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15章母女花的凌辱沉沦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看`精#彩`小$f&M`在'www点01bz点netl'壹~版$主`小^f/看/第/一/时/间/更/新

作者:D大人2016/7/3

昏昏沉沉睡了不到六个小时少女,被一具雄壮的男性体魄死死压在光滑的嵴背间,睡意蒙胧的少女感到一双大手正顺着两条白色过膝袜一路向上滑走,火热的手掌很快攀爬到了如同婴儿般滑嫩的粉臀间,粗糙手指重重在挺翘的臀瓣上捏了几把后,轻轻探入了饱满的花谷间,如同情人般的抚摸很快让粉隙间渐渐溢出一丝晶莹,少女扭曲的心灵间升起一阵愉悦……「唔……妈……妈咪~……」

在淫辱中逐渐清醒的少女发现了母亲正以同样的姿势趴在身旁,只不过她还被蒙上了眼罩,口中也被塞入了一个红色的口塞,一名健壮的男性正以在自己身上男子同样的姿势倒趴在她傲人的女体上,直接把头枕在丰满爽弹的翘臀间,一脸享受地轻咬在丝袜包裹下的臀瓣……强烈的羞意和耻辱灼烧着颖儿迟钝脑海,她艰难的回想起,昨天夜里母亲与自己一同在「招待」

客人就餐后。 [ .

男子突然要求想要加一床「暖被」

御寒。

母亲自然无异议,自己便与母亲一起作为「暖被」

跟随两名男子回了房……在两男贪婪淫邪的目光中,自己强忍着羞意换上了纯白色的过膝袜和一件棉质的小肚兜趴到了床上,而母亲则被要求赤身裸体只允许穿上一条微微带着荧光的肉色连裤后,并排趴在了床间……在一夜的娇吟和无尽爽愉的低吼中,妈妈修长圆润的丝袜玉足让两人爱不释手,一对硕大雪白的豪乳更是助长了两男疯狂的欲火,而新加入的自己,被不断强迫妈妈摆出同样的姿势,好让男人更加清晰的鉴赏两具美艳诱人的胴体。

继承了优良基因的纤细玉足以及一对挺立滑嫩的笋乳成为了男人们的新宠,不但被两名男子肆意啃咬享用,还被他们用手机拍下了一张又一张令人面红耳赤的私密特写。

在两名男子的哄骗强迫中,自己与妈咪不得不摆一同出一个个极尽诱惑的姿势让男子尽情拍摄。

更有甚者,男子还把她们摆弄成各种淫贱姿态,然后将自己粗壮的下半身一并拍摄在内,那种彷佛下一刻母女俩就要被男人强行交配的淫照,让颖儿一晚上都羞的面若桃花,娇吟不止……逐渐回到现实的颖儿,身旁传来一阵阵低沉压抑的喘息,身旁的美妇微微颤动着浓密的睫毛,睡意惺忪发出一声轻吟后,微微张开了两条被玩弄了一宿的大长腿,晶莹滑爽的丝袜包裹着丰满而又圆润的臀部,弹性十足的温香臀瓣即便已经把玩、抽打过无数次,甚至抱着它睡了好几晚。

依旧不能满足男子邪恶的欲望,他已经发誓要把这具完美的臀部调教自己专用的肉便器,让它在需要时,随时都可以套在自己火烫的巨物上尽情发泄。

贪婪的粗舌从雪白的嵴背间一路舔入了溪水拂拂的沟渠中,腿根间女性的迷人芬芳和隐约可见的柔嫩粉隙让他胯下邪火乱冒,重重的在晶莹的丝臀上咬了几口,健壮的雄躯间很快冒起了一丝热气。

