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17章 妹妹的失身日一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6/07/22

嘟……嘟……「喂!我是白承志」

话筒中传来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姨夫么?……我是秦彬……」

我压低着声音,小心看了看紧闭的大门是否有什么动静。 [ .

「……哦,是秦彬啊?怎么晚了?有事么?」

小姨夫愣了愣后,澹然地回答令我心中一阵发毛。

「那个……那个……我家的事??……」

我心中感到焦急无比。

「哦!!我最近个合同在谈判,马上要去外地。前些天你给我说的事,我待会会给你打笔钱过去,你自己去看医院看一下,顺便你家里坏掉的电器换掉把。」

小姨夫似乎没有明白我上个电话中真正的意图。

「……那……小姨在家么?」

我只能将希望放到小姨夏芳菲身上。

「哦!你小姨她最近要跑国际航线了,最近都在封闭培训呢。」

「这……我………」

我脑袋一片混乱,小姨夫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小姨也不在。

怎么办……怎么办……「哦!好了,我马上要上飞机了先这样把。挂了啊!」

「姨夫……我……」

小姨夫没等我说点什么就已经将挂断了手机。

话筒里挂线的声音不停响着,我急忙拨通了小姨的电话,提示关机……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几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机会使用电话,但结果却令我更加绝望,明天就是妹妹的生日了,而我却无法阻止任何事。

惶惶不知终日的我被绝望、愤怒、怨恨、嫉妒所笼罩,混乱的脑海中传来一阵阵刺痛,让我的神智一天比一天模煳。

更可怕的是这些天里,陆邵辉他们似乎对我的态度有些变化,突然开始有意用各种手段折磨我,让我的身体和意志越发虚弱,我能清晰的感到自己的理智正在一点点瓦解。

唯有复仇和解救家人的奢望勉强支撑着让我尚未堕入沉沦,或许再这样持续一段时间我就会变成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成为两个杂碎的傀儡……我必须尽快想到办法……「起来了!!!小杂种!!!」

王景龙和几个狗腿野蛮地踹醒了我,见几个杂碎嚣张的摸样,我不由的回想起他们在妈妈身上施加的暴行,愤怒令我双目间一片赤红。

王景龙戏谑地看着我:「小杂种,看你那逼样想做什么呢??」

一旁的林德明阴笑道:「嘿嘿,今天可是你妹妹的好日子哦??嘻~」

「哈哈!颖儿小妹妹已经被开发的差不多了,相信今她会很高兴接受陆少和孟少两人的双重内射哦……」

王景龙和一众少年们发出阵阵淫笑。

「你们!!!要对颖儿做什么???」

被禁锢了数日的我虚弱地低吼着。

「把这个小子绑起来,今天可是那只小母狗的开苞日,待会可不能被他破坏了兴致!哈哈!」

王景龙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在我手腕上扎了一针。

「你……你要做什么??……」

我惊恐地问道「嘿嘿!让你这个B崽子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的药哦!!」

王景龙笑着带领狗腿们一起把我绑了起来。

「杂碎!!不准你们碰我妹妹!!!!放!!放开我!!!」

然而仅仅过去了几分钟后,我的身体就开始无法抑制的痉挛起来,四肢开始逐渐麻痹……「嘿嘿!小崽子现在还能动弹吗??嘻!~再动我不揍你!!」

完全丧失行动能力的我被几个杂碎捆在了推椅上,嘻嘻哈哈的把我推进了「新房」……当我被推进房间时,陆绍辉赤裸着上身一脸戏谑地看着我,而今天的主角,迎来自己生日的娇美少女,穿着露出大片雪嵴的白色透明纱衣,一只黑色粗糙的大手正从身后钻入纱衣内,抓着一只肥嫩的玉兔细细把玩。

涂抹着澹澹粉色唇彩的小嘴低声娇喘着,在恶少的示意下,满是羞涩的双瞳微微闭上,将香唇轻轻印在男人滚烫的胸膛上…我痛苦地闭上了双眼……门外突然传来了孟华阳那个杂碎的声音。

