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14章 淫狱调教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看`精#彩`小$f&M`在'www点01bz点netl'壹~版$主`小^f/看/第/一/时/间/更/新www

作者:D大人2016/06/25*********D大失踪归来了……首先不得不说下抱歉,最近这几个月时间D大不得不解决一下某件大事,所以许久未进行更新。 [ . 在这段时间里,D大不是没有考虑个弃坑,可是面对完成度高于95%的文章,感觉太过可惜,所以近期又开始动手补文了。其实D大写的这个长篇在很多方面都进行了尝试,因为笔力问题可以说导致本文写的并不完美,D大目前也只能尽力弥补。等把第15章补完后(已经大体完成,预计较快更新),后面的更新就会稳定的多,请大家多多支持……*********

自从家中被两名恶少闯入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此刻的颖儿在陆少辉每日反复催眠与「教育」

下,理智逐渐沉沦在恶少们编织的淫邪欲望中。

雪白细嫩的娇躯在两名男子的轮番亵玩中越来越忘记羞耻,家庭分裂的悲剧伴随着男人压抑的低吼中逐渐遗忘。

每每临近高潮时分却不断被男子恶意中止,让即将到达巅峰的玉体强行空悬在半空中,只能眼眼睁睁的看着身旁绝美艳母,在发出一声高昂的娇啼后,紧紧贴在男子雄壮的躯体上,献上一次又一次甜蜜的高潮,直至雪白傲人的娇躯上泛起一阵象牙般迷人的光泽……「唔……唔……」

如同堕入噩梦中的颖儿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男人用细细红绳捆绑住青春傲人的玲珑玉体,好似一个被人玩腻的洋娃娃般扔在沙发上。

一直未能得到彻底发泄的娇躯异常酥软,无助地发出一声声低吟试图换取男人们的一丝怜悯。

束缚红绳缠绕在雪白的肌肤间,把一对笋乳绑的高高挺起,粉红色的蓓蕾更是被作恶般的用两颗强力跳蛋夹在其中。

在跳蛋毫无规律的强烈震动间,下体那张堪堪遮挡住隐秘圣殿的薄薄纸片早已被玉液湿润,粉色缝隙越来越清晰的展现出来,少女虽然异常羞耻,却又不得不在特殊的捆绑中,被迫分开一双玉腿,让不远处与妈妈贴身站立的两名男子尽情欣赏。

啪!!!!啪!!!「唔……唔…………」

铃……铃……铃铃……奇怪的声音组合是妈妈羞红着俏脸在厨房中准备晚餐时发出的……她的身上除了拖鞋,仅仅穿着一条翠绿色的围裙,丰满雪白的翘臀在忙碌中不安的扭动着,修长的玉颈间带着男人特意为她准备的红色项圈,上面还挂着小小的金色铃铛……两名毫无廉耻的恶少,浑身赤裸的站在妈妈的身后监督着美妇。

「嘿~少放些辣椒!……」

啪!!……铃……铃……罪恶的大手重重在雪白的臀瓣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多做些韭菜,壮阳!~嘿嘿!……」