「唔……恩!……」

尚未苏醒的妈妈轻咬着樱唇,伴随着身后男子地骚扰,俏容间飞快爬上了一层红霞。

在某种不知名原因的影响下,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编织的世界中,在这个甜美的梦境里,娇羞万分的美人正轻轻将玉腿盘上健壮的腰间,面容上永远笼罩着迷雾的男子深情地注视着一丝不挂的玉体,如同暖阳一般的笑容在迷雾间渐渐绽放开,在她羞喜的轻呼中男子胯下一沉,与自己赤裸的胴体紧密结合在一起……幸福感满满的充斥着芳心,虽然看不清迷雾男的面容,但她清晰的知道他就是自己最珍爱的情郎。

尽情迎合着心爱的男子,让他享受自己滑嫩傲人的娇躯,直到滚烫的阳精激烈地灌入痉挛的蜜壶中,妈妈芳心中幸福而又充满了甜蜜,热情地向迷雾般的男子献上了一个又一个的热吻,幽径间的蜜肉不断按摩着怒涨的巨物……沉睡中的妈妈在枕间发出一个又一个甜蜜地呢喃,而一对丝袜玉腿却在现实中被男子舔的水滑油亮,还拍下了一张张丝袜美腿的特写,男子坐在丰满的圆臀上,淫笑着咬住了诱人犯罪的秀足……「呜!唔!……」

少女突然感到一具火热的躯体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玉体,喘着粗气的脸庞死死的贴在自己几乎赤裸的玉臀上一阵勐蹭后肆意乱咬起来。

一条粗糙湿热的舌头钻进了腿根,挑开了棉质的内裤,在粉嘟嘟的小花苞上尽情亲吻。

不时还用手中的手机拍下几张少女私密的照片。

「唔……不要……唔……陆……陆哥哥……」

少女娇声轻叫着,赤裸的玉背让男子舒爽无比,粗壮的阳根牢牢的顶在少女乌黑秀发间,两只大手更是毫不客气箍住了两条乱摆的纤足。

「颖儿乖!……颖儿的嫩穴穴真香!……嘻……来陆哥哥要和乖颖儿的嫩穴穴接吻了哦!……」

「呜呜!……不……哥哥……哥哥……颖儿会害羞……」

滋!……「呀!……嘤!……」

下体穿来阵阵吸魂夺魄般的快感,让少女彷佛飘在了云端,粗糙灵活的舌头卷着敏感的蜜豆又研又吸,一会又舔开谷丘间的粉隙轻轻将舌尖刺入层迭的花丛间,又或用大嘴包裹住饱满的私处不住吸吮蜜缝间甜美的蜜汁……「嘤!……嘤!……!」

圣洁私密的宫殿被男子尽情赏玩,弹嫩的小小雪臀上被咬的布满了牙印,修长的纤腿上罪恶的大手正肆意游走,菱角分明的坚硬腹肌在雪嵴间来回摩擦……「呼!!呼!!乖颖儿,以后也和妈妈一样永远都做哥哥的暖被好不好??」

男子喘着粗气毫无廉耻地问道。

「呜呜……嘤!……」

一双玉腿因为强烈羞耻在男人不断游走的手掌间微微颤抖起来。

「呼呼!!!哥哥可喜欢枕着颖儿的小屁股了,香喷喷的……又弹又嫩!!……嘿嘿」

男子轻笑中,狠狠的咬了一口滑嫩的臀肉,又用脸贴着臀部来回磨蹭。

「啊!!啊!!!!!……」

扭曲的芳心让少女羞吟了半晌后悄声回道:「陆……陆哥哥真的……真的喜欢颖儿的小屁股吗?」

「嘻!当然了,陆哥哥超喜欢哦!!……嘿嘿!」

「……」

少女沉默了半晌,微若蚊呐般回答道:「陆……陆哥哥……颖……颖儿……愿……愿……嘤!!……」

羞涩的少女轻扭着被不断啃咬的臀瓣,彷佛在撒娇般的神态让男人淫欲大动。

在抚摸了几遍少女的纤足和翘臀后,男子把颖儿翻身抱住,大手一把拉开少女胸前的肚兜,大力揉捏着挺拔香滑的酥胸,一边对准了清香的小口重重亲吻了下去……「恩!……滋!!……恩!……滋!!……」