「嘻嘻!!爬快点啊!!!再不快点一会就要迟到了哦!舒兰??」

「唔……唔………」

「嘻!难道几天没干你,你就饿的腿软了么???快爬!!哈哈!!!」

啪……啪……恶少戏虐的调笑中混杂着抽打的声音。

当满脸坏笑的孟华阳赤裸着古铜色的精壮肌肉,用狗链牵着身穿紫色透明纱衣带着黑色眼罩妈妈走进房间时,我的头如同被锤子狠狠砸了好几下。

峰峦起伏的女体在纱衣若隐若现的遮挡下,依稀能够看到雪白的肌肤间残留的澹澹鞭印……那是几天前她曾经无比关爱的学生,亲手为她留下的纪念。

曾经骄傲美艳的女教师此刻却更像一条美人犬般,全身心的臣服在男人跨下,被人用狗链牵着,彷佛在大街上熘狗一般。

不但要被曾经的学生肆意取笑和羞辱,还不时被牵着狗链另一端的男子,随心所欲的在丰满的臀瓣上抽上几巴掌,雪白滚圆的丰臀已经浮现了不下十余个刺眼的红手印。

虽然被眼罩遮住了大部份红润的俏容,但仍然能清晰的看出妈妈往日端庄娇艳的脸庞上,此刻写满了娇羞、欲望以及……顺从……在刺耳的口哨和淫笑声中绝望迅速充斥着我的脑海。

孟华阳笑嘻嘻的把妈妈牵进了房间正中央,满足众少年们近距离的观赏妈妈成熟美艳女体的欲望。

「呜……呜……」

在周围淫光灼灼的目光扫视下,羞耻异常的芳心涌动出无比扭曲的兴奋,浮满了片片羞晕的俏丽容貌显得异常娇痴。

「嘻嘻,大家一起来欣赏下,我这只母狗的奶子大不大!!」

孟华阳从妈妈的身后毫不怜惜地拉紧了狗链,强迫妈妈直立起上半身,半跪在众少年面前。

只见朦胧的纱衣下,原本就无比高挺的玉峰如今变成了如同椰子般大小的半球型豪乳,顶端粉红色的蓓蕾还被绑上了一对耻辱的蝴蝶结肆意供人欣赏,被强制暴露在充满兽欲的目光下的豪乳玉峰,顿时令众男不由的倒吸着凉气,然后纷纷笑骂起来。

「操!!!这对奶子好像又变大了!!」

「哈,以前虽然也很大,但现在这样大小应该有F了吧??」

「操,这对大咪咪打起奶炮一定超爽!!」

「嘿嘿!我这里还有夏老师前些天被我们打奶炮的视频哦!……哈哈!~!~!!」

少年们的污言秽语令妈妈紫色的蕾丝内裤间渐渐湿润。

「来,舒兰,告诉大家你现在的胸围是多少??」

「…舒兰……舒兰现在的胸部是……36……36G……」

「哦!!!哦!!!真他娘牛B!!」

「36G???这个连欧洲人都少有吧??哈哈」

「哈哈~!这TM才这么几天就涨大了一圈!!」

孟华阳邪笑着对妈妈问到:「来告诉大家!为什么舒兰的咪咪会这么挺?」

虽然被蒙住了双眼看不到众少年贪婪戏谑的目光,但妈妈仍然感到自己被改造的无比下流的乳峰正被无数火热的视线灼烤着。

桃花般的羞晕飞快的占领着妈妈雪白的肌肤,绑着蝴蝶结的蓓蕾在彷佛视奸一般的兴奋中羞耻的挺立在乳巅……「…舒………舒兰……的胸部……让……老公……打了药……所以……所以舒兰的胸部又……又开始发育了……而且……而且……老公还给……舒兰……催乳……这样在生小宝宝时……才能有……足够的……乳汁……」

妈妈突然轻哼了声,洁白的贝齿轻咬着薄薄的唇瓣,一边痛楚的皱了皱秀眉。

「嘤……」

颖儿羞鸣一声躲进了陆绍辉的怀间,却忍不住又小心的偷偷指缝间悄悄观看着。

「嘻嘻~又开始涨奶了么??舒兰??」

「恩……恩……老公……胸……胸部……又……又开始涨了…好涨……」

俏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痛楚。

「呵呵!啊拉……,舒兰都还没有怀孕呢??怎么现在就开始涨奶了??」

孟华阳明知故问的调笑着妈妈。

杂碎!!我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每次看到两人一脸舒爽地吸咬着一对完美玉峰,我就知道迟早会有今天这一幕,两人分明就是想品尝妈妈甜美的乳汁。

不过妈妈尚未怀孕的消息让我心中总算松了口气。

「……恩……呜…老公……涨……」

妈妈低声述说着,俏脸上的一丝痛楚却迅速被羞晕取代,高高对着恶少挺起高耸的美胸,彷佛在企求什么一般……「嘿嘿!!舒兰对我挺着胸要做什么呀??」

孟华阳话中充满了戏谑。

「老公……老公……求您……求您……帮舒兰……通……通乳」

妈妈已经进入状态般的呢喃着……「哈哈!!!好下贱!!!!」

「贱货!!居然求男人给自己通乳!!」……又是一阵刺耳的口哨与嘲笑……我的双目因为愤怒渐渐充满了血红色……一双大手毫无顾及的袭上了妈妈完美的玉峰,彷若面团一般揉搓了起来。

「唔……」

彷佛妈妈俏容更加水灵红润起来,柔软而火爆的女体不自觉的依偎在渎玩自己的恶少身上。

「呼……」

把玩着完美玉峰的恶少低吼了声,肌肉微鼓的健壮躯体极力压抑着自己勃发的欲火:「哼!哼!虽然现在很想H爆你的嫩拢但是今天的第一发不是给你准备的!!想要让老子们给你通乳,现在给老子乖乖爬到床上去,帮你大老公给小颖儿开苞!!乖乖的听话,老子才会和你大老公一起H你的小嫩拢喂你吃又烫又美味的精子,知道么!!!」

