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12章妹妹的堕落前奏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22:00: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D大人2015-10-21发表字数:8130

一心焦急的颖儿自从知道父母离婚的消息后急急忙忙在学校里请了假赶回了家。 [ . 一路上不知道什么原因,爸爸和哥哥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倒是偶尔与妈妈联系上以后,妈妈却毫不在意的让她不用着急,回家再说……

当妹妹焦急地赶到家中后,见安稳端坐在客厅中的妈妈就问道:"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突然就和爸爸离婚了?""恩??因为他在外面有人了。"妈妈俏容冷清,淡淡淡地说到。

"什么!那……那……怎么可能?爸爸他怎么会做这种事,哥哥呢?哥哥怎么没有回来劝劝你们??"颖儿完全无法相信印象中老实憨厚,除了有些嗜赌外几乎没有不良嗜好的父亲竟然会做了这种丑事。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离婚协议他都签好了才给我的。"妈妈似乎对婚姻毫不关心的淡淡回答着,言语中却下意识回避了另一个问题。

"可……可"颖儿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父母地转变。

"回房去换身衣服,我有两个学生就要过来补习功课了,不要太失礼。""啊?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叫人来家里补习?"父母婚姻破裂让颖儿不免有些急躁。

"妈妈现在不太方便去学校,而且以后也不想靠那个男人。好了就这样把,妈妈去换身衣服。"妈妈说罢不顾欲言而止的女儿就起身回房了。

颖儿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嘀咕着:"死哥哥,电话也打不通。怎么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劝劝妈妈。"心有不甘的少女无奈回了自己房间……

铃~门铃响起

刚刚洗完澡换了身衣服的颖儿走出了自己房间准备去开门,却看见早换上了一身米黄色小西装的妈妈,穿着平时在家很少穿的直桶裙以及透着荧光的肉色丝袜站在了玄关。

颖儿疑惑地走上前去,只见两名身材健壮的少年正在与妈妈交谈着。英俊的面容上挂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来人果然是陆邵辉和孟华阳两个杂碎……虽然妈妈对待男性如同以往那样冷清,神情举止中依然带着不容亵渎的骄傲。但颖儿从两男出现起,就隐隐察觉到妈妈似乎那里发生了一些变化。两名来人在向妈妈问候了几句后,眼睛盯上了妹妹,面容上浮起了不怀好意的邪恶笑容。

少女青春姣美的俏容和曲线玲珑的身段让两名恶少淫心大起,继承了妈妈的修长玉腿上套着蓝白条纹的过膝长袜,纤细而充满活力的玉腰间系着一条丝带,青色连衣裙下漏出了一截粉白细嫩的肌肤。平坦小腹加上挺翘滚圆的小臀瓣让两名恶少胯间不由蠢蠢欲动。

此刻的颖儿还不知道两人危险与恶毒的本质,只是本能地察觉到妈妈在介绍自己时,两人礼貌地招呼间,恐惧瞬间从芳心中一闪而过……

"妈妈!你怎么能让两个男生来家里补习啊!"颖儿趁着妈妈走进厨房拿零食的空隙羞急地抗议着。

"…觉得不方便,就回房呆着……"背对着女儿的妈妈粉腮间闪过一丝病态的红润,早已扭曲了心智的妈妈一想到几天前床底间疯狂地命令,为了这次计划饿了好几天的女体隐隐颤抖起来。

"妈妈!!…………怎么能让他们来家里啊!!!又不是女生!!!会很不方便的!!"父母离婚的阴影尚未褪去的颖儿,此刻又因为侵入家中的两名男性而感到心乱如麻,没有注意到妈妈声线间不寻常的媚意,以及盘子上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的玉手……

颖儿看着妈妈把饮品和零食端入了客厅,端坐在了两名男子对面,翻开课本开始朗诵着英文。而两名男子也不在意妈妈冷傲的神情。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以及不时往向自己的目光让少女十分不舒服,心烦意乱的颖儿干脆钻回了房间自顾自的生闷气去了……

嘭……妹妹重重地关上了房门,客厅里的朗读声顿了顿,渐渐带上了一丝颤音,妈妈的坐姿逐渐别扭起来,原本冰冷艳丽俏容上飞起了一抹红晕……在桌布的遮挡下,包裹在晶莹肉丝下的圆润玉足正被两名男子捏在手心中细细把玩。