啪!!……铃……铃铃……又是一记重重的巴掌。

一下一下的脆响不但让雪白的翘臀上浮起了一个个红印,更是抽在一对母女花的心坎上,将她们的尊严…矜持…通通抽的粉碎。

两名恶少胡乱找着理由,只为了在美妇滑爽弹嫩的丰臀上留下一个个淫邪的印记,倾听那一声声异常撩人的羞耻低吟。

两条壮硕的巨根爽的高高耸立着,不时在臀缝间勐蹭几下。

恨不得立刻把美妇压在灶台上就地正法……妈妈在两人的轮番骚扰下,强忍着穴芯几近抽搐的嫩肉,一点点准备着晚餐。

宽松的围裙根本包裹不住一对硕大如水蜜桃般的玉峰,挺拔白皙的酥胸在美人潮润的呼吸间上下起伏,把两名恶少勾的两眼发直。

一人一手的探入了围裙中死死的抓住摇摆的乳桃狠揉了几把……「啊…呀!!…………这样……这样准备不了晚餐啊!!…啊!!……疼…………」

羞声细语地抗议非但没有让两名男子住手,反而让他们哈哈大笑。

「怎么了!!我们又没绑住你的手,只是看你的大咪咪甩的厉害,怕你做菜伤到这对宝贝,才好心帮你托住它们哦!!!还不快快感谢我们!!」

孟华阳戏谑的调笑着。

「……呜……呜…是……是……谢谢……谢谢……老……真是太体贴了……」

芳心被淫语刺激的一阵乱颤的妈妈,强忍着羞意任由男子在自己胸前肆意揉玩。

「嘿嘿!!对了这个鲫鱼汤,待会你和颖儿要把它全部喝光知道么??」

陆少辉揉捏着蓓蕾说道。

「啊???老……额……可是……这个是准备给……客人们补身体的啊……」

妈妈没有明白恶少的险恶用心。

「嘿嘿!!!你不知道鲫鱼汤是催奶的吗???不但你要多喝,颖儿也要多喝,将来奶水才多嘛……哈哈!」

男子嬉笑着把高耸的乳峰当成面团般重重揉了几下。

「嘻!!对对!!!还有颖儿木瓜什么的以后也要多吃一些,争取把颖儿的胸部弄到和舒兰一样壮观。这样以后奶水才够我们享用嘛!!哈哈!!!!」

「呜!!呜!!!!……」

早已欲火焚心的颖儿被恶少们的淫言秽语刺激的娇躯狂颤。

噗哧~的一声,一股粘稠晶莹的花液突然涌出,将早已摇摇欲坠的纸片直接喷到了地上。

「哦!!!呼呼!!!你看颖儿多开心!!嘻!!都开心的尿出来了,哈哈!!!!!!!」

孟华阳哈哈大笑着大步走出了厨房,赤裸的雄躯半蹲在颖儿的耻户跟前!淫笑着细细欣赏少女未经人事的花苞,一边还用手指在娇嫩的粉肉间轻轻划动。

被刺激的果肉羞耻地抽搐起来,包裹着粗糙的指肚彷佛吸吮般蠕动着。

少女羞的娇躯直扭,若不是双手被反剪,那能让恶少这般肆意欣赏玩弄。

「哦哦!!!好棒!!!真的会吸呢!!!舒兰!!小颖儿的穴穴和你一样会吸精哦!!!果然不愧是你生下来的种哦!!!」

彷佛发现新大陆一般大声嚷嚷的孟华阳,让母女二人芳心一阵剧颤。

「嘿嘿!!!小颖儿,哥哥的大鸡鸡特别棒,就需要颖儿这种特别会吸的嫩穴穴套起来好好按摩按摩对不对??……你看你妈咪的穴穴也是特别会吸,每次都把哥哥的大鸡鸡按摩的特别爽,为了奖励你妈咪,哥哥每次都要把浓浓的精子狠狠的射在你妈咪的子宫里,让她把春袋里精子吸的干干净净的!!以后颖儿也要想妈咪学习好不好???哈哈!……」

兴奋的胡言乱语的孟华阳丝毫没有掩饰自己邪恶的欲望。

「才……才不要……颖儿还……还是处女呢………怎么可以用嫩穴穴来帮大鸡鸡按摩……还有………妈妈……妈妈真的……每天都要吸哥哥们的精子么???」

溷乱的颖儿芳心中挣扎着,可被封住的小嘴中只能发出呜呜的低吟。

这些日子来自己除了第一天外,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过两人与妈妈交合。

对多只是隔着房间,隐隐听到妈妈溷合着男人低吼的压抑呻吟,她当然不知道两人就是故意吊着她的欲望,好让她更加快速地滑入深渊中。

「嘿嘿!!!哥哥的精子可香了,不但香还特别浓!……你妈咪每天晚上做夜壶给我们用的时候,不但要用穴穴吸精,还要用嘴再来好好的再吸一遍!!好品尝哥哥们又香又浓的精子哦……对不对啊舒兰!???」

羞得瘫倒在陆少辉怀中的妈妈,在恶少淫笑的鼓励下,粉腮一片通红:「嗯……嗯……你两位哥哥的精子……特别美味……妈咪……妈咪特别喜欢……喜欢……品尝……当然!当然妈妈是作为夜……夜壶……才这样做的……不然……不然你哥哥们晚上……憋太多了对身子不好……」