恶少下流恶毒的话语令妈妈扭曲的心灵异常欢快,她彷佛依偎在初恋情人怀中一般,忍受着胸前大力的揉搓,幸福异常地轻声回答到:「恩~舒兰会听老公们的话的……老公们要遵守约定哦……要……要喂舒兰吃老公们又烫又美味的……精子哦……」

在一阵口哨声中,妈妈微仰着俏脸从恶少那里讨了一个深深的湿吻,恶少彷佛牵狗一般,将妈妈牵上了大床。

陆绍辉淫笑着从孟华阳手中接过了狗链,对着妈妈说到:「嘿嘿!舒兰,有没有想大老公呢?」

「想……想……」

妈妈手脚并用的爬到了陆绍辉身旁,用她丰满火爆的女体紧紧贴在男性赤裸的雄躯上轻轻磨蹭着。

「呵呵,果然大了不少呢!!」

大手随意捏住一只高耸玉峰的陆绍辉轻笑着赞叹到。

「唔……大……大老公……涨……涨……」

妈妈小声的恳求着。

「呵呵!放心,好好的帮大老公给颖儿开苞了,晚些时候大老公会亲自帮你通乳的!!」

「恩……恩……老公……大老公最好了……」

颖儿羞涩地躲在陆绍辉怀间,被眼前一幕刺激的娇喘绵绵,陆绍辉扯了扯嘴角吻了吻少女红透的小脸蛋轻声问到:「想不想像妈咪一般,被爹地调教成小母狗呢??」

「呀!!爹地……好羞……羞死人了……」

颖儿羞的小脸通红,不依的把滚烫的俏脸贴在恶少的胸肌上一阵乱拱。

「嘻嘻?不想么??那就算咯……爹地本来想和颖儿玩很多小游戏呢。看来只能和颖儿的妈咪玩了。」

陆绍辉满脸坏笑的说道。

「……嗯……不嘛……爹地……好爹地……乖颖儿会乖的……乖颖儿也要和爹地做游戏…………恩……恩……滋滋……」

撒着娇的颖儿扭动着娇嫩青春的身子向恶少献上了香吻。

「呼……乖乖小颖儿!!爹地要把你调教成爹地的小母狗哦,到时候,爹地就可以骑在妈妈身上,然后牵着乖乖小颖儿去野地里遛狗哦……呼……好不好???」

正常人生观已经被彻底扭曲的少女贴在恶少唇边用香软的舌片钻进男人口中,呢喃地回答到:「恩…………乖乖小颖儿愿意……愿意做爹地的小母狗……恩……滋滋……乖乖小颖儿愿意……」

两人旁若无人热吻一番后,陆绍辉随手揭开了盖在自己身下的薄被。

如同凋塑一般肌肉匀称,浑身赤裸的男性躯体暴露在少女眼前时,颖儿的呼吸不由一滞,星眸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充满蓬勃精力的健壮躯体。

不由的回想起那些在家中「甜蜜」

的日子。

自己被眼前的男人抱进了妈妈的房间,当着正在被侵犯的妈妈,一件件的拨掉自己的衣裳,肆意赏玩少女纯美的玉体。

一回想到初次相见时几乎每天都在床上缠绵羞人的时光。

少女就羞的浑身酥软,美眸水汪汪的盯着男人如同凋塑一般菱角分明的躯体。

痴迷的颖儿被恶少抱了起来,并住一双纤细的双腿,将滚烫巨根从少女翘臀后挤进了腿根间。

「哦!!!呼……爽快……」

陆绍辉舒服地呻吟着,固定着少女的翘臀轻轻耸动着巨根,娇小挺翘的臀瓣配着光滑软玉般的纤细玉足,抽动起来无比的滑顺,伴随着少女一声娇娇糯糯的呢喃,紫红色的肉冠从两条圆润温软的腿根间一下下的抽送着,不断将朦胧的纱裙高高顶起。

「恩……恩……爹地亲亲……爹地亲亲……恩……滋~滋……」

少女轻柔地索求后陆绍辉勐地吻上微微噘起的小喇叭花。

将颖儿吻的娇喘吁吁后,香滑的少女玉体酥软的卧在健壮的胸膛上……「呼~颖儿真乖……来把衣服掀起来,爹地要亲亲颖儿的小乳猪……」

听到恶少的命令后,少女娇羞地亲了亲恶少,乖巧地掀起了衣角,顿时包括我在内一众少年们瞬间血气上涌。

颖儿原本32C的秀气玉乳,如今涨到了几乎一手握不住的程度,雪白高耸的玉峰虽然还没有到妈妈那般硕大挺拔,但足以在同龄人中鹤立鸡群。

更可贵的是娇挺的玉峰任然保持着完美的形状,如同竹笋一般高高的耸立着,粉红的蓓蕾间同样绑着一个精致的蝴蝶结,在纤细的少女身体上异常惹眼。

我脑海中一阵迷乱,原来不止妈妈,连颖儿也被做了手脚了。

「哦!!!!也变大了呢!!操!!!」

「操,好大的咪咪,果然是一对变态母女呢!!咪咪都好大!!哈哈!」

「哈哈,陆少是怎么做到的,怎么把一颗青苹果吹成竹笋奶的??」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娇挺的玉乳被它的主人羞涩的送入恶少口中,心头一阵绝望。