"嘻嘻,颖儿长的真是漂亮呢,是么舒兰?"孟华阳淫笑着拉开了拉链。

"……恩……,颖儿……颖儿听到了一定很开心……"柔软的秀足贴上了滚烫的巨根,妈妈轻咬着唇瓣,竭力维持着手中的书本不会滑落,强忍着芳心的逸动和随时可能发出的娇媚低吟。

光滑温软丝足在男人跨间上下磨蹭,另一只丝足也乖巧地轻蹭着另一名男子的手心,很快如愿钻入了男人的跨间,在蝉翼般轻薄的丝袜包裹下撩拨起另一条怒龙来。"…………唔……"妈妈颤抖的羞吟轻轻的飘出了檀口,迷乱芳心在邪恶的命令下,勉力端坐着断断续续的朗读,下身却低贱的用丝足殷勤为巨根服务着。两男笑吟吟的欣赏着极力维持端庄平静的美妙神情,两手却毫不客气的在光滑玉腿上肆意抚摸,然后一点点的攀爬到了玉腿根……

接近傍晚时分,当颖儿气闷地走出自己房间时,过足了手瘾的两人在客厅中谈笑着,强忍了一天撩拨的妈妈暂时压抑下了情欲,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

"妈妈?这是???"颖儿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突然留下两名男生在家里吃饭,芳心中更是烦闷。

"准备吃饭把,邵辉和华阳今晚会在家里住,客房已经收拾好了。待会你早点回房,妈妈还有事和你商量。"妈妈压抑着狂跳的芳心准备着最后一道小菜,面前摆放着一瓶两男带来的红酒。

"啊?……怎么还要在家里住啊?算了我不吃了……我在房间等你好了……"颖儿不满地回答道,干脆又回自己房里了。

坐在沙发上的两名恶少望着颖儿回房的背影不由嘿嘿淫笑了几声,胯下刚刚才被冷艳少妇手足服侍过的巨根无耻的高高耸立着……

"死哥哥!!死哥哥!!电话也不接!!!人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混蛋!!!!………快点回来啊……混蛋哥哥!……"少女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在床上紧紧抱着生日时我赠送给她的布偶,粉拳不时抱怨地敲上几拳……

良久,妈妈带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敲开了颖儿的房门。见到妈妈打算喝酒的妹妹,急忙跳下床去,把门紧紧关上后仔细地锁好。

"妈妈!!!家里还有人呢?!!哥哥又不在,怎么能喝酒呢!!!"颖儿生气地数落着。

妈妈却自顾自的打开了红酒,把两个杯子都斟满了酒。

"啊!!怎么可以喝怎么多!!"颖儿想制止,可是妈妈却自顾自的抬起了酒杯。

"妈妈好恨那个男人呢……"妈妈喃喃的说了一句,喝了一口红酒。

"……"颖儿知道妈妈现在心情不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起,只好拿起了酒杯跟着抿了一小口。

妈妈见颖儿抬起了酒杯,芳心中闪过一丝难以说明的复杂情绪。但很快扭曲的命令就让她忽视了那些混乱的记忆和颖儿一起默默品着红酒……

"妈妈啊……其实从来没有喜欢过那个男人哦"两人对饮了不知多久后,俏容带上一丝坨红的妈妈淡然地说着~"啊???那妈妈为什么会???……饿…"红酒似乎也能醉人……少女柔软的身子微微有些摇晃。