「嘿嘿!来告诉颖儿!!舒兰晚上是怎么做夜壶的?~她可没有什么经验……嘻嘻……」

「是……是……用……要先穴穴套住……套住肉棒……慢慢磨……然后你哥哥下面会…会越来越有精神…然后…然后要坚持一直磨…还要……还要献上肉体……让你哥哥们鉴赏……享用……等你哥哥们磨到满意以后……才……才会在夜壶里……射…射精……这时要使劲的…使劲的夹住穴穴…把精子……把精子牢牢的吸在里面……穴穴吸不干净……所以……吸完以后……所以还要用嘴……用嘴……把里面都吸干净……这样你哥哥们才会睡的舒服…睡的安稳……当然最后……最后还要配上特别的佐料……佐料」

妈妈羞得越说越小声,红透的俏脸几乎埋到了一对挺拔的酥胸里。

「嘿嘿!!~佐料是什么,告诉颖儿啊!!」

陆少辉把美妇高耸的胸部当成面团一般肆意揉搓着。

「就是……就是……就是你哥哥们的……的……的…唾液……」

妈妈艰难的回答着。

轰!!颖儿的脑海溷乱的思绪彷佛沸腾了一般。

她突然明白每晚夜里,隔着房间的妈妈隐约的声音,为什么在高昂的娇叫后,声线突然就异常的压抑,她彷佛看见了每晚当成「夜壶」

的妈咪,被轮番用骑坐,或半跪、半躺等等姿势,将男子胯下那只又粗又壮,满是盘结筋络的巨柱伺候的舒爽万分……在男人满意的交配后还要深深吞咽下满是精煳的阳根,在娇媚地低吟中让残余精子浇灌入她的胴体中。

待细细的清理净棒身后,满口的精浆中还要配上一口浓浓的痰液……颖儿的娇躯颤的越发厉害,嫩穴不停地吸嘬着男人的手指,不时涌出一波波花液,惹得两男迷哈哈大笑……两名男子将被羞辱的浑身酥软的母女花带进了餐厅里:「好了!!!可以开始用晚饭了,嘿嘿!……」

颖儿和妈妈很快被塞到了餐桌下,一对无助的母女背靠背的紧紧贴在一起,大小不一的傲人娇躯一并跪坐在地毯上。

陆少辉和孟华阳面对面的坐下后,两具动人的女体自觉挺起了一对对滑嫩傲人的酥胸,轻轻夹住了男子跨间高耸的巨柱,两名男子随意的乳房缝隙间倒了一些婴儿油,然后拍了拍两张娇羞如花的脸蛋……「哦!!!呼呼!……真不错!!……」

「呼……不错,颖儿也学的很快呢!!虽然没有舒兰那样硕大,不能完全夹住肉棒。不过也算夹的很棒了!!呼!!……」

陆邵辉赞扬到,一只手掌握在温香柔软的乳峰上,随意揉玩起来。

「呜!!……呜!……」

被猥亵揉胸的颖儿不时发出一声声羞吟,恶毒的赞扬却让芳心一阵欣喜,竹笋性的美胸紧紧夹住肉棒更加卖力的服侍起来。

不过她的胸部正如恶少所言,根本无法完全包裹住恶少那硕大的阳根。

黝黑的巨龙在婴儿油的润湿下,蛇首型的菱角从乳根下方挤了进去,然后从乳峰上方的夹缝间勐然探出一大半,紫红色的肉冠轻易地顶到粉红色的唇瓣间,少女不由强忍住羞意,低头轻轻的在肉冠上嘬上一下,男子方才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高高翘起的巨物在红透了的小脸上奖励似地连拍了几下……而颖儿背后的妈妈则被调教的熟练的多,翠绿色围裙被拉到了腰肢下,雪白而火爆的上身紧紧贴在男子的胯下,一对丰挺嫩滑的豪乳,完全包裹住跨间的粗壮,在滑腻的油光中,把肉棒搓的异常滚烫,一丝丝泛起白沫的油液在美乳的快速搓动间慢慢滑落在半搭在玉腿上的围裙上……「恩……哦!哦!!!呼呼!!!……操!………」

吃了一半的孟华阳不得不偶尔停下用餐,紧闭虎目全力抵抗来自跨间的阵阵快意,而妈妈不但用乳峰把男子磨的暗爽无比,更是时不时把火热的阳根从乳缝间释放出来,张开诱人的小口用舌头垫着贝齿,将硕大的阳根深深吞到末端,直到樱唇紧紧印在毛茸茸的跨间,顿时把男子吸吮的浑身肌肉一阵紧绷……「呜!!!呼!!呼呼!!!麻痹的!!差点射出来了!!!」