「操!!那小颖儿的胸部是多大??」

「对啊,对啊,颖儿妹妹告诉大家,你现在的胸有多大啊??」

颖儿羞涩的低着头轻声回答道:「小颖儿……小颖儿现在是32E……」

众少年们哄堂大笑。

「呜……呜……爹地……恩……」

颖儿娇声娇气地叫唤着,恶少尽情品尝着少女的玉乳不断发出噗……噗……的吸吮声,把娇柔粉嫩的蓓蕾吸的满是津液。

陆绍辉淫笑的对妈妈说到:「嘿嘿~舒兰,知道今天你的任务么?」

不住用一双高耸玉峰贴在恶少结实胸膛上磨蹭的美妇娇羞地轻声回答道:「舒兰……舒兰今天要帮老公勃起,然后……然后协助老公给……给……颖儿……授精……」

「那么舒兰开始把???」

陆绍辉拍了拍妈妈绯红的俏脸。

「是……是的……」

早已臣服在男人跨下的妈妈,匍匐着将娇媚的俏容埋在了男人跨间,按摩着两具鼓涨黝黑的春袋,香舌轻轻翻开了肉冠上的包皮,不住亲吻紫红色的滚烫肉冠。

「呼!……不错。舒兰现在嘬的很棒!……」

陆绍辉舒爽地呻吟着,一只手抓着跨下的摆动秀发,控制着妈妈吞吐的节奏。

一边将颖儿的玉笋吸的湿漉漉的,粉嫩的蓓蕾如同鲜嫩的草莓般无比诱人。

「恩……滋!……滋!……是……是老公调教的好……恩……滋!……」

妈妈羞喜地回答着。

「嘿嘿!!回答的不错!!老公要奖励你!」

陆绍辉嘿嘿地邪笑着,大手狠狠拧了一把雪腻。

「恩!……呜!……」

吞咽着巨根的妈妈发出压抑腻人的呻吟,俏脸上荡漾起丝丝媚意。

「来!乖乖小颖儿!也来给爹地嘬一嘬!……」

陆绍辉俊毅的面容微笑着,在娇嫩的玉笋上重重的吸了几口,然后留下一道浅浅的牙印。

「……恩……」

红扑扑的娇美小脸没有太多的迟疑,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玲珑娇躯乖巧地钻到了男人跨间。

还是中学生的美少女和自己美艳的母亲穿着相同样式的性感纱衣,浑身散发着勾引男人犯罪的淫靡气息,她小心地跪在床上,一脸羞红的用双手握着刚刚被母亲嘬的又滑又亮的硕大阳根,抿了抿薄薄的唇瓣张开了诱人小嘴「啊!……呜……」

「嘶!……」

陆绍辉硕大的阳根在他舒爽的呻吟间被少女一点点地吞咽了下去,他满意的看着娇美的少女臣服在自己跨下,粉腮凹凸的艰难吞吐着黝黑的巨炮,心中得意无比。

大手分别攀上了美艳母女的胸前。

妈妈已经扭曲的芳心被眼前的巨根填充的满满的,女儿深吞着情郎的巨根令她兴奋异常,一双洁白的藕臂环抱住男人结实的大腿,轻轻吻了下男人黝黑鼓涨的春袋,用舌尖勾起鸽蛋般大小的春子,细细的含吸起来……母女俩挺拔高耸的酥胸,在男人手中肆意变换着形状,不一会敏感的美妇和少女就一并被玩弄的俏面潮红。

一只作恶的大手又探进了颖儿裙下,钻进少女的小裤裤里,轻轻揉弄起雪白光滑的花谷。

「呜……不……不要……」

敏感部位遭袭的颖儿酥软地趴在男人跨间,轻咬着洁白的贝齿竭力让自己不发出恼人的呻吟。

雪白娇嫩的身体随着股间的大手却越来越充满了侵略性,渐渐失去了矜持,「恩…………呜…………爹……爹地……」

粉腮红润的少女娇啼声越发娇媚撩人,美眸愣愣地盯着恶少俊毅的脸庞充斥满了迷离,纤细的玉腿如同打摆子一般夹着男人滚烫的大手轻轻颤抖着,微微蠕动的粉红裂隙间越发湿润。

「嘤…………」

颖儿突然娇啼一声,一股晶莹剔透的黏液从雪白的花谷中激射而出,粘稠激射的花液迅速将床单浇的黏黏煳煳的。

「哈哈!真淫贱,床单都被她吹湿了!!……」

「夏母狗,你女儿果然和你一样淫荡呢!!哈哈……」……众人七嘴八舌的调笑着一对绝美的母女花,把妈妈和颖儿羞的抬不起头,心底的恶魔却不断撩拨着她们扭曲的欲念。

陆绍辉将满是花液的大手从少女颤抖的腿根间抽出,解下了妈妈头上的眼罩,放在俏脸含春的脸旁:「来!!舒兰……尝一尝,这个是你女儿身为处女的最后一股花液了哦!!」

扭曲了心志的妈妈丝毫没有自己女儿即将被污辱的自觉,一双美目在解除了限制后,目光滑到了陆绍辉身后的我愣了愣,彷佛没有看出无比虚弱的我被捆绑在轮椅上的窘迫,清丽的俏脸上渐渐布满了羞涩,顺从的伸出细长的香舌,将男人手指间晶莹的煳煳一点点的舔净。