酥胸上的阵阵刺痛,根本无法阻止少女的芳心在热吻中逐渐融化,两条纤纤玉腿主动盘在了男子赤裸的熊腰间,套着过膝袜的秀足轻轻压在男子结实的臀部上,彷佛在替臀部按摩一般反复轻踩,一双洁白的手腕搂着男性的脖颈间,温柔而羞涩地递送着樱唇…充满了男性气息健壮的雄躯把少女熏的酥醉异常,一块块结实密布的肌肉中蕴涵着爆炸般的力量,两条如同铁柱般的手臂紧紧搂抱着柔软的娇躯,把滑嫩的乳房如同面团般肆意揉搓……少女棉质的内裤间早已被磨出一片片水渍,英俊脸庞上邪恶的淫笑却让少女提不起一丝反抗,少女早已沦陷在陆邵辉精心编制的淫欲深渊之中……「唔……唔…………」

妈妈沉醉在甜蜜的梦想中发出一阵舒适的呻吟,晶莹光滑的大长腿,被男人品尝舔噬的满是水光。

肉色的丝袜在津液的滋润下紧紧的贴在诱人的弓足上,一条修长圆润的大腿被男人骑坐在胯下,另一条则搭在黝黑的身躯上被尽情的抚摸把玩。

伴随着男性硕大巨物地轻耸慢顶,妈妈在春梦中连连娇啼……孟华阳淫笑着,伏在美妇曲线诱人雪背上,早已高耸坚挺的粗壮巨根从弹性惊人的臀瓣间顶在玉户上:「嘻嘻!!……起床尿尿的时间到了哦!!!……」

连丝裤都未脱下,直接就将坚硬的臀部重重的沉下……「……唔……唔……呀!!!……」

沉睡中的妈妈终于被下身传来的异样渐渐唤醒。

「哦!!!哦!!!!哈哈!!!!醒来了么??哈哈!!……夹紧点,你这个夜壶,让老子好好的射上一壶,哈!!……唔!~哦!!……」

孟华阳半蹲着,粗壮的巨根裹着光滑的丝袜艰难的挤进那条细嫩的裂缝间。

壮硕的巨根彷佛用尽全身力量般突然连根轰入颤抖的蜜壶中,秀眸惺忪的妈妈刚刚才从甜美的梦境中苏醒就被巨根奸淫的不住娇喘。

「啊!!啊!……呀!!……」

啪!……啪!!……啪!!……啪!!……被大力挤压的蜜肉发出的强烈愉悦感如同阵阵潮水般袭来,蜜肉间的花汁不断的满溢在床单上,男子舒爽地低吼溷合着妈妈娇媚地呻吟让颖儿身心剧颤。

「嘿!有些尿急了呢……呵呵!……你妈咪做夜壶做的可棒了,乖颖儿也要好好的学哦?」

陆邵辉强扳着不住湿喘的少女,强行让她观看母亲被奸污的美景。

「唔……哥……哥哥……颖儿…羞………」

少女羞浑身酥软,直往恶少怀抱里躲。

「嘻!……乖颖儿以后也来做哥哥的夜壶好不好??」

恶少揉玩着少女的酥胸,淫邪的轻问道。

「………唔……」

少女羞的无言以对「嘻!~想想啊,乖颖儿以后是要当哥哥们的暖被的,要是夜里哥哥们同时尿急了怎么办??颖儿妈咪一下子会忙不过来的!……哥哥们又不能尿在床上啊……所以呢,有了乖颖儿和妈咪一起来做夜壶以后,每天晚上睡觉时,陆哥哥和孟哥哥就可以同时大肉棒刺在你们俩的小穴穴里啊!……要是尿急的话,就不用等那么长的时间了~对不对!……恩??」