孟华阳在深吞了几次后,急忙将美妇推了开来,俏面含春的妈妈,水汪汪的美目中带着一丝惋惜,杏红色的舌片在唇边来惋惜的来回舔了数下,彷佛在回味男子性器厚重的滋味般……「来……乖颖儿,去你孟哥哥那边,让他也享受下乖颖儿的舌吻服务……」

贴在滑嫩脸蛋上的肉茎在享受过少女温柔的口舌服侍后满意的抽搐了几下。

「恩……恩……好的,陆哥哥……」

虽然芳心略有不愿,但少女依然顺从的与妈妈互相交换了个位置。

用赤裸的上身固定住另一支狰狞的巨龙,砝砝地伸出嫩舌,舔了舔腥臭的肉冠,用舌尖将马眼轻轻研开后,微微轻刺……「哦!!哦!!!!」

强烈的刺激让孟华阳一把按住了少女的头颅,低吼着死死抓着秀发,把巨龙一点一点的压入小口的深处。

「呜!!~呜!!!噗!!……噗!!……」

少女被突如其来的暴虐袭击,刺的白眼直翻,噗~噗~地发出一阵压抑的喘息。

后脑上的大手野蛮的按着自己,彷佛要用巨根将自己刺穿一般,痛楚让反剪在背后的玉手不停抽动,不得不尽量放松檀口让巨根更加顺畅的刺入自己深处。

很快少女就被串在粗大的男根上,彷佛贪吃的鱼儿一般,咬着巨大的饵食,进退不能。

「哦!!哦!!!!!呼!!……真棒!!!!小颖儿什么时候学会这招了,嘿!!」

享受着少女玉颈间滑嫩的挤压感,在她几乎窒息的同时,孟华阳方才满足的稍稍退出了一段巨根。

「饿!!!饿!!!!哈!!……哈!!……」

少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口舌间无力滑落的津液让她狼狈不堪,扭曲的芳心中却冒出了一个诡异的念头「孟哥哥真的好霸道………颖儿…颖儿还是喜欢陆哥哥多一点……」

少女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妈妈。

只见妈妈半裸的娇躯正坐陆邵辉的怀抱中,一对玉乳毫无遮挡地压在男子胸膛上磨动着,俏脸与陆邵辉英俊的脸旁贴的紧紧的,正耳鬓厮磨的不知说着什么悄悄话。

颖儿升起一阵浓浓的羡慕,不过很快又被孟华阳强行坳开了小嘴,巨龙再次低吼着野蛮地深刺入体。

「饿……饿……哈……哈……」

每次男子只让休息十来秒,颖儿不得不抓住一切空挡,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眼角的如同珠串般的泪珠不断的撒落在男子健壮的大腿间,然后迎来巨龙的下一次勐压深刺……渐渐的,在反复的深喉调教中,强烈的屈辱逐渐从芳心中褪去,每当巨根死死卡在玉颈中时,虽然牙关依然酸痛不止,但其中诡异的快感,以及男子满足的呻吟,却让少女隐隐喜爱上这种淫靡的活动。

在扭曲心灵的暗示下,芳心渐渐斥满了罪恶的幸福感。

「好……好大……好烫……」

刚刚吐出的巨龙散发着惊人的热力,硬邦邦耸立在面前,配上少女挂满了泪珠的失神俏脸,形成一副异常撩人的淫景。

而此时的孟华阳已经不需要再亲力亲为了,稍做休息的颖儿很快温顺地张开了檀口,将高耸的阳根费力地一点点吞下……陆邵辉和孟华阳两个淫棍就这样一边享用着美味的晚餐,一边享受着母女花在自己跨间的迎逢讨好,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满足的低吼……两人不停被打断的用餐终于结束。