"因为妈妈没有喜欢的人,到了必须结婚的时候,就挑了个老实的。呵呵~……没想到他竟会背叛"妈妈轻笑着,似乎并不是十分在意父亲的背叛。

"那……那妈妈后悔么??"不知不觉中跟着喝下了不少红酒的颖儿有些失落地问道,酒量本来就不好的颖儿开始感到脑子中晕晕的,身子似乎有些许不太对劲……

"恩???后悔???怎么会!……自从妈妈有了你们后,妈妈就从来没有后悔过哦!……"妈妈言语中有些醉意。

"……那……那妈妈结婚以后……有碰到喜欢的人么??"颖儿轻咬着薄唇,小心地问道,一阵强烈的醉意在脑海中袭来,越来越提不起劲的身子传来一股浓浓的倦意……

妈妈混乱扭曲的脑海中隐约浮现起了一个身影,神情呆滞却异常美丽的面容上浮起一丝红润,轻轻地呢喃着:"……有……有啊………妈妈……有喜欢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扑嗵……颖儿已经醉倒在床上。掀起的裙角下,蓝色条纹的小裤裤间泛起了一条细细的湿痕。妈妈呆呆地看着晕睡过去的少女,脑海中满是混乱的人影,已经被饮用了大半瓶的红酒在灯光下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咚咚~敲门声妈妈耳边响起,美妇呆滞地站起身打开了被颖儿紧紧锁上的房门。目光逐渐集中到了嘿嘿淫笑的来人身上,脑海中模糊而混乱的人影与那英俊面容合而为一。修长的玉腿忍不住微颤不止,下身的蜜肉蠕动着传来阵阵空虚,一丝黏稠的花汁把镂空的性感蕾丝内裤渐渐濡湿。

孟华阳大赤赤的搂住了面色绯红,目光中充满痴缠情意的美妇,重重堵住了那张香喘不止的小嘴,而陆绍辉则奖励似地拍了拍美少妇滚圆挺翘的臀瓣后,走进了房间中。

滋~滋……恩!…………啵……"嘿嘿!来……乖舒兰,先跟二老公回房,让二老公好好奖赏你……等大老公在咱女儿这做完事后,再过来一起喂舒兰吃烫呼呼的精子……好么???~"孟华阳把动情的美人死死顶在门框上,硬邦邦的硕大阳根顶在玉腿间不停磨弄着裂隙,妈妈顿时被吻地酥软不堪,水汪汪的美目中荡漾着浓浓情意……

羞愧的美少妇被强烈的雄性气息熏的芳心大乱,强忍着蜜径间越来越激烈地痉挛,紧紧贴在男子胸前恩…恩…嘤…嘤…地呻吟个不停,孟华阳淫笑着拍了拍挺翘的臀瓣,楼着俏容绯红的妈妈离开了房间…

陆绍辉间桌子上空掉了大半瓶的"加料"红酒满意无比的笑了笑,然后贴在颖儿浮满红晕的小脸边上,咬着晶莹的耳垂喃喃低语。粗糙的手指从裙下钻进了泛着湿痕的内裤中,轻轻揉弄起娇嫩饱满而又满是泥泞花谷……

"呜……呜……"颖儿梦境中出现了一名看不清面容的赤裸男子,心低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自己这个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情郎。男子的面容有些模糊,但是少女依然能够清晰感到芳心中那种莫名的驿动。随着男子逐渐走进,那菱角分明充满了澎湃的力量的厚实肌肉渐渐清晰起来。结实粗壮的两腿间一条盘满了狰狞脉络的黝黑巨龙正高高挺立着向她致敬,把慌乱异常的少女羞的粉颈通红,急忙蒙住了双目,良久又悄悄的从指缝间偷窥着……

突然间自己的衣物变成了洁白的婚纱,人也躺在了新房的大床上,赤裸的健壮男子轻笑着摸了摸她姣美红艳的小脸,紧紧抱住了身材娇小的女体,跨间傲立的巨龙在粉胯间缓缓碾磨着敏感的蜜豆,花穴间蜜肉在滚烫的触感下不停颤抖……

未经人事的娇躯在男子娴熟地撩拨下越发酥软,情迷意乱的颖儿突然感到,粗壮滚烫的怒龙已经被微微包裹在了粉嫩穴口中,只要男人挺腰缓缓一刺,自己即将永远结束少女的时代……

羞急的颖儿下意识地扭动挣扎起来,小口中呢喃着:"不…等一下……不…不要……啊!!!不要!!!……"就在男子雄健的身躯即将重重压下时,颖儿从梦境中醒了过来……

"……讨厌……"少女忍着羞意将玉指探入了粉胯间,棉质的内裤中满是黏黏糊糊的玉液,贴在臀瓣上让少女感觉十分不舒服,软软的身子仍然残留有些许烫意。脑海中仿佛忘记了什么般,空荡荡的让少女时不时的陷入呆滞。

在少女迷迷糊糊的重新躺下后,在妈妈的房间中却上演着另一幕淫糜的景象……

蒙胧的灯光中,妈妈上身米黄色的西装敞开着,西装下的衬衣不知道那里去了,而紫色蕾丝胸罩正被一名浑身赤裸的健壮男子握在手中,陶醉得品嗅着混合着乳香与成熟女性体香的醉人芬芳,36E级别的傲人雪峰赤裸地暴露着,随着妈妈前后移动,不时拍打在男子粗壮的大腿上。