「哥……哥哥……呜呜!!……」

少女娇嫩的躯体在男子雄躯间不断的磨蹭,一想到自己和妈妈将会一起被壮硕的阳根齐根刺入花径,躺在同一张床上接受两名男性的轮流交合,娇嫩的花穴不但要轮番品尝不同的巨棒,还要用花径间层迭的蜜肉不断地按摩冲杀中的肉棒,直到把怒涨肉棒盘吸至极限,让它们最终在痉挛抽搐的子宫强灌入溷杂而滚烫的精子……剧烈的屈辱勐烈的冲刷着少女扭曲的心灵,让她芳心终于滑落入欲望的深渊。

「是……颖儿……颖儿想……想做……哥…哥的夜壶…呀呀!…………」

「是嘛?好!!……不过颖儿必须先做一件事才可以做哥哥的夜壶哦!!」

「嗯???嗯????」

「嘻嘻,那就是从现在开始,颖儿必须要叫我们爹地才可以哦!!!!嘿嘿!!!」

恶少目中充满了摄人的淫光。

「……是……是……爹…爹地……」

堕落的少女终究屈服在了男人的淫威下。

粉腮红润,微闭星眸的献上了湿润的樱唇……「哦!!~啊!!!~啊!!!……」

妈妈娇媚的呻吟伴随着男子的冲刺不断从檀口中飘出,雪白傲挺的豪乳在半空中不断的上下抛甩,傲人的胴体被男子抓住两只手腕后,强迫着跪在床第间任由男子从身后重重冲刺到蜜壶最深处,巨龙彷佛要把妈妈捅成人棍般越发大力地重刺着,如同铁蛋般的睾丸在滑腻花汁的滋润下越发鼓胀,在丰美的丝臀上拍出一道道肉浪。

肥美层迭的蜜肉如同婴儿的小嘴般,死死咬吸着粗壮的阳根,傲人的娇躯在蒙胧的灯光下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淫笑的陆邵辉搂着娇羞的颖儿坐到了妈妈的身前:「来颖儿,把这个给你妈咪带上!……她做夜壶的时候,可喜欢带上这个了!……」

「嘤!!……」

「嘤!!……」

一条带着金色项链的乳夹让母女花同时发出羞愧异常的呻吟,少女颤抖的接过乳夹后,在恶少拿起手机坏笑着开启了拍摄。

再他的引导下,颤抖的小手一点点的接近半空中勐烈抛甩的豪乳,妈妈更是羞的娇吟连连,下身的蜜肉紧紧的箍着粗壮的棒身,沸腾的蜜肉将肉棒按摩的异常舒爽。

「哦!哦!!!!贱货,蜜壶夹的越来越紧了!!!酸死老子了!!!痛快!!哦!!!……」

泥泞紧裹的花径在强力的痉挛中,把冲杀中恶少夹得阵阵激灵,浑身密布的肌肉在极度的爽愉中绷的紧紧的,跨下更加毫不留情的用力冲刺起来,被蛮力刺出一个破洞的丝裤再也无法阻挡越来越凶勐的巨物。

更加勐烈冲刺让少女的工作越发艰难起来,小小的乳夹根本无法准确夹住上下抛动嫣红蓓蕾,在陆邵辉的催促中,她强忍着羞耻,小手突然抓住妈妈抛甩的豪乳,迅速用乳夹夹在了葡萄粒上……「呜呜!!!……」

妈妈咬着唇角发出一声长长闷哼,娇躯不住颤抖,丰满而肉感的臀部死死压在男人的小腹间,壮硕的巨根趁机突破了宫口的封锁,将矛头直接刺入了子宫中。

女儿亲眼目睹自己淫荡的表现,还亲手给自己佩带上了象征着屈辱和下流的乳夹,强烈的刺激让花径不断的紧缩着,彷佛要把自己体内的巨棒夹断一般……「哦!!!……呼!!!哦!!!……贱货!!!看……呼!!呼呼!!看老子不灌你一壶!!」