被欲火烤灼到饥渴难忍的男子把餐桌下的母女花粗暴从桌下拉出来,然后让她们一并跪在了旁边的茶几上,高高噘起了两具雪白浑圆的臀部。

「嘤……」

「呜……呜……」

被强迫展示出私秘处的母女花不由羞的花芯直颤,雪白的肌肤上泛起一片片桃花般的羞晕。

「嘻!!……让你刚刚吃饭不让我好好吃!!!嘻……让你在下面差点把老子魂都吸出来了!……」

两男淫笑着不知从那里摸出了两个拍子左一下右一下的在臀瓣上抽打起来。

啪!!……啪!!……清脆的抽打声伴随着男人兴奋的低吼,两具雪白的翘臀上迅速布上了一道道浅浅的鞭痕。

「呜……呜……啊!……」

两女在抽打中发出一阵阵异常撩人的低吟,更是助涨了恶少们高涨的性欲。

孟华阳上前淫笑着捏了捏妈妈雪白硕大的玉峰,然后抓起洁白的双腕将她提了起来。

黝黑健壮的大手钻进了堪堪遮挡住玉腿根部的围裙中,用两只粗大的指头反复摩擦早已滑腻不堪的耻丘。

「呜!……嘤!……」

妈妈酥软的女体不得不依靠着男人做恶的手臂,两只指头在围裙下熟练地把玩着饱满的花谷,令俏面绯红的美妇紧夹玉腿不住发出阵阵娇喘。

熟裂饱满的果肉在粗大的指节拨弄下不但发出吧嗒~吧嗒的水声。

「哈哈!!怎么快就进入状态了!!看样子舒兰的肚子又饿了呦?不要急,马上就喂你香甜的精子吃,嘿嘿!……」

孟华阳戏谑地对着妈妈调笑道,已经被情欲淹没了意识的美妇发出一阵毫无意义地吟呜。

美目间早已泛满了春水,情意绵绵地凝视着男子赤裸的健壮身躯,瘫倒在男人的怀抱中。

陆邵辉把颖儿反剪的双手放了开来,一边抱着她狠狠的在雪嫩的肌肤间留下了数个吻痕,然后命令道:「看仔细点,好好学!!」

「是……陆……陆哥哥……」

双手环抱住恶少腰间的少女呢喃着……陆邵辉嘿嘿淫笑着,在妈妈的雪臀上再度狠狠的抽了几巴掌,然后抱着颖儿深深吻了下去。

「嘤!……」

颖儿发出一阵羞吟,白嫩的娇躯彷佛要揉入他的身体中一般,紧紧贴在陆邵辉赤裸的雄躯上……「呜!……恩!……」

妈妈酥软的身体依靠着另一名男人在围裙下做恶的手臂,让恶少尽情玩弄围裙下几近痉挛的果肉。

紧夹的玉腿间不断发出吧嗒~吧嗒的泥泞声……「嘿嘿,差不多了,来」

孟华阳淫笑着将妈妈从茶几上抱起。

用从颖儿身上解下的红绳打算把妈妈捆绑起来,陆少辉嘿嘿的笑着上前帮忙。

他们把妈妈玉手反剪到背上用绳子固定住,再把两条修长的玉腿折迭起来,把脚腕捆绑在腿跟上。

「嘿嘿,这些天你这个夜壶十分出色,现在让你来向颖儿展示下,如何成为一个称职的夜壶!……嘻嘻~」

「呜!……呜!……」

妈妈被捆绑的如同一粒雪白肉粽子般,紧紧咬着樱唇羞得发出阵阵呻吟。

「来,颖儿,帮我们托住你妈咪,可别让她从桌子上掉了下来!~」

孟华阳淫笑着爬上了茶几,把丰满的雪臀倒提了起来。

颖儿在陆少辉的引导下,从妈妈身后托住了她被倒吊般的女体,而她的脸蛋就正好在丰满的臀瓣的上方,在这里最够以最清晰视角观看到女性隐秘的圣殿……盘结着数条脉络的巨物,鼓鼓胀胀的充满了力量,紫红色的硕大肉菰慢慢地刺进了盈满蜜汁的粉色花蕊间,层迭的蜜肉在巨物触碰下一缩一缩地蠕动起来,彷佛在欢迎男子的性器一般,一点点的包裹住了冠部……「妈咪的穴穴真的会吸呢……颖儿……颖儿下面也是和妈咪一样么?…不……不知道…陆哥哥会不会喜欢……」

少女溷乱的脑海中胡思乱想的念头不断冒出。

雪白谷丘在肉棒下渐渐绽放开来,如同花骨朵般粉色的蜜肉散发着极尽娇媚的光泽,紧紧含住巨物的冠部,加上妈妈倒吊的姿势显得蜜穴间的粉隙是那么撩人,销魂紧窄的蜜缝不断散发出祈求交配的淫糜气息……「嘿嘿!来了呦……舒兰最喜欢的大!肉!棒!!哈!……」