人前骄傲冷艳的妈妈,此刻眼罩蒙住了一双美目,洁白的手腕用丝带轻绑住,被男子一手轻提,贴着跨间跪坐在地毯上。男人不时满意的用手抚摸下滑顺秀发,阵阵腻人地呻吟中,迷人的小口正一下一下地吞吐着男子胯间高耸而坚挺的巨柱……

"呼!!……舒兰喇叭吹得真棒……来宝贝,和老公的大鸡鸡来个舌吻……"可恶而下流的话语不断刺激着妈妈扭曲的芳心。

"呜…………呜……"羞耻让妈妈获得了极大的快感,吐出了冒着丝丝热气的巨根,扭曲的芳心被刺鼻的男性气味撩拨地狂跳不止,娇嫩软糯的香舌贪婪地舔了舔肉冠。然后长长的伸出,仿佛粉红色的软垫一般从下方勾着肉冠,用灵活的舌片在沟槽间来回扫了几圈。

"哦!!!……呼!……"孟华阳闭目享受着,柔软舌片给巨根带来了舒爽快意。胯下狰狞的巨根不时在舌片扫弄间重重勃动几下。妈妈红着俏脸侧头一点一点细细地亲吻着每一寸滚烫的棒身,然后钻入了男子胯间对着鼓胀的春袋一阵湿吻。

满是桃花般晕彩的俏容,贴在如同橡皮棍般坚挺的巨根上不断轻拱,时不时亲吻下男子坚硬分明的腹肌,痴迷地呢喃着:"唔……唔……………好烫……硬绑绑的……老公……"如同花痴般的妈妈,已经完全无法将她与白天时的冷艳联系起来。

细细柔嫩的舌尖小心地舔开了肉冠上腥臭的裂隙,舌尖轻轻钻了钻马眼。"唔!!!……"男子爽的浑身肌肉一阵鼓动,提着妈妈的大手在白玉般的手腕间留下了一道道青痕,巨根在殷勤的舌吻服务中享受着蚀骨的快意。

"嘿嘿!!!学的真快!!……来好好给老子吸一管"终于忍受不住的孟华阳跨坐在迷离的俏脸上,巨根由上至下的压入了娇吟不止的小口中。

"呜呜!……"妈妈压抑的呻吟刺激着男子的兽欲,两条满是粗毛的大腿跨过香肩死死夹住美人的头部,抓着妈妈如同缎带般丝滑的秀发,巨根狂抽猛砸起来。铁蛋般的春子拍打在妈妈娇嫩的脸庞,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而死死被压在胯下的妈妈只能艰难地发出一阵阵压抑呻吟,用柔嫩的舌片垫在贝齿上,迎接着男子一下比一下狂野地冲刺。

"哦!!!哦!!……好好吸!!!一滴都不准漏出来!!!嗷!!!嗷!!……"孟华阳低吼着,抓住妈妈的秀发冲刺了数百下,然后按住头部死死的按在自己胯间,高挺粗壮的怒龙完全消失在迷人的檀口中,布上了些许湿润的肌肉一鼓一鼓的排泄着欲望,悠长呻吟则显示男子此刻正舒爽的向妈妈腔体中尽情播撒着数以亿计的精子。

滚烫精子在食道中火辣辣地喷射,被阳精浇灌的女体泛起了一阵桃花般的红晕,一股强烈的充实感斥着美妇的全身,暗爽不已的蜜肉在颤抖中噗哧地射出了一股粘稠的花精……

"呼呼!!……射的真是痛快!!……呵呵!~来!宝贝,老公要出来了!!要好好的吸吮老公马眼哦!……里面还有不少精子可以喂舒兰吃哦!……"孟华阳淫笑着缓缓抽出了有些软化的巨棒,依然在迷乱中的妈妈,下意识的服从着男子的命令,感受着巨根一点一点的从美颈中抽出,细薄的舌片轻托住巨根,将巨根上一团团残精吸吮入口中,然后撅起唇瓣印在了紫红色得滚烫肉冠上。

"呼!!……真爽!……"男子舒爽地伸展了下健壮的雄躯,粗大的阳根不时在嫩舌片上碾几下,将春袋中腥臭的残精射入不住吸吮的小嘴中。

啵的一声……被吸吮干净的巨根上除了一层晶莹的香津,完全看不到一丝残精。妈妈抬着头对这孟华阳张开了盛满了白浆的小口,孟华阳满意地对准她长长伸出的嫩舌吐了一口唾沫,腥臭的唾液顺着娇嫩的舌片滑入了满是精浆的小口中。