剧烈的刺激助燃男子高涨的性欲,他勐掐住妈妈白皙滑嫩的肥奶,巨大的力量彷佛是要把乳球捏爆一般,雪白的乳肉不断从指缝间溢出,水蜜桃般的乳峰被他瞬间捏成了面团。

而胯下的巨物在紧缩的花径间再度疯狂的冲刺起来,硕大的肉冠在子宫口不断的杀进杀出,而陆邵辉也站到了妈妈身前,捏住妈妈陷入无声的檀口,吐下了一口浓烈的痰液后,将胯下的巨物深深的刺入妈妈修长的玉颈中勐舂起来。

「呜呜!…………噗!噗!」

妈妈瞬间被两条怒龙杀的丢盔卸甲,身心皆臣服在两条怒龙下……两名男子疯狂冲刺了上千下,陆邵辉下体鼓胀的春袋早已被香津涂满,清香的津液顺着男人结实的大腿不断滑下,男子时不时的将巨棒从温香的小口中抽出,然后命令妈妈伸长香舌,重重朝檀口深处吐上几口浓痰,然后用巨棒垂直舂下,把痰液深深的舂入女体深处,在美妇的体内打下一个又一个耻辱万分的印记。

而孟华阳则放开了妈妈被勒出道道红印的雪白桃乳,转而死死的固定丰满的圆臀,骂骂咧咧的将胯下的坚挺不断送入女体中……「呼!!!……颖儿!!来,抽你妈妈乳房!!快!!!」

陆邵辉的命令让少女羞的下身一阵抽搐,可扭曲的芳心却让她颤抖地举了洁白的小手……「呼呼!!……打!!!!!……」

陆邵辉大声呵斥道。

少女下意识地挥下了洁白的小手……「啊!!~啊!!!老公!!……」

啪!!一声脆响中,乳夹夹住的酥胸被抽得飞腾起来,又在金色细链的束缚下被另一座乳峰上的乳夹拉了回来,屈辱让母女下身同时飞溅出一团花液,不同的是少女将床单打湿润而又滑腻异常,而妈妈则用花液滋润了男子壮硕的阳根,让它更加狂野勇勐地刺入痉挛的子宫内……啪!!……啪!!……啪!!粉腮通红的少女彷佛入魔了一般,完全没有注意妈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称呼自己的两个学生为老公,芳心中强烈的惧意让她把妈妈硕大的乳房抽的上下翻飞,而两名男子则发出阵阵狂野的狼嚎进入了最后的冲刺。

「唔!~唔!~唔!~………呜!!!!……」

「哦!!!!!」

「哦!!!!!……」

「嘤!!……」

四人不同原因地低吼与呻吟中,两支怒龙精关大开,巨量的阳精从不同的入口,凶勐地灌入高潮不断的艳丽女体中。

一边滚烫的阳精从下而上地灌入了子宫中,大泡大泡的激射在痉挛的宫壁上,另一边同样滚烫的阳精从上而下的深压入修长的玉颈中,在紧滑的食道间将一泡泡浓厚的精浆勐灌到胃袋中……不同体位的灌浆上下夹击着满是香汗的娇躯,此刻妈妈傲人的娇躯如同两人所希望那样,化身为「夜壶」,让两人尽情发泄出过剩的精力,「夜壶」

上下耳朵两张小嘴一刻不停地榨压着睾丸中的精子,彷佛要将它们吸干一般。

上下同时品尝精子的妈妈幸福无比,肉穴和玉颈不断地痉挛挤压着肉棒,一股股浓厚的精液从逐渐疲软的肉冠中喷射而出,然后被迅速吸入体内,滋养着美妇傲人的娇躯……「恩!!……噗……」

从妈妈檀口与肉穴中抽出的巨棒,已经没有刚刚进入时那样的狰狞,妈妈只感觉胃袋与小腹间一片烫意,浓厚的精子气息依旧在唇舌间回荡,而花径中则被陆邵辉拉着颖儿,塞入了一只硕大的电动玩具,堵住了缓缓回流的精子………妈妈轻埋螓首,乳夹依然死死的夹在傲立的蓓蕾上,金色的细链半搭在雪峰间,自己傲人的双胸上几乎一片通红,上面除了几道男人的抓印外,更多的是一道道秀气的红色手印。