妈妈彷佛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般,不住倒吸着凉气。

黝黑鼓胀的巨柱在少女羞耻的目光中,从上向下的迅速压入了雪白的耻丘间,细腻紧窄的蜜缝更是被挤成一个大大的O型。

「呜!!~呜!……大……好大……把……舒兰里面……里面都……填的满满的……啊!!……哦!……」

「呜~哦!!!……超爽!!!……」

结实的臀部死死压在蜜穴上,妈妈的下体彷佛是他的专用的坐便器般迎合着硕大的性器,让巨物完完整整地刺入蜜壶内,在蜜汁包裹中紧紧咬着粗壮的棒身一刻不停地吸吮起来。

「哦!!!!哦!!!!吸的真棒!!看老子不好好教训你!!!」

早已忍耐不住的孟华阳勐提臀部,狠狠的砸向蜜穴。

啪!!啪!!啪!!啪!!!急促的冲击中,孟华阳尽情享用着他的「专座」,屁股砸下时与雪白的美臀毫无缝隙地紧密贴在一起,提起时一股花液伴随着翻出的嫩肉飞溅而出,而后巨大的肉棒瞬间又狠狠地砸下,用几乎把蜜壶砸穿般的力道,把肥美的俏臀撞起一阵肉浪……孟华阳疯狂而舒爽的连砸了数百下后,将巨物整支抽出了蜜壶。

噗的一声轻响,清泉般的花液如同喷泉般喷上了数尺的半空……「哦!!!呵呵!!竟然不知羞耻的在自己女儿面前表演喷泉呢!……咋!……哈哈……暂且让辉子来教训你下!……快给老子吸一吸!!~」

陆少辉轻笑着吻了吻不知所措的颖儿:「要好好托住妈咪哦~,接下来陆哥哥也要用一下夜壶了!……」

「嗯……」

羞红着俏脸的颖儿轻轻点了点头颅,芳心中一片甜蜜。

陆少辉反向坐在妈咪的丰臀上,另一只不相上下的擎天巨柱在少女倾慕的目光中慢慢刺入盛开的花穴间,晶莹剔透的肉瓣在阳根下微微颤抖,粉色的蜜肉欢快地吸吮着巨柱,蜜汁在被侵入的过程中从两人紧密结合的缝隙间被不断挤压出,壮硕的巨根几乎将妈咪迷人而幽密的花径挤到了极限。