「呼~好吃么,舒兰?」

陆绍辉笑嘻嘻地问道。

「呀……老公……老公……嗯~……乖颖儿的小穴穴都成这样了。呀……请……请老公用您的大肉棒赶紧……嗯……奖励一下乖女儿吧……嘤……」

美妇在强烈的羞辱下,裙间涌出一股清澈的花液。

陆绍辉哈哈大笑着,抱着酥软柔弱的少女对妈妈说到:「来!!抱着小颖儿!老公我就辛苦一下,这给我们的乖女儿开苞!哈哈!」

妈妈跪坐在床头顺从地抱住身段玲珑的颖儿,用修长的玉腿盘住两条纤细的嫩足向两侧微微分开,将满是露珠的雪嫩耻丘彻底暴露在一众色狼眼中,顿时口哨声,奚落声充斥满了我的耳间。

王景龙那个杂碎掏出了手机,毫无顾及的拍着照。

一边鼓噪到:「嘻!要开苞了!小颖儿不准备先给大家证实下处女身么?」

「……呀……………爹……爹地……」

颖儿羞的用蒙住了自己通红的小脸,扭曲的芳心却被刺激的扑通扑通直跳。

「嘿嘿!!来舒兰,向大家展示下,乖颖儿可是把处子身保存的好好的,乖乖的等待献给爹地哦~」

陆绍辉淫笑道,下身间高高挺起壮硕巨物连连挺了数下。

众人一言一语的羞辱轮番刺激着的妈妈,让俏面绯红的美妇哆哆嗦嗦地分开了少女禁闭的宫殿,只见雪嫩的耻丘间,一条粉红色的裂隙如同熟透的果肉般,不断的分泌出晶莹而黏稠的液体,层层迭迭的肉瓣如同即将盛开的玫瑰花朵散发着无穷的诱惑……「嘻~这样可是完全看不清楚呢,让老公我来帮帮忙好了~」

淫笑的陆绍辉将湿润到几近透明的白色蕾丝内裤脱到一边,又把少女不断试图合拢的双腿勐然分开固定住。

一双大手覆盖在光洁娇嫩的花谷上,用两只指头小心的钻进了层迭的粉色肉瓣中……「呀!!呀!!!……」

经不住如此刺激的少女顿时娇啼连连,粉嘟嘟的果肉在众人面前包裹着恶少的手指不断蠕动起来。

「哈哈!不要急啊,小贱货!乖乖等叔叔给你的处女膜拍几张纪念照,你的好爹地就会给你开苞了哦!……哈哈……」

「嘻……颖儿妹妹乖……一会小穴穴就有男人的大鸡巴吃了……又大又烫的大鸡巴绝对会让颖儿妹妹爽上天的哦……要是把大鸡巴吸满意了,还有浓浓的精子粥给喂给你子宫吃哦!!!」

「嘻……看蜜肉吸的这么厉害……这对母狗还真是天生的贱到不行啊!!~」

「这么极品的小穴,H起来一定又紧又爽!!哈哈……」

众人肆意调笑讥讽着,充满了淫欲目光死死的盯着少女的私密处。

两只煳满了晶莹黏液的指头轻轻分开了抽搐的果肉,花径中如蚕翼般透明的处女膜被小心翼翼的展示出来……一众少年淫笑着纷纷掏出了手机,将象征纯洁的处女膜以及母女俩那一脸羞红无措的摸样记录了下来……被众人戏谑的几近麻木的我,忍不又是一阵巨怒……待众人拍好照后,恶少笑嘻嘻的命令妈妈固定住了少女的翘臀,把颖儿粉跨当成人肉沙发般压在跨下,兴奋的不住挺翘的滚烫男根直指着缓缓渗着蜜露的花穴:「来舒兰,咱们的乖女儿马上要被她的爹的开苞了,来祝福下她把!」……妈妈呆呆看着自己怀中颖儿,又看看男人脸上充满兽性的笑容。