"嘻嘻!!真乖……这个是额外奖励你的!……"恶少拍了拍满是羞晕的俏容。"嘤……"妈妈羞吟着乖巧的闭上了小嘴,将混合着唾液的浓稠精浆吞咽下肚,赤裸的娇躯不住轻颤……

吞食了大量精子后,妈妈跪坐在地上香喘着,制服下赤裸的上半身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一双高耸雪白的豪乳在男子的胯间激烈起伏着。

哗啦……房间中的浴室门被拉了开,陆绍辉竟然也在房间内。孟华阳走向了浴室和交错而过的陆绍辉微笑着击掌,把跪坐在地毯上的妈妈交接给了另一名男子。

陆绍辉走到了妈妈身前,感觉到了有人接近的妈妈毫无羞耻凑向了男子健壮的大腿。刚刚才被灌了满满一口精浆的小嘴,热烈地亲吻起另一支高涨挺拔的巨根……

与粗野的孟华阳不同,陆绍辉脸上带着温柔地微笑,用手轻轻把一丝丝凌乱的秀发理顺。妈妈感受着男子的温柔,如同粘人的猫咪般用一对高耸柔软的酥胸不住磨蹭男子的大腿,红艳艳的脸庞贴在手中来回轻拱。

"小舒兰~老公的精子好吃么?"陆绍辉温柔的对胯间痴缠的美人问道。

"呼……恩……好吃……可好吃了……舒兰…………舒兰……还想吃……浓浓的精子……老公可以喂舒兰么?"妈妈娇痴痴的男人跨间祈求。

"呵呵,如你所愿哦宝贝……来~趴到床上去。"妈妈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大床,羞涩地抱着枕头吟呜不止。男子上了床后,把妈妈拉到了身边,火热健壮的躯体散发着强烈的雄性气息。把美妇熏的蜜肉不住痉挛,一对硕大的豪乳被手腕捧夹着献在男子脸前,让恶少咬住了胸前粉红色的娇嫩蓓蕾。

"唔……唔……"妈妈不时轻皱秀眉,抵抗着酥胸间令她酥麻迷醉的快感,一条修长完美的丝足勾在了滚烫的擎天巨柱上来回磨蹭。男子口舌间发出的噗嗤~噗嗤~声响让妈妈羞的粉颈通红,一只大手钻进了直桶裙里,抓住饱满挺翘的美臀肆意揉捏起来。

欲火烧灼着美妇的理智,两条丝足紧紧缠在了男子健壮的大腿间,纤纤玉手轻握住怒意勃发的巨龙,为男子打起了飞机,不时在男子吸吮自己酥胸的空隙间,为情郎献上一个热辣的香吻,然后被邪笑的男子奖励般的重重拧了下连裤袜包裹下臀肉。

雄壮的躯体让妈妈异常迷醉,火热的香吻不断印在男子赤裸的胸膛上,一对被吸吮的湿漉漉的玉峰贴在赤裸的胸膛上形成一道诱人的弧线。

"老公……老公……"妈妈呢喃着在男子的脸上印了数下,美目中的人影不停的晃动着。

"呵呵,来~宝贝给老公吸一管""嗯!……"妈妈娇羞的答应后在平躺在床尾,一头黑亮的秀发从床第间垂落而下。男子淫笑着慢慢压在了曲线火爆的娇躯上,妈妈在沉重的身躯下被压得呜呜直叫,被玉手撸的高高耸立的巨根瞄准了呻吟的小嘴慢慢刺了下去。

"呜……唔……""哦!哦!……嘿嘿,真不错"恶少把直桶裙拔了下来,肉色连裤袜下笔直而圆润的玉腿让恶少色欲高涨,刺在紧窄腔体间的巨根忍不住跳动了数下,缓缓在男子控制下抽送起来。

紧贴着粉胯的粗糙舌片在玉腿内侧重重亲舔着,热烫粗喘的气息不停喷吐在了饱满却不时颤抖的耻丘上,压抑地呻吟从被巨根抽插的缝隙间不断飘出。

陆绍辉将在连裤袜的底部撕开了一个裂口,把濡湿的蕾丝内裤轻轻挑到了一边。光洁饱满的耻丘间,一条粉色的裂隙不断流出晶莹的玉液,层层叠叠的嫩肉在男子赤裸裸地视奸中忍不住抽搐起来,一股清澈的液体忍不住噗的一下喷在了床单上。

