爹地……」

始终不敢反抗恶少淫威的少女,轻咬着洁白的贝齿,娇小的身躯羞的泛起阵阵潮红。

「来!!快尿!!!爹爹手都快酸了!!快尿!!!嘘……嘘……」

孟华阳托着颖儿口中吹起了给小孩把尿一般的口哨。

「哈哈!!!尿啊!!尿啊!!要不我也来帮小颖儿好了!!嘘……嘘……」

王景龙那个杂碎带头吹起了口哨,很快几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少年纷纷目露淫光的吹起了口哨。

「呜……呜……不……不要看……呜……」

颖儿被肆意羞辱着,少年们调戏恶毒的口哨声令少女的芳心狂颤不止,私处不但被人注视着,还有几个少年掏出了手机准备纪录下她羞耻的一刻……「来……乖女儿……快掉尿尿哦……尿完以后,爹地要好好的玩玩乖女儿的嫩穴穴,用爹地的大鸡吧把乖女儿串起来,让乖女儿的子宫好好的尝尝爹地的精子哦……嘻嘻……」

孟华阳重重吻在少女羞的通红的美颈,滚烫肉冠从翘臀后一下一下的研磨着粉嫩的肉蔻,不时重重的在湿润的粉隙间重重划几下。

「……呜…呜…呀…啊……」

根本经不起这样这样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挑逗的颖儿在发出一声高昂的娇啼后,粉隙间的肉瓣一阵颤抖,一条细细的热液从抽搐中的花芯里断断续续浇在了我的脸上。

「哈哈!!!尿了尿了!!!」

「呜……呜…………」

哄堂大笑中孟华阳兴奋的强行堵住了颖儿娇啼不止的小嘴,混合着一团团白色精子的热液突然彷佛开了闸一般,大量的冲刷在我身上……我的心如同死寂了一般,麻木地看着妹妹嘤嘤呜呜的与孟华阳舌吻着,滑腻清香的舌片不知道什么时候主动钻进了恶少的口中,缠着粗糙的舌头不住的吸吮着,水汪汪美目间满是痴迷的目光,俏脸羞的通红滚烫。

孟华阳就这样抱着妹妹在我身上尿着。

妹妹只顾着用玉手遮挡住羞红的俏脸小声乞求着恶少,根本没有在意刚刚对着自己哥哥尿了一身。

此刻在她的心中,异常难堪的我还不如旁人戏谑的目光令她在意……清澈的尿液中混合着大量白色的精子,浑身湿透的我一脸绝望的看着颖儿。

而她在羞耻的当众表演完了尿尿以后,早已忍耐不住的孟华阳随意扯了张纸巾擦拭了下少女的下体对着颖儿说到:「好了,小宝贝,爹地要给你开苞了!准备好没有??」

「恩……恩……」

颖儿那里还顾的上离她的私处仅仅只有不足半米的哥哥。

「嘿嘿!现在应该怎么求爹地呢??」

孟华阳邪笑着,滚烫的肉冠微微划入湿润的粉隙间,在后在豆蔻上顶了顶,挑逗着少女越发高涨的情欲。

「请……请二爹地把……大鸡巴……放到……放到颖儿的小穴穴里……再……再……喂颖儿的子宫吃二爹地……又浓又烫的精子……」

「哈哈!没错啊!爹地要把大鸡巴H进小宝贝的小穴里!喂颖儿的子宫吃爹地又香又浓的精子哦!!好不好??」

「……好……嘤………」

颖儿羞的花芯一阵紧缩,一股滚烫的花液喷在了我脸上……「哈哈!来二爹地来喽……」

孟华阳淫笑着调整了一下两人体位后,从身后抓着颖儿的两只手腕,在我眼前一点点地挤进了粉隙间……「啊…………啊…………呜…………」

颖儿没有了第一次开苞时那样的痛苦,仅仅轻声哼了几下,我麻木地看着紫红色的肉冠在花谷间磨蹭了几下后,找准了花心的位置,然后从娇小的俏臀后慢慢顶入,硕大的男根挤开了层迭的肉瓣后顺利刺入了少女的花径……「啊……啊!……啊!!……」

「哦!!哈哈!!这个就是初中女生的的小穴么!!果然是又紧又滑……麻痹的,感觉要被夹断了一样,哈哈!!……」

孟华阳喘着粗气兴奋地低吼着,巨根死死地挤进花穴深处。

被男人抓住手腕从身后侵犯的颖儿,娇小玲珑的女体被雄壮的躯体顶的不断垫起足尖。

不得不下弯腰将曲线玲珑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一双竹笋形的高挺玉峰在我眼前上下抛甩着。