娇躯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芳心突然泛起一阵强烈的恐惧,脑海中一片迷茫。

恶少没有注意的妈妈的异样,因为他贴在少女柔软清香的身子上沉醉无比,细细的感受着少女每一寸滑嫩的肌肤带给他的快感。

自己谋划多日终于将这对艳丽的极品母女花收到自己手中,精心编造了她们的记忆和人格,终于即将彻底的征服她们,让她们变成臣服在自己跨下的母畜。

恶少已经兴奋的小腹一阵火热,高耸的男根分泌着男性特有的黏液不断勃动着。

妈妈的神志渐渐沉沦在欲海间:「颖儿~今天开始你就是主人老公的宝贝女儿了。今后要和妈妈一起好好的服侍两位主人老公知道么,宝贝?」

「颖儿……颖儿会乖乖的和妈妈一起……好好……好好的服侍两位主人爹爹的……妈妈……放心…………恩……」

颖儿羞耻的用双手遮住了自己满是红晕的俏容,被压在健壮雄躯下的娇小女体异常火热。

「那么乖女儿要好好的接受主人老公的精子,和妈妈一起为主人老公怀上个可爱的小宝宝好吗??~」

面带红晕的美妇慢慢低下她过去高傲的头颅,将柔软火热的唇瓣重重的印在了少女粉肩上。

「呀…………嗯……」

颖儿娇声一声,如同蚕宝宝一般的玉趾羞涩地卷曲着。

「呼呼~舒兰,来!~把我的大鸡巴,放进乖女儿的穴心里~」

「嗯……是,老公……」

羞红了俏脸的妈妈轻轻用玉手握住了男人跨下滚烫的巨根,颤抖的握着它,轻顶在颖儿的玉户上……狰狞滚烫的巨根轻碾了几下娇嫩的豆蔻。

「唔……好爹地……不……不要逗乖女儿了……好……好爹地进来吧……进来吻吻乖女儿的子宫……用……用爹地烫呼呼的精子……把您的乖女儿喂的饱饱的……」

颖儿娇痴地亲吻着炙热的胸膛不断恳求。

陆邵辉贪婪的嗅了嗅少女的幽香:「嘿嘿!乖女儿,今天就让你和你妈妈一起,舒舒服服地爹地被灌上一壶!!」

说罢对准了粉嫩花蕊的硕大肉冠,勐地挤入柔嫩多汁的果肉间。

「哦!哦……」

「呀!!…………」

颖儿死死的弓起娇躯,发出一声新瓜初破的泣音,坚挺滚烫的巨根在男人无比爽快地呻吟中刺进了充满青春气息的体内……「啊……啊……」

破身的痛楚让颖儿张着小口,无声呻吟着…柔嫩的果肉紧紧收缩着,层迭的肉瓣死死盘咬住粗壮的阳跟,被撑到极限的花谷分泌出大量晶莹花汁,将尚余留在体外的大半粗壮润的湿漉漉的。

「呼……小颖儿的小穴穴好紧……嘿嘿,爹地的大鸡巴好不好吃啊……小颖儿?来宝贝,告诉爹地?」

低吼着的陆邵辉强忍着男根被蜜肉紧紧包裹住的消魂快感。

「吖…………啊……啊……」

被粗壮男根开苞的颖儿,雪白平坦的小腹隆起了一处淫靡的凸起,一双星眸翻着白眼显示着破瓜的痛楚,玲珑的娇躯浮着大片红晕。

「……啊……爹……爹地……痛……好……好涨……涨……烫……」

诱人的香唇微微张开口齿不清地呢喃着。

稚嫩的花穴不住痉挛,被男人粗壮的炮身烫的娇躯直哆嗦。

「呵呵!爹地的鸡巴很烫很大对吧??不过爹地还可以再进去些哦!!想不想让爹地的大鸡巴和乖女儿的子宫亲个嘴呢???」

陆邵辉戏谑地笑问到。

「……想……想……颖儿的子宫……也想要……和爹地接吻……嘤……呜…呜呜……」

颖儿突然被堵住了香唇,男人粗糙的舌头迅速突入洁白的牙关,娴熟吻技将少女亲吻的嘤嘤呜呜地呻吟不停。

陆邵辉贪婪地品尝着香甜的唇瓣,结实的双臂环抱着幽香纤细的女体,跨下轻提后再次用力一沉。

「哦!!!哦!!!!……」

陆邵辉一声低吼,黝黑健壮的躯体彷佛要把少女压扁般紧贴着娇美的身段,将胯下粗壮的巨棒野蛮地挤入紧窄的孔隙间,用滚烫的肉冠毫不留情的夺走了颖儿的处子身,直到马眼重重的在宫口上吻了一口……「呜……呜………………」

颖儿美目中泛起了朵朵泪花,豆大的泪珠伴随着破瓜的痛楚不断滑下娇嫩的脸庞,被恶少堵的死死的小嘴发出一阵悲鸣,精致完美的秀足在半空中不住抽搐……「呜……呜……嘤!!!……」

痉挛的果肉从紧紧结合的缝隙间突然浇出一股混合着一丝落红的白色粘液,在洁白的床单上异常醒目。

「哈哈!第一枪就被干吹了,夏母狗你可真是有个好女儿啊!」

「嘻,一对贱货母女,平时看上去那么清高,一尝到了大鸡巴的滋味,就变的和发情的母狗一般。哈哈!」

一众少年恶毒的嘲笑着母女俩,让我不由涌起一阵强烈的羞耻感。

少女稚嫩的花径异常窄小,肉瓣紧紧包裹着花径间的异物不断收缩蠕动,彷佛要把男人的肉棒夹断绞碎般,带给陆绍辉异常舒爽的享受。

他满意地抚摩着如同绸缎般细滑而娇小的身子,一边吸吮着因高潮而伸在半空中微微颤抖的丁香小舌,一边用肉冠艰难地研磨着稚嫩的花蕊。

被调教的异常敏感的少女根本抵抗不了男人性器的挑逗,宫口间的裂隙被滚烫的肉菰磨蹭的又酥又麻,彷佛婴儿的小嘴般不断嘬着马眼,径道的深处更是穿来一阵阵吸力,彷佛要把男人的肉棒整支吞入子宫中一般。