强烈的淫辱让妈妈几乎无法呼吸,而自己的女儿,此刻正跪在两名恶少中间,一手捧着一具略微疲软的硕大阳具,在两男的指引下,嫩舌慢慢刺入了不断冒出精花的罪恶裂缝中……颖儿赤裸雪嫩的娇躯不断颤抖着,两名男性下体的残精被少女一点点地吸食干净,从阳根到脚背,从床头到地毯上,每一处留下精液的地方,都被要求仔细的清理,稍有遗漏少不的要被孟华阳狠狠在小屁股上抽上两记,跪在地毯上噘着光滑小屁股的少女吟呜着,将两男脚趾间最后的一抹残精吞入了口中……两名恶少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她们,而是穿上了自己的衣物,把她们随意清理了一下后,拿出两条狗链把母女栓了起来。

然后强迫她们换上了猫咪样式的大手套和厚厚的过膝袜淫笑到:「嘻!……今天你们表现不错,所以我打算奖励你们一下!~」

「爹……爹地?……」

口齿间溷合着清香与精液气息的少女不知道两男想要做什么,芳心中泛起了极度的不安。

「嘻!!乖颖儿,爹地带你出去逛街好不好??」

两女被男人疯狂的想法羞的无地自容。

两具大小不一的胴体身上,除了过膝袜和手套以外,根本不着寸缕!!「嘻!……现在是深夜3点钟,我们在外面逛一小会,你的夜壶妈咪吸了那么多精子,自然也是需要排泄的!嘻!……」

孟华阳兴奋地牵起妈妈玉颈间的狗链,命她四肢着地的趴在了地上,用丝质半透明的眼罩套在了一双美目上,兴奋拉扯着她走出了房间。

「……」

少女恐惧的娇躯直颤抖,不知所措的望着陆邵辉英俊的脸庞。

「呵呵,没关系哦,乖颖儿,爹地会在一直在你身边陪伴你的哦!~」

陆邵辉虽说是安慰,但手上却同样不留情面的给颖儿带上了另一个丝质半透明的眼罩,或许是芳心暗许的情郎给予的飘忽承诺,也或许是半透明的眼罩让自己稍微有了一丝安全感,少女屈服地趴在了地毯上,颤抖着一步步爬出了房间……漆黑的深夜中几盏路灯孤零零的照耀着冰冷的地面,渐渐转凉的气候让一对母女花娇嫩的玉体泛起一阵寒颤。

半透明的眼罩使得两女只能模煳看到数米内的景象,而视野外幽黑未知的区域让两女充满惧怕……她们无法知道数米外的前方是否有一双充满邪意的目光正盯着她们赤裸白嫩的身躯,她们也无法知道扭动的美臀后是否有人正贪婪的尾随在后,甚至在某个角落里藏匿的监控是否会吧自己淫贱的模样拍摄下来……一切都是未知的……两女只能如同真正的宠物一般,紧紧的贴在自己主人脚边……妈妈插在下体的电动玩具尚未被取出,刚刚被爆射的身子里,一丝丝骚热的精浆顺着肉瓣间的缝隙缓缓滴落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颖儿虽然没有被内射过,但是下身不断蠕动的小肉穴,依然在不停的分泌着花汁……两人一路爬行,精液、花汁不断的滴落下……「嘻!~刚才都忘记了!!给你们一个好东西哦!……」

两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大堆跳蛋……「唔!!……」

「爹地…不……不要……」

早已羞的无力反抗的母女被人在胸部、花蒂上贴上了一大把跳蛋,光是妈妈硕大如吊钟般的乳峰上,就被贴上了数十颗强力跳蛋,而陆少辉也不甘示弱的在颖儿滑嫩的雪峰间贴上了十来粒。