"嘻嘻……已经敏感到这种地步了么??""呜呜…………"妈妈羞得紧绷着秀气的弓足,一只只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晶莹玉趾羞耻地蜷曲在一起。美妇的表现让男子欲火高涨,粗糙的舌头毫无顾虑地钻进了幽香的蜜径中,在蠕动紧缩的蜜肉间左突右刺,发出一阵阵噗噗的吸吮声……

"呜呜……呜呜"妈妈压抑地呻吟在恶少的口舌奸淫中越发高昂,两条丝袜玉足在胡乱摆动着,很快就仿佛被舌奸吸净了浑身的力量一般,打着微弱的摆子任由男子趴在粉胯间,肆意欣赏玩弄女性最私密的部位。

深刺入修长玉颈的粗壮阳根缓缓地抽动着,一下下刺入腔体深处,鼓胀的黝黑春袋在娇嫩的俏脸上压的死死的,在男子越来越舒爽地呻吟中几乎让自己窒息。啪……啪……啪……啪,抹满了香津的阳根把小嘴当成嫩穴般一下一下地舂捣,一条条的银亮丝线连接着红艳香唇与粗壮的肉茎。男子健壮的身躯在抽动数百下后,渐渐冒出了一丝热汗。

妈妈的表情越发娇媚起来,喉中肆虐的怒龙越发粗暴的抽动着,她清楚地知道男子即将到达巅峰,美妇扭曲的芳心狂烈地跳动着,香软滑腻的舌片在狂野冲刺的巨龙身上勾缠舔吸着,给男子带来更多舒爽无比的快意。一对玉手紧紧环抱着不断耸动的结实臀部,纤细修长的玉腿也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缠绕在男子的脖颈间,让泥泞的耻丘紧贴男子,享受这舌奸带来的快意,让男子尽情品尝散发着芬芳气息的果肉……

"噢!!……哦!!……"陆绍辉突然发出一声低吼,噗…噗噗……深深抵进玉颈中硕大肉冠,猛烈的从马眼中浇出了一股股浓厚滚烫的精浆。

"唔………………"压在胯下的妈妈被男子野蛮粗野的爆浆,连连被灌下大量的阳精,刚刚才吞下一波精子的美人再度品尝到另一名男子的精华。

"呜…………呜………………恩~……滋滋…………"脸颊微微凹陷着的妈妈,吸吮着粗壮的巨根,细细感受着春袋每一次抽动后,肉茎输送精子时的有力跳动,直到马眼间泵出一股香浓的精浆,把胃袋浇得暖阳阳……品尝着无数健康茁壮的精子,扭曲的芳心中充满了异样的幸福感…………粉胯间的裂隙猛然抽搐起来,一股滚烫的花精再度从痉挛的花芯中喷射而出,在床单和枕头上射得满是粘稠的玉糊糊……

当冒着热气的巨根缓缓从美妇口中抽出,马眼中一条精丝依然连接在细长滑腻的香舌上,细嫩的舌尖下意识地扫了扫肉冠,然后细细地舔开了马眼,轻柔一刺……

"哦!!哦!!!!……"男子再度低吼起来,肉冠对准正在轻刺马眼的舌尖,突然噗哧噗哧得猛烈射出了一泡阳精,"呀!!……呀!!……呜………………"妈妈发出一声声羞耻地呻吟,一张痴迷娇媚的俏脸几乎在瞬间被浓精浇盖满了面容……

娇媚的妈妈被男子阳精颜射了一脸,然后如同最下贱的痴女一般用香舌轻轻拨动着尚在射精的肉冠,让滚烫的阳精不断在自己的俏脸上肆意喷洒,下身早已经湿漉漉的蜜穴不断滑下一股股粘稠的花精……

男子发出愉快的呻吟,享受着妈妈用小嘴和舌片一点点的吸吮舔净下体的残精,得意地不时翘一翘长长的阳根,在妈妈娇媚讨好的脸蛋上抽拍几下,仿佛奖励听话宠物一般……

"还要……还要……"妈妈呢喃的轻拱着恶少刚刚射精后有些软化的巨根,乞求男子再给于自己更多的快感。

"嘿嘿!……今天不会给你了!!~如果想要的话就好好听话知道么??"男子如同恶魔般的笑容,令妈妈扭曲芳心一阵狂跳……