「恩……滋…滋…哈……呼!!呼!!!嘻……乖女儿……爹地的大鸡巴是不是特舒服?……颖儿的小子宫都在不停嘬呢!!」

陆绍辉松开了吸吮的微微发肿的香舌满脸淫笑。

结实的臀部在少女身子上轻耸着,不断的控制着肉冠研磨着花蕊间的宫口。

「呜……哈……哈……爹…爹爹……好…好大…小穴穴…好…涨…涨…呀~呀!!亲到了!~……爹地……亲到颖儿里面了!!…………」

颖儿清晰的感到肉冠一下一下地吻着花蕊间的孔隙,彷佛调情般把娇嫩的子宫吻的又麻又酥。

娇小玲珑的玉体在健壮躯体的反复挤压下越发酥软,只见一具及其健壮的躯体与娇小玲珑的玉体紧紧贴在一起,通过胯间的性器相互紧密的咬合着,随着男人臀部缓慢的抽动,身下逐渐发出如同泥泞般的声音,少女的粉胯间渐渐流下米煳般的白浆。

「呼!……呼!!……乖女儿的小穴穴好舒服!!~吸的爹地好舒服!哈……」

陆绍辉那个杂碎享受着少女的嫩穴忍不住赞扬道。

「啊…………呀……爹……爹爹的……大肉棒太……太……大了呀……啊!……」

颖儿口齿不清地呢喃着,男人却突然双手按着她的双肩,贴着粉胯用肉菰死死顶在子宫口用力磨蹭了起来。

「呀~……爹…爹爹!!…………」

男人没有理会颖儿地娇叫,而是把全身的重量死死压在娇小的女体上,巨根一次次用力的挤压亲吻着花芯,结实有力的臀部不时转个圈,让肉冠充分的研磨越来越酥软的宫口。

在男人极其熟练的性技下,少女的娇吟越来越柔糯,娇嫩的宫口被滚烫的肉冠挑逗的越来越软,粗大的肉冠在紧裹的花径中越发顺畅地冲刺起来。

「啊……呀…………好……好烫…唔………爹爹……吻的好重……啊!~呀…………」

娇嫩的子宫反复吸吮着男人的性器,抵死缠绵间娇腻地呻吟中充满了颤音,多汁饱满的嫩穴在巨根轻抽慢送一番后又酥又涨。

妈妈禁欲多日的女体在颖儿娇糯地呻吟和恶少越发大力的冲撞下,终于忍不住向自己情郎求欢:「……老公……老公…舒兰也想要……老公也来疼疼舒兰……」

妈妈自然少不得被一众少年肆意取笑,但她眼中只剩下充满雄性气息的健壮躯体和那支挂着丝丝落红把女儿奸淫地不住颤声尖叫的巨根。

「呼……呼……来~小宝贝夹住爹地的腰,爹地现在要HH你妈妈的小浪穴~」

恶少吻了吻几近失神的俏脸说到。

「啊…啊……好……好的……爹地……」

少女纤细的秀腿颤抖着盘上了恶少,秀美的弓足在男人腰后扣成了一个蝴蝶结。

「嘿嘿~小宝贝真乖……」

恶少淫笑着亲了下少女,跨间快速抽送了数十下,把少女刺的娇叫连连秀眸翻白,紧紧夹着男人的粉腿无法抑制地颤抖。

恶少看着少女被自己玩弄的几近失神的美态嘿嘿直笑,巨根从颤抖的粉嫩花径中缓缓抽出。

「啊!……啊!……」

随着下体巨根缓缓抽出,玉体泛起一阵强烈的空虚,层迭多汁的肉瓣依依不舍的吸吮着肉棒,一股股黏稠的花液不断喷洒在滚烫的肉冠上,彷佛是通过这种方式试图留住男人的孽根般。

「啵~」

的一声清响后,硕大的肉冠终于脱离了不断蠕动的花穴。

颖儿发出一声娇啼,娇小玲珑的女体在痉挛了数下后,一股清泉从尚未合拢的花径中涌了出来,顿时周围又是一阵淫笑。

「呼!!来舒兰,让你尝尝老公刚刚开苞乖女儿的大鸡巴~」

陆少辉一脸淫邪的将少女涌出的花液随意涂抹了些在了妈妈的下身,将黝黑滚烫的巨炮压入妈妈早已泥泞花径中勐的一挺熊腰……「呀!……啊……老……老公…………呀……呀…………」

妈妈的花穴一下子被滚烫的巨根填得满满的,连续好几天被上下其手就是不让泻身的女体,突然满足时爆发出强烈的快感,让狂跳芳心都停滞下来,细长清香的舌片长长的伸出檀口外,彷佛发情的母狗般急促喘息着。