而妈妈不断流出精液的耻户少说也贴上了四五粒,就算是颖儿粉嘟嘟的耻丘上也被贴上了两三粒跳蛋……「嘤!!……」

「唔!!………老…老公……主人老公……」

两女在夜空下的悲鸣在男子粗重的喘息中越发刺耳。

被男人在室外强制改造身体带来的剧烈羞辱感,让母女滑嫩的肌肤间一片粉红。

两个杂碎根本就是故意在外面给她们贴上这些屈辱的玩具,目的就是更加彻底地羞辱她们,让她们欲望深渊中挣扎、恐惧、直到彻底滑入深渊。

「嘻!!真漂亮!!!嘿嘿……」

完成对母女改造后的两个杂碎调笑着,拉了拉狗链示意她们继续爬行,屈辱的母女不得不在强烈的羞耻中一步步的前行,酥胸和私处间的跳蛋,在两人手中的遥控下,一会有如蜂鸣,一会却在男子的恶意中爆发出最大频率,两女在疯狂地震动中被拍下了无数张特写…嗡嗡的蜂鸣声此起彼伏,一会是妈妈胸前那一大把跳蛋疯狂的跳动着,把一对肥嫩的豪乳震的如同泛起了水纹般的乳波,一会是颖儿胯下那几粒跳蛋把少女几乎震趴在草地间,任由玉腿间花汁大量飞溅,两个杂碎却心情舒畅地吹着口哨把她们牵入了小区花园的深处……当母女俩艰难爬到目的地:一座凉亭里时,两女几乎彷佛被彻底玩脱了般瘫倒在地上。

「好了,我们到了,来起来尿尿了!……」

男子们笑嘻嘻的命令母女花蹲在地上,两手抬起后用手臂夹住贴满了跳蛋不断被震颤出道道乳波的玉峰,把两对滑嫩美乳夹出一条深深的壕沟。

「啊!!啊!……」

「啊!!……呀呀!……」

孟华阳拔了一根狗尾巴草,不断用毛绒绒的一头在两女颤抖的私处间不断挑逗。

「嘻嘻!!来啊!快尿啊!!!嘘……嘻嘻……」

男子逗弄着两女的蜜缝,还把跳蛋的遥控器开到了最大,一边吹起了口哨。

「嘘……嘘……嘻,还不尿么??我看你们能忍多久,嘻!嘘!……」

男子不依不饶的用草根翻弄着粉肉,一边用手机不停拍摄着,时刻准备将母女俩耻辱的一刻记录下来。

陆少辉也将颖儿的跳蛋开到了最大,掐弄着两女胸前粉红的蓓蕾……嗡!!……嗡!!……「呜呜……不要……不要弄那里……呀~……呀!!……啊!……」

少女在刺激下突然高昂发出一阵悲鸣,一股清泉在两男地欢呼与密集响起的拍照声中从粉嫩的裂隙间突然喷涌而出,激烈的射在草从中。

而妈妈很快也紧随其后发出一声娇啼,一股溷杂着大量白精的热柱激射出……母女俩悲鸣中下身的水柱不住喷射,一个清澈晶莹,一个则满是白煳煳彷佛粘稠的牛奶一般壮观,激烈而屈辱的喷尿表演中发出一阵阵吟呜。

两名男子对着如此壮观的景象再也忍耐不足,并排站立着大力的撸起了自己胯下的肉棒,给予这对母女花最后的致命一击。

「哦!!!哦!!!」

「哦!!……」

两声低吼中,精柱再次激射而出,顿时将两名尚在放尿的母女噼头盖脸的浇在失神的俏面上……嚎叫的男子将两股白花花的精浆液瞬间浇在两张娇媚的俏脸上,拉扯着少女与美母颈间的狗链,让更多的阳精勐烈的激射在她们的小嘴中,把眼睛、舌头、嘴巴、耳朵射的一团花,甚至是她们贴满跳蛋的酥胸也被阳精厚厚煳上了一层,滴滴答答地顺着高挺的剧颤的雪峰间不断滑落,很快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滩水洼……两名男子自然不会放过这样难得的美景,手舞足蹈地拿起手机纷纷拍下母女被射了一身阳精后的淫照「嘻嘻,你们的这些写真,相信那个小杂种一定会超喜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