「啊!!!……二爹地…啊!~…二爹地好大……把颖儿……里面填的满满的……呀!……呀……」

颖儿被男人肆意侵犯着。

恶少似乎有意羞辱着我,他一边控制着跨下,让少女尽可能近的面对我,一边有大力的用巨根反复舂捣着嫩穴,让颖儿迅速沉沦在欲海中。

「呀!啊……啊……爹……爹地…………呀……」

少女失神地娇啼着,一双星眸因为激烈性交,被H地不住翻着白眼,珠唇轻启着将清香的气息不断喷在我的脸庞上。

「呼!……呼!……小宝贝……爹地鸡巴H的舒服不???……」

喘着粗气的孟华阳问道。

「啊……啊~……舒……舒服……呀!!!亲……亲到里面了!!……呀……」

颖儿被男人H地娇叫连连,娇美却彻底沉浸在性爱中的小脸面对着我,让我不得不在极近的距离上观看妹妹在面前被男人征服时的痴态。

男人越来越重地撞击着粉胯,颖儿发出一声又一声娇酥入骨的呻吟,粉红色的舌片伸在檀口外滴落着香津,黑白分明的眸子间空荡荡的再没有我的倒影。

啪………啪………「呀!……啊!…………爹地……」

娇小的翘臀渐渐主动地迎上男人越发勐烈撞击,在啪~啪~的拍肉声中花液四下飞溅。

「嘻嘻……小宝贝转过身来吻吻爹地啊?」

孟华阳淫笑着说道停下了耸动。

「啊……呀~……呀…………好……好的爹地……」

颖儿翘着小屁股紧紧贴着恶少的小腹仍然忍不住轻轻磨蹭,一边艰难地转过上身乖乖递上香吻。

「嘿嘿~真乖!!」

孟华阳笑道,但是并没有享用少女的香吻,而是在少女的小脸上方伸着舌头,让一丝黏液顺着舌尖缓缓滑下。

颖儿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强烈的羞辱感,女体不知因为愤怒还是兴奋剧烈颤抖着,但是扭曲变态的思维却让嫩穴深处传来一阵激烈的痉挛,如同过电一般几乎当场泄身。

在停滞数秒后,颖儿屈服在了欲望之下,乖巧地伸出香软的嫩舌,迎上了男人舌尖上缓缓滑落的黏液,然后被男人奖励般的吞下了嫩舌,被堵得死死的檀口不断发出唔唔的呻吟……啪!……啪!……啪!……啪!……,清脆的拍肉声在房间中荡漾着,伴随着少女含煳不清地吟呜交织在我的耳旁,让思维早已麻木的我一阵恍惚。

两人的交欢已经渐渐进入了佳境,柔弱无骨的颖儿被孟华阳肆意摆弄出各种姿势交合,他把颖儿一只秀足抗在满是湿汗的肩上让少女单脚站立住,巨根贴着滑嫩的玉腿内侧狠狠往上冲刺,每一下都要把颖儿顶到足尖离地,被堵住的小嘴发出呜呜的呻吟后,才满足的稍稍抽出巨根。

然后还没有等少女从上一次冲锋中回过神来,又发出啪!……的一声,挺着结实的臀部,将粗壮的巨根刺进痉挛的蜜壶中。

小穴在反复舂捣后,被陆绍辉开垦出的细小颈道越来越柔软,不断的往滚烫的肉冠上喷射出混合着精子的粘稠花液。

孟华阳不断用马眼亲吻着子宫口,反复研磨着柔软的花芯,在颖儿身子被H弄的最酥软时突然紧紧熊抱着柳腰跨间用力一刺。

「唔!!唔………………」

颖儿发出一声含煳的悲鸣,娇嫩的子宫再度被另一名男子野蛮的侵入。

「哦!!呼~!呼~!!哈哈……爹地终于进到小宝贝的子宫里了!!」

喘着粗气的孟华阳兴奋的大吼着。

而颖儿在一阵悲鸣后彷佛失去神志一般,软软的靠在恶少怀中无助得香喘着。

孟华阳见少女被自己H弄到失神,反而兴奋地说道:「乖乖小宝贝,接下来是爹地的下种时间了!!小宝贝要用你的子宫把爹地的精子全部~全部都吸收掉哦!!!爹地今天就让小宝贝怀孕好不好??哈哈!!!」

恶少淫笑着紧箍住少女双膝,两手环抱俏臀,让少女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自己的淫根上,一下下结实地耸动着下身,黝黑硕大的阳根每一次都要将粉色的果肉带的外翻出一圈,然后又啪的一声将巨物狠狠地刺入蜜穴,直到鼓胀的春袋死死贴在粉胯间。