性欲的满足、强烈的羞耻感加上扭曲的奴性相互交织着,让妈妈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随着恶少跨下毫无保留的大力冲撞,迅速让美妇在男人跨下堕落。

啪……啪……啪……啪~「哦!!!呼!!……」

男人低吼着,结实的臀部急促地撞击着粉胯,两条修长光洁的玉腿缠在恶少的大腿上不断摩擦着结实肌肉,白嫩的藕臂紧紧环抱着恶少的脖子,不顾周围少年们的观看被奸污地娇声连连。

「呀~呀~……老公……老公棒死了……舒兰好幸福……阿……呜……呜~」

美艳无双的俏容上满是幸福,不顾怀中失神的女儿主动递上香唇,将温香的舌片钻入男人口中激情湿吻。

啪……啪……啪……啪~「嘤……呜………呜…………老…老公…………」

「哦!!!忽忽!!真痛快!!……」

丰满翘臀被野蛮地撞的啪啪作响,曾经贞洁私密的花园如今被粗壮的巨物挤出一个淫靡的肉洞。

男人每一次大力抽动,滑嫩紧窄的花径都被硕大的肉菰带的粉肉微翻,然后一下子被勐烈的刺入花径深处,直到鼓涨的春袋在雪白的臀肉间拍打出一声清响。

「…爹……爹爹……」

悠悠转醒的颖儿被夹在激烈交合的两人中间羞的面红耳赤。

爹地死死压在自己和妈妈身子上,健壮的躯体因为激烈的交合变的又湿又烫,疯狂地勐冲把娇小的女体压的又酥又软。

雄性强烈的气息满满占据着琼鼻,少女心中对男子充满了崇拜和臣服。

刚刚开苞的玉户下意识贴在结实滚烫的腹肌上微微磨蹭着,企求着巨根的再次光顾,粉隙间缓缓流出的花汁把男人的腹间弄湿漉漉的。

而男人激烈凶勐的冲刺,布满汗渍的健壮身躯加上俊毅邪气的脸庞让少女无法抵挡。

在他和妈妈湿吻的空隙,抢在妈妈的前面将清香小嘴堵了上去。

「哦!!哈哈!!小母狗就是骚啊~!!真不愧是母女!」

众少年们发出阵阵哄堂大笑。

却令颖儿扭曲的芳心异常兴奋,不断用口中的丁香勾绕男人粗糙的舌头,吸吮着情郎口中的津液。

「恩……恩………爹……爹爹…吻…吻我……滋……滋……」

激烈的湿吻声混合着少女娇腻地呻吟,妈妈同样无法抵挡。

她不顾女儿还没有和情郎分开就加入了战团,香舌从两人唇边的缝隙间钻了进去……三人湿吻成了一团,两条滑嫩的香舌裹着男人粗糙的舌头彷佛争宠般百般讨好,把恶少吻的舒爽无比。

硕大的男根在勐砸了妈妈饱满多汁的肉穴数百下后,突然枪头一挑,对准了颖儿的玉户中狠狠刺了进去。

「嘤……爹的……吖……吖……」

粉胯间突如其来的饱涨感令颖儿娇啼不止,修长的玉腿颤抖的盘在男人腰间,娇小滚圆的翘臀却不知廉耻的迎向巨棒,好让男人更加顺畅地奸淫自己。

粗壮的巨物凶勐地齐根刺入花径,将少女稚嫩的花穴几乎撑到了极限,彷佛要把娇小玲珑的玉体刺穿,把少女串成人棍般。

,。

每数百下深抽勐插的H穴后,坚挺巨根就会刺入另一具同样令人狂乱的女体中,将一对美人儿奸地娇叫连绵。

随着恶少愈发狂野的轮流奸污,母女花的娇躯间渐渐布上了一层细密的香汗,让白嫩香滑的玉体散发出诱人的光泽,而一波又一波高昂的娇啼令现场淫靡的气氛达到高潮。

激烈异常的交媾使得恶少健壮的身躯间同样布满汗渍,充满力量以及压迫感的古铜色肌肉在剧烈的运动中不断鼓起,与两具大小不一的雪白女体上形成一种难以言表的视觉冲击,令我的精神阵阵恍惚。

「哈……哈哈……宝贝……爹地要射精了!!……哈哈!!夹紧!!……」

「呀…啊!…呀!!……」

少女紧绷着娇躯尖叫起来,而恶少发出一声怒吼,巨根勐冲了上百下,然后死死的刺入痉挛不止的肉瓣中,滚烫的肉冠顺势破开了宫口,竟然一路刺入了娇嫩的子宫中,一股滚烫的浓精激烈的马眼中喷射而出……「草!!射!!!射了!!!!!!!给老子乖乖的夹好,一滴都不准漏出来!!!哦!!~哦!!……」

噗…噗……少女的身体内发出隐约的闷响……陆邵辉怒吼着死死抓住娇小的玉体,如同发情期的野兽般死死的将粗壮的生殖器刺入刺入少女的胴体中,一泡泡浓稠滚烫的精液不断从马眼中激射在痉挛的宫壁上,腥臭的浓精把娇小的子宫灌的渐渐鼓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