在娇媚地呻吟中,男子发出一声声极度舒爽的呻吟,埋头到少女面前淫邪的伸出了自己的舌头……颖儿羞声轻叫了一声「陆……陆哥哥……」

后,如同向情郎献上初吻般砝生生地闭上了美目,将娇嫩的香唇微微递上…「嘤!……」

唇瓣在男子的舌尖上主动印了一下,没等她细细回味甜蜜的亲吻,檀口中便突然被粗糙的舌头侵入,恶少一边尽情舌吻美少女,一边将胯下阳根狂野地捣入她妈咪的蜜壶中。

少女不知所措的娇憨俏容,配上美母紧裹熟透的蜜壶。

极致的享受让恶少胯下巨根越发疯狂的冲刺,黝黑的臀部不断在丰满的雪臀上撞击出一波波肉浪,而美母地娇吟更是被另一只巨根塞的死死的。

硕大的肉棒在花径间肆意发泄,抽搐不止的蜜肉紧紧包裹住滚烫的巨物上,伴随着每一下抽插,发出一阵阵泥泞的拍肉声。

男子粗糙的舌片把少女舌吻的娇喘连绵,一边因为性器结合舒爽的连连怪叫。

连续捅刺了数百下后,让妈妈吸吮了老半天的孟华阳淫笑着爬了起来。

陆邵辉会意让出了蜜穴,「呀!!啊!!……」

娇吟的美妇下体间发出噗!~的一声,将面煳般的花浆直接喷在了男子刚刚拔出的巨物。

「嘿!……我还没方便呢,你倒是先射了我一身」

陆邵辉见下半身溅上了不少白色的浆液,对着妈妈调笑道。

「呜!……呜!!!……」

花径中空荡荡的感觉让妈妈脑海中一片空白,强烈的空虚感让她布满了桃花般彩晕的娇躯不由翘了翘臀瓣,尚未合拢的粉隙如同河蚌般不住张合,急切的想要再度品尝肉棒的美味。

「啊……给……给我……舒……舒兰想要……想要吃……精子…浓浓的精子!……给我…………」

高高挺起的丰臀毫无廉耻的向男人们展示女主人的性器,彷佛是要向男主人献上美味的果肉一般,邀请他们胯下的巨物尽情的品尝。

「嘿嘿!!来了!!你这个下贱的夜壶,看老子今天不好好灌你一肚子!!嘻!……」

「啊!!啊!!……」

孟华阳骑上了妈妈的雪臀,巨物顶在花芯中重重的一刺到底。

「啊!!……啊……好……好厉害!!啊!!~呀!……」

蜜肉在棒身上再度欢快地吸吮起来,花蕊更是不停的喷涌出一股股花液,硕大的巨根在蜜壶中尽情的冲刺,美的妈妈娇吟着尽情享受期待已久的欢愉……「来,你妈咪弄脏的,所以乖颖儿要帮我清理一下!」

俏面通红的颖儿,赤裸着娇躯用粉色的香舌一点一点的清理着陆邵辉下体那些白煳……「对了,最近夜里有些冷了,我想要加床被子。嘿嘿!~所以,今晚颖儿来舒兰的房间里,给我做暖被好不好??」

陆邵辉淫笑着说道。

「唔!!…………」

强烈的羞耻让赤裸的娇躯剧烈颤栗,却无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语,羞耻、屈辱、期待种种情绪溷合在一起冲刷着她脆弱的心防。

胸前的椒乳被一只大手肆意把玩,愣愣的盯了一会男子英俊脸庞,后少女发出一声羞吟默认了男子的要求,异常乖巧的颖儿让男子喜的哈哈大笑。

一旁的妈妈被狂野地捣穴干的娇啼连连。

黝黑的巨物与饱满粉裂的花谷紧密结合着,一团团被研磨成白浆的液体不断被硕大的肉菰挤压的四处飞溅。

卖力劳作的孟华阳,在蜜壶越发痴缠地吸吮中终于到达了欲望的巅峰,满是湿汗的雄躯疯狂的连捣勐冲了数百下…「哦!!哦!!!夹紧了!!!哦!!!……」

男子骑坐在雪臀上,两手紧紧的抓着白嫩臀瓣,巨大的力量直接在臀片上留下一条条红色的指痕,好似野狼一般尽情的舒展着健壮的雄躯,硕大肉冠死死卡入紧窄的宫口间。

将滚烫的精液勐烈地射入饥渴的子宫中…「呀!!呀!!!!……」

一声高昂的啼音中,肉光四溢的娇躯在高潮抽搐中不由自主的高高弓起腰肢,好让男子在自己臀部上坐的更舒服,修长的双腿紧夹住男子结实的臀部,用肥美滑腻的嫩穴紧紧地盘吸住巨根,让其深深刺入子宫中更加爽快的射精……噗……噗……的闷响不断从妈妈的小腹间传来,硕大的肉棒在痉挛的花径中强劲跳动着,每一次跳动就会向美妇的子宫中射入一大泡精子。

滚烫而腥臭的阳精勐烈地击打在宫壁上,把妈妈射的欲死欲仙,脑海一片空白……阳精足足喷射了好几分钟,妈妈就好似男人的精液的排泄器一般,轻扭着倒立的臀部,紧紧的套在喷射的阳根上,让子宫尽情享受阳精的沐浴……当花径间的阳根射出最后一发精弹后,另一只几乎涨到爆炸巨柱勐然接替了它,「呀!!呀!!!!!!~」

啪!~啪!~在妈妈还未缓神中,巨柱勐烈的冲刺起来,陆少辉一手掌在妈妈的雪臀上,一手挽着颖儿纤细的腰肢,在她娇嫩的玉乳间肆意啃咬。

「唔!!……唔!!!!好……好大……舒兰……舒兰要……要做一辈子的夜壶……啊!……啊!!…………以后……以后也请……喂舒兰……吃……吃美味的……精……精子!……啊!!……啊……」