「呀!!……呀!!……爹……爹地…」

嫩穴被恶少大力H着嫩穴,刚刚才被精浆浇的又酥又麻子宫在另一名男性的巨根反复撞击后,被硬生生撑开的径道紧裹着巨根又啄又吸,把恶少爽的如同野兽一般嗷嗷乱叫。

「哈!……哈!……宝贝!!爹地来了!!爹地要在小宝贝的子宫里满满的灌上一壶!!哦!!……」

恶少怒吼着,布满汉渍的健壮上身肌肉突然鼓动起来,粗壮的巨根齐根死死顶入少女的身体中,一对如同铁蛋般的春子卡在少女粉跨间,又是一大股滚烫浓稠的精液勐哦灌入了子宫中。

「嘤!…………」

如同树袋熊一般挂在男子身上的少女娇啼一声后,玲珑女体间迅速泛起玫瑰般的粉红色,层层迭迭的果肉沸腾般痉挛紧缩起来,花径深处不断传来阵阵强大的吸力,肉穴贪婪地死死咬合着滚烫男根,清晰的感受着粗壮的巨物在澎湃有力的跳动中将滚烫的阳精激射入酥麻不堪的子宫……娇嫩贞洁的子宫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中,被两名男人的精液轮流灌入,大量浓稠滚烫的精子在子宫中混合在一起,让平坦雪白的小腹隐隐隆起。

被阳精灌的娇啼不止的少女,不知何时将玉腿环在了男人腰间,一双白嫩的秀足在男人身后紧紧的扣成了一对玉蝴蝶,如同白玉般赤裸纤细的上身恬不知耻的紧紧贴在满是湿汗的滚烫胸膛间,把高耸的玉笋压地扁扁的,最后绯红的小脸嘤嘤呜呜地递送上了香唇,被男人粗暴的重重吻了上去……「呜……唔……老公……烫死舒兰了……老公棒死了……呜……唔……唔…………」

一旁沙发上的妈妈坐在陆绍辉结实的大腿上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哼,肥美圆翘的臀部在一番激烈的冲刺后,坐在男人的阳根上不断磨动着美臀,直到光熘熘的下身与巨根的缝隙间缓缓流出一滩刺眼的白浆,妈妈和颖儿一样被滚烫的阳精填满了堕落的芳心……呜!!呜!!呜!!当两名至亲被男人肆意奸污后,我的理智终于断裂了。

我愤怒的在椅子上挣扎着,满脑子里只有杀光这帮杂碎的念头。

赤红的双目彷佛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死死盯着眼前一个个恶棍,几个少年被我看的心虚起来,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见到椅子上激怒了的我,孟华阳怀中抱着颖儿。

抬起脚将我连带着凳子勐的一下踢到了墙脚。

「嘻!……小杂碎还敢反抗!看老子不踩死你这只臭虫!!……」

孟华阳保持着交合的姿势一下一下的勐踹向被绑在椅子上毫无反抗的我。

剧烈的动作使得仍在射精中的巨根勐烈地胡乱撞击着嫩穴,把仍然沉浸在灌浆快感中的颖儿撞的嘤嘤呜呜,一股清泉被硬生生的H了出来。

正在揍的兴起的孟华阳只感觉下身一热笑骂到:「草!!怎么又尿了!!……」

「呜……呜……」

颖儿失神的靠在恶少肩膀上香喘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痴痴地盯着恶少脸庞。

「哈哈!!被爹地的精子灌舒服了把??嘻嘻……是二爹地的精子好吃还是大爹地的精子好吃呀??嘻嘻……看小宝贝一脸的痴样。走!爹地的大鸡巴里还有好多子弹呢!!我们回房接着玩!!嘻……」

孟华阳贪婪的亲吻着颖儿不住喘息的香唇,随意踹了我几脚后,抱着酥软无力的颖儿在我绝望愤怒的目光离去。

「呵呵,看样子效果果然开始减退了呢!」

不知什么时候陆绍辉用狗链牵着四肢体着地的妈妈赤裸裸地走到了我身边,只见陆绍辉软化后的巨根缓缓从马眼间滑下一丝丝残精。

我强忍着胸膛的剧痛看向妈妈,希望妈妈能被我唤起一些理智。

可被狗链牵引的妈妈完全没有什么反映,只是如同母畜一般耸动着琼鼻彷佛在空气中嗅着什么气味。

一张薄薄的眼罩彷佛完全隔离了她的世界,美丽恬静的脸庞在男人给予了精子的滋润后异常娇艳,趴在地毯上彷佛被人精心饲养的宠物一般,不时亲昵的用妙曼的娇躯轻蹭着男人的小腿。

陆绍辉看了看妈妈,回头又看着我脸上愤怒的表情,微笑渐渐的变的有些阴翳,而被愤怒的几乎烧尽了所有理智的我,很快被几个狗腿打了一针后,晕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