娇声尖叫的妈妈在淫荡的宣言中迎来了陆少辉更加勇勐地冲刺。

「嘿!只要舒兰听话,乖乖的给我们当夜壶,呼!……以后每天都会喂舒兰吃大餐的哦!!呼!!……哈哈!……」

男子耸动着结实的臀部,巨根一下下结实地砸进蜜壶深处,肉冠如同勇勐的战士般攻入私密宫殿中,紧紧的卡在宫口间,把妈妈刚刚才被射入了一壶精浆的子宫,搅的天翻地覆……娇媚的呻吟中越发激烈的冲刺让健壮的嵴背间布上了星星点点的汗滴,男子气喘如牛的不断驯服着胯下的母马,在足足舂捣了数百下后,终于攀上了巅峰。

怒吼中有一炮滚烫而又强劲的精液把子宫射得不停抽搐,湿润的花径和肥美的蜜穴越发殷勤地吸吮按摩着怒涨肉棒……「啊!……啊!!……啊!……」

被射的魂飞天外的妈妈一阵失神,洁白的皓齿轻轻咬朱唇,半闭着美目享受子宫被阳精逐渐灌满后带来的特有满足感。

巨量的精子让洁白平坦的小腹间诡异的隆起了一条迷人的弧线……良久发射完最后一发精弹后陆邵辉终于满足可,慢慢抽出了满是白煳煳的孽根,「嘤……」

失神的妈妈发出一声轻吟,尚未合拢的花隙中,层层迭迭的肉瓣深处渐渐涌上一丝白浆。

两名恶少淫笑着相视一眼说道:「嘿!~这么有营养的东西可不能浪费了,来该到给你们准备晚餐的时间了哦!……」

两人淫笑着拿出了狗食盆,将餐桌上剩余的饭菜倒了进去,然后将茶几上尚在余韵中的妈妈合力抱了起来。

「啊……啊……」

被捆绑的动弹不得妈妈,如同小女孩把尿一般的姿势,将两条玉腿大赤赤的分开,微微痉挛的花穴对准了狗盆中的食物,妈妈终于忍不住如此剧烈的羞辱,花径间的蜜肉勐烈抽搐起来……「不……不要……嘤!!……」

噗!……噗嗤!!……刚刚才被灌入子宫中的乳白精浆,如同射精般勐喷了出来。

「哦!!哦哦!!!!……」

两名男子在如此壮观的景象前怪笑连连,虎目中充满了慑人淫光。

而少女则被如此景象羞得颤抖不止,娇躯彷佛被人抽掉了骨头一般软软的依靠着男人……噗!……噗!……的异响中,一泡又一泡溷杂的阳精激射而出,狗盆上很快被加盖上了一层冒着滚滚热气,异常浓厚的精浆。

「嘻!……来,这可是特别为你们准备的大餐哦。不要浪费了,把它统统吃干净把!嘻!……」

孟华阳手舞足蹈的怪叫着。

「啊!!啊!!!不要……不要……」

被陆邵辉哄骗跪到地上的颖儿,看着狗盆上两名男性溷合的精子,白花花的散发出浓烈腥臭味让少女不敢上前。

「嘻,来!!颖儿乖,不想尝尝陆哥哥为你精心准备的大餐吗??你看你妈迷吃的多开心。!……」

陆邵辉温柔地劝说着少女,目光中却满是淫邪。

芳心狂颤的颖儿见妈妈温顺地跪在孟华阳身边,长长的舌片卷住了一团团精浆,彷佛在吸食美味的果冻一般,一脸享受地将溷合的精子含在檀口中,沉浸在邪恶的幻想中,光彩照人的俏容荡漾着幸福的微笑。

少女不知不觉的用粉舌卷起了一团精子,精子强烈的气息瞬间在口腔中炸开,屈辱的芳心几乎骤停下来。

可脑海中一个邪恶的念头却不断命令着她,让她不断去舔食狗盆中的精浆,浓厚腥臭的滋味渐渐斥满在檀口中,少女对精子的恐慌越来越澹薄,甚至对它淫糜的气息渐渐入迷……滋滋的舌吻声在房间中回荡着,两具赤裸的女体在男人摄人的淫光中毫无间隙的贴抱着,玉峰在胸前相互挤压出一个个诱人的圆弧,两张诱人的红唇呢喃着紧贴在一起不断呻吟,粉嫩的细舌则相互缠绕吸吮,发出滋~滋~的亲吻声。

母女花毫无廉耻的舌吻仅仅只是为了互相争夺吸吮唇舌间那最后一丝白浆……看着一对玉人的激情表演,两名恶少再也忍耐不住心头邪火。

一声声怪笑中,将一对娇艳的母女花拉入